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3 articlesIn total 13436 words

未命名

黑白

扁舟望左右,霧深不見人。越幾重山谷?過幾里江河?船槳無蹤跡,漂流無定向。回首望過去,年歲逝浪中。船沿坐望天,閒人搖蒲扇。隱約見霧外,大船過路走。無語時興嘆,手撫水面上。前後略擺動,只是行無功。

《問路詩》

黑白

虎窩勤刻字狼岡練儀態, 石邊樹下坐山下村裡望, 後天到來前,什麼都看不見。天邊的夕陽將歸於穹頂, 山道的迷霧頃刻即消散, 明天到來後,也許就能看見。迷戀的蓮花飄至手掌間, 佇神龍殿下花蛇竄天邊, 正是這時刻,似乎已經昭見。失主的黃牛不見青塚人, 秋雨落紛紛不聞哭鬧聲, 望向桑梓處,重山之上難見。

《謝醴傳.第七章》

黑白

沒買到麵包,敗興而歸。路上,謝醴對莫爾斯微微皺著眉,笑了幾聲:「痾……呵呵呵……痾……。」 隨後,道:「那個……我似乎昨夜租房子完後,錢就不夠了。」 他說罷,又笑了幾聲,然後緩緩轉回正面,低著頭繼續走路。莫爾斯看他轉回去之後,道:「沒關係的。

《謝醴傳.第六章》

黑白

馬不停蹄地離開了村莊,回頭再看已渺如拳頭大小。再往前看,是一座城鎮,圍在中間的城堡似乎大一些。房屋遠遠看過去多是石造,也似乎熱鬧些。天上白雲之下,是一個仰望天空的少年走在大馬路上,步伐邁得極開。他的眼眸亮著璀璨的光芒,嘴上挈著笑意。明朗的晴天,陽光普照。

《藏錄》

黑白

我們面臨逐向希望的關頭, 各自要奔走天海各一方, 也許十年後再相見,彼此默然無語。但刻於骨上的感情湧出時, 我們會無顧忌地垂淚而笑。路上不見燈火, 我們牽著手,共伴著行走。踢過、爬過一層層坎, 但若就此放手,又感覺到了徹骨的寒冷。無法放棄的心,無法承受離開彼此的心, 誰不是明燈卻明耀我的所見?

《謝醴傳.第五章》

黑白

那農人坐在椅子上,瞪著雙目卻彷彿沒看著任何東西,嘴裡嚼著一些「哈」、「痾」的聲音。謝醴就坐在他的一旁,微微蹙著眉頭,仍拍著他的肩安慰著,說一些「沒事」、「寬心吧」之類,沒什麼用的話。此時,謝醴已經把農人扶進了屋子,開始安慰起受驚的農人。莫爾斯就在一旁看著這副場景,恍若孩子在照顧失智的老父親一般。

《囚徒困境》

黑白

戰爭不知緣由的打著。我初入軍營,匆匆訓練一些時間後,就要被趕到戰場前線了。此時,援軍到來了。他們來到津口,向我三軍行禮致意,放言他們會幫助我們,讓敵軍全數殲滅。我再是恨透了屢屢挑釁的敵方,也仍然厭惡極了戰爭。但,畢竟戰爭不是一個人喊停,就能停的,恐怕連我們的最上將軍也是。

《謝醴傳.第四章》

黑白

入夜,天光消逝在聳立的山後。謝醴聽聞幾聲動靜,在動靜聲停了之後便轉頭去看。莫爾斯已經上了床,躺在床的另一邊,貼著床沿睡,背對著身後更大的床面和注視著自己的謝醴。謝醴想了想,從旁邊搬來了一張椅子。他坐到窗子旁,就闔了眼,開始休憩。夜裡,靜默無聲。

《北門關》

黑白

殘木廢鐵斜陽照, 朱紅關隘無米糧。東宮不聞烽火燒, 又問倌妓胡不來。作者的話 : 痾......看小說的感慨1

《謝醴傳.第三章》

黑白

向著西北,沿山腳近處而走,兩個臨了一座城。東接一條北流的,湛藍的河;北面一片廣闊的,翠綠的平原。上是無際的藍天,飄有無數的白雲。到城外的村莊,兩個訪尋了幾戶,問是否有使留宿的意願。尋下來幾戶時,謝醴每次都微笑的問著:「您好,打擾了,敢問可否打擾一兩天,借住一下?

《謝醴傳.第二章》

黑白

惡魔:……怎麼回事?他是不是要死了?他想奮力撐起身子,卻發現身上力氣盡失,有虛弱之感。天使見他要撐起身子,趕忙扶住了他,略加快了語速說著:「你的傷很嚴重,別亂動。」說罷,又將人給扶得躺好。河水緩緩流過傷口,令惡魔注意到了自己的傷勢。他看了看自己的處境,又看了看身旁的天使。

《謝醴傳.第一章》

黑白

人人云:「上神賜予了生命,天父賜予了一切」。上神賜予了他們太多太多了,讓他們甘願為祂的羊群。一座一座城堡內,大至王公貴族,小到百姓貧民,誰人又敢對上神有任何「給得不夠多」的怨言?那該多麼不正常。綠意滿大地,世界欣欣向榮。但,這美麗的人間,卻開始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地獄裂口」。

《喜樂》

黑白

這自定義是幹嘛用的?

《謝醴傳.序》

黑白

閒話家常一下 接下來的故事是我修了很久,終於想發布的版本 由於一而再的,這故事中間總有令人不滿意的地方 所以,我一直在修 但應該是沒問題了 㖿!話說,發文的部分 我相信,應該不會太快就有人來看,這更類似自言自語 所以,我沒有規劃固定的發文時間 (・∀・) 喔對了 要想一下推廣的內...

《無夜》

黑白

燈火通明, 群星隱耀。天好似暗了些, 白雲依舊清晰。見著, 又嘆了一番。在此時, 似乎沒有真正的黑夜, 猶能聽到街上傳來的, 沒裝消音管的機車呼嘯而過之聲響。煩死人了。作者的話:首先,這是昨天半夜躺在床上想到的。第二,我打開了這個網站,發現我唯一沒有命名標題的發文得到的讚是我哀怨文的四到五倍......

未命名

黑白

我記得我之前在這裡短暫貼過我小說的前幾章,然後全隱藏了 現在我重寫了幾章,要等時候發 ......這網站被我用得像臉書一樣

無意義

黑白

鋤禾日當午, 汗滴禾下土。欲窮千里目, 紅泥小火爐。作者的話:這應該不是廣告......嗯。

《無聲的小調》

黑白

窗外的鳥啼劃破寧靜的長空,耳邊廂才又傳來冗題解析的聲音,明明它一直在那。此情此景,猶是如此喧囂,卻少了往昔的,熟悉的,那種毫無感覺的感覺。

《神仙島》

黑白

神仙島,坐神獸, 生靈仰慕順遂求。赤鳳捲火而來, 擊空成疾風, 熾大地為焦土。有聖音迴盪, 令眾生跪地俯首。青龍滾水襲來, 張怒響驚雷, 澆大地為湖塘。又聲威天下, 令眾生跪地俯首。火鳳張翅,水龍舉天,共舞雲霄, 此曲彼繞穿附之間。高啼低吼鳴聲致千里, 明交暗錯鴻蒙現一隅。

《蟲子》

黑白

煩凡為人的責任 卻醉迷其間喜怒哀樂 不能安靜 我並非最上的個性 而那正是癥結所在 嘗過之痛潛藏小腹 我難將噁心的感覺一摒棄除 只能任它們肆意亂我的思緒 令我永遠是錯的 恍若不是我誕生 只是我被製造 既弄我來世 又為何戲我如癡 它們堂而皇之的登門來宴 嘲諷著我愚笨又不切實際的虛...

《山人》

黑白

急流重山躍,大江萬里騰。壯志凌帝殿,鵬禽送秋風。遠海下沉寂,潛流中暗湧。懷夢終迷離,山煙亡行蹤。作者的話:啊哈哈哈

《ccc》

黑白

天賜光一道,薄處相爭鋒。此既為不得往返之途,而征伐者不志也。力未極而力難濟,志未及而志難寧。何以鋒芒見?何以萬里歸?大江流水,塵沙何處將至?山岳疊石,暗岩又生土木。風不能拂面以慰勞,火不能燎原以壯志。如何拯傾倒之樹?無果也。是垂垂老矣,何人前行亦不助乎。

《江岸辭》

黑白

青梅陳釀舊人敬, 東風不吹楊柳飛。遠山孤峽皤帆揚, 浪濤不起岸臺立。遠方殘影樹下人, 舊人不聞嘆息聲。胡餅食,陳釀飲,長袖揮別不捨情。作者的話:無感而發。

《非》

黑白

為相,為將,謀安天下。為奴,為伕,勞以吊命。疲憊者,焉有高低之分?得勢者欺,親者叛。防算計,正背脊,抱赤子之心入汙濁泥池。止上進為迂腐,求寬慰為懦弱。元儉歸無能,公瑾窄心胸,文長負叛名,玄德正仁善。如何世人責於抔土前,不察苦痛乎?如何不得正名?

《酒宴》

黑白

進酒者,茫茫其知,焉有不醉者乎?若破其罋,力奪新釀。不破,亦如是也。離席者退以進,在席者占以抵。過路人奪,伏首者襲,敵者安然。飲者盡醉之,醉者恆不復醒也。是天不仁,地不義,道不存也。作者的話:沒事,沒事。一切都相安無事。

《濁水缸》

黑白

一缸濁水不可清,泥沙積水之過,砂石不濾反破缸。力塞丏水天澤,破三峽而水傾。如何挽狂瀾於兵所在?是武破,難以復也。作者的話:啊,這到底是什麼?

《疏陰》

黑白

我房間的窗戶正對著我房間的房門。這是一間一點多坪的房間,窗戶面正北,平日陰暗。時不時,家裡人就會進到房間裡,用窗戶來掛枕頭以曬乾。我是不知道到底是我地球科學學得不好了還是怎麼著。但,反正也就習慣了陰暗,用電腦時常開檯燈來照明。平日回到家中,多半時間上了影音平台,就開始搜索著消遣的影片。

《憶春節》

黑白

君不見晚霞傾鄉路, 長青聲簌簌, 樓閣上,清風來切徐徐掠。吟曲老叟聚, 桃花杏葉發, 九天上,星辰如月耀長夜。作者的話: 不切實際:不符合現實狀況或需要。

《紅雲暖陽》

黑白

紅雲樹梢停, 暖陽樓宇隱。途為逐日時, 眷戀時別離。作者的話:?

《生不逢時》

黑白

馬上武功乞封侯, 力過三公錯九卿。方向迷失意難平, 子孫亡敗族未起。桃李無言墜於蹊, 奪旗取印躁於兵。自悔功過右長平, 機運不臨長射手。作者的話: 註:長(ㄓㄤ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