Created 66 articlesIn total 146382 words

莫河以北,黑山以東,誰在那邊相聚?——和解與歸還,以澳洲國家影音檔案館為例

Nakao Eki

在所有可能被歸還的事物當中,國家最不可能歸還的就是土地。於是這終究是一個關於權力的故事,而不真正關於文化。

3

韋瓦第:渴求與慾望,總譜就是他的懺悔錄

Nakao Eki

韋瓦第所有音樂極為性感,譜寫於青年時代的《佛莉亞狂舞曲》尤其如此,十九段變奏無一不切入肌理,有時深刻見骨。作為血肉之軀的人不免肉身的慾望,作為精神主體的人必有心靈的渴求,兩種情緒在音樂中交纏,彷彿交媾的人體,沉淪之後渴求抽離,但總在最後一刻戀戀不捨。

1

戰場以西兩千公里外

Nakao Eki

許多人在議論喜劇演員出身的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電視上播出他以前演的喜劇畫面。有些人驚訝於一個喜劇演員能夠如此冷靜,沒有被局面嚇倒,我卻想,可能正因為他是喜劇演員出身吧。

她的右腦與粉紅色的大象:人生以無常為常的故事

Nakao Eki

電子書新訊:我的小說《她的右腦與粉紅色的大象》

天文筆記|倫納德彗星:即將抵達近日點,八萬年後再會

Nakao Eki

倫納德彗星即將抵達近日點,之後離開內太陽系。對我們而言,它一去不返,對地球而言,只是眨眼再會。

《大地之下》2021 Openbook好書獎.年度翻譯書

Nakao Eki

前往大地之下,不只是物理的移動,從墓穴、樹之根系、暗物質、地底河、地下城、冰臼到核廢料,每一種步伐、每一次下沉,都重新核對了人類心靈、空間、精神的功績與危機。——評審推薦・馬翊航

さよなら お父さん(父親再見)

Nakao Eki

『那時候在花蓮中學,我們山地人都被欺負,只有你爸爸特別兇悍,他帶腰刀去學校,如果有人欺負我們這些學弟,他就要拔刀砍人。有人打我們,你爸爸就追打那個人,從花中一路打到花蓮港⋯⋯』

9

潘朵拉的檔案之十|簡報:阿姆斯特丹孤兒街,國家大屠殺名字紀念牆

Nakao Eki

國王威廉亞歷山大在秋分之前為阿姆斯特丹一個設施揭幕。國王本人並不怎麼受到愛戴,但是有些場事情非得由國王操持不可,因為他代表國家,他作為儀式的執行者,表達的是國家的立場。

1

夢|Maestro,為您演奏一曲變調的快樂頌

Nakao Eki

貝多芬觀察演奏者和指揮的動作,很快的找到演奏的進度。然後他注意到這變調的曲子讓廣場上的所有人都面帶微笑,並且認真的等待著,他們臉上好像在說:再等一下,真正的貝多芬一定會出現的。

老人的餘日|在有楽町相逢吧

Nakao Eki

不只那女孩等待的面容,記憶中凌晨三點的東京,還有唱片的慵懶氣息,都像流星,都是流星,除了心底深處,在這人世間已經別無殘像了。

夏至前夕,迷你甜椒的葬禮

Nakao Eki

感謝天主賜給我每日的食糧。謝謝獨一無二的迷你甜椒。

荷蘭漢學生與河堤閒話:手寫與才華和看不見的日偏蝕

Nakao Eki

『你經歷過純手寫的年代嗎?如果至今依舊沒有電腦或打字機,你會開始寫作嗎?有人主張能夠不倚靠科技而寫作,才是真正有天賦才華的作家,你覺得呢?』

1

潘朵拉的檔案之九|降落寧靜海與告別東印度的故事(讓愛發電第二季)

Nakao Eki

「也許現在的年輕人相信他們懂得比前人都多。不過沒有人不需要前人的經驗和指導。」老人關上門時還在叮嚀,又對我眨眼一笑:「那時候,要不是一個有經驗的爪哇人幫了我,我早就死在爪哇了。」

2

從翻譯雞湯到寫作技巧

Nakao Eki

別人是否值得學習,不在於別人是否有技能,而在於自己是否有眼光。

盲目,翻譯困難書籍的訣竅

Nakao Eki

我認為對一本書的篇幅、結構、內容、深度有了認識,其實不利於翻譯,因為人都有畏難的心態,但人有可能因為盲目無知而勇往直前。

1

荷蘭漢學生與陽光下鬱金香旁的訪談:網路小說

Nakao Eki

我不認為有什麼經典是所有人都非看非聽非知道非記得不可的,但是有些重要的東西隨著經典代代傳遞,那就是品味和審美。

2

潘朵拉的檔案之八|前東德祕密警察檔案與消逝中的傷痛記憶(讓愛發電第二季)

Nakao Eki

或許對德意志聯邦來說,共產主義分裂禍害德國已成過去,可以不痛不癢的鎖入檔案館,但對每一個前東德祕密警察的受害人來說,受創的人生依舊持續,一句「已經過去了」卻是不能承受之輕。

2

情人節,飛來死人樹的惡魔鳥 (4) (完)

Nakao Eki

董銀如的目光在蘭嶼角鴞和心形珊瑚礁之間來回好幾次,最後她默默放下蘭嶼角鴞,從海樹兒手中拿了珊瑚礁。她雙手高高舉起珊瑚礁,然後咬牙將珊瑚礁重重砸在地上。一個別緻漂亮的礁石頓時摔成碎片,成了日光燈下無數個細碎亮點。

沒有人住在沒有地方

Nakao Eki

沒有人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沒有人

情人節,飛來死人樹的惡魔鳥 (3)

Nakao Eki

阿文喝了一口麒麟啤酒,正想說什麼,突然身體一軟,整個人向後摔下高腳椅,後腦撞上地面,發出咚很大的聲響,把獨木舟裡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趁人成功越獄滿四百年簡介舊書

Nakao Eki

春分後兩日,歷史上的那一天

情人節,飛來死人樹的惡魔鳥 (2)

Nakao Eki

「竟然稱呼天皇為那個男人!」海樹兒學著電影《陰陽師》中源博雅的著名台詞。「搞錯了喲,你才是晴明吧?」阿文咧嘴一笑,砰一聲關上了門。

情人節,飛來死人樹的惡魔鳥 (1)

Nakao Eki

櫻島好奇的過來一看,也被嚇了一大跳。原來那盒子裡竟然裝著一隻貓頭鷹標本。才不過二十公分高的小貓頭鷹,以不成筆例的大眼睛瞪視盒外的人。

謎樣的香草植物 (5) (完)

Nakao Eki

「殺人罪的法定刑是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你可能想像不到其實有比那更重的刑罰?更重的罪是自殺罪,更重的刑罰是落入地獄。地獄的刑期是永恆。那裡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謎樣的香草植物 (4)

Nakao Eki

六個穿著黑色喪服的人出現在被如茵綠地環繞的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前,相當引人側目。不過這六個人都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同意要將阿法赫之死的內情向海樹兒等五人盤托出的露比,看起來就跟昨天一樣虛弱,臉色也和之前一樣平靜。

鳥信

Nakao Eki

莫怨夜蕭索,朝陽更渺茫

謎樣的香草植物 (3)

Nakao Eki

警方調查不出阿法赫的死因,屍體解剖後沒有發現任何異狀,單純只是一個二十二歲健康男性的身體。阿法赫的姊姊到台北來領回遺體,並且通知巴燕,說會很快舉行喪禮,除了家人不希望拖延以外,也是因為阿法赫死時已經是十一月底,若是再晚的話,阿法赫生前的好友就不方便大老遠到台東出席參加喪禮了。

謎樣的香草植物 (2)

Nakao Eki

櫻島聽兩人講著這個被叫做「芎」的人,好像是個很有趣的人物,感覺非常好奇。確實,這個植物系沒唸完的芎,其實就是三年前曾經跟海樹兒、里美、以及里美的表姊高洛洛一起追查海樹兒的哥哥離奇死亡事件的同伴。因為那段經歷,四人交情匪淺,也是因為這樣,自從里美進了台大,一向跟女同學都保持友好距離的海樹兒才會特別照顧她,跟她特別親近。

1

謎樣的香草植物 (1)

Nakao Eki

聽海樹兒這麼問,巴燕突然眼睛一亮。啊,大家都說這位布農族和鄒族混血的學長有巫師的體質,對離奇事件特別有辦法,阿法赫這個狀況,看醫生沒有用,說不定跟海樹兒講會有用呢。一這樣想,巴燕馬上伸手抓住海樹兒,「學長,你現在有空嗎?我有重要的事請你幫忙啊!」

紅色的獨腳鳥 (6) (完)

Nakao Eki

「把你的能力用在好的方面吧。」海樹兒誠懇的說,「其實你心地很善良,不然也不會去參加自閉星雨。你比其他人有能力跟自閉症的小朋友溝通,你應該往這個方向發揮你的天賦。在沒有適當指引的情況下,光憑著自己的直覺,把一隻木雕變成真正的惡魔鳥,你不怕被黑巫術反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