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CN

独立媒体,非营利性质,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ngocn01 Email: [email protected]

防疫在中国 05 | N记媒体观察:西安封城,机构媒体已经死去

即使是最有中国特色的央视,当年也曾被领导人赠言“群众喉舌,舆论监督”。只是时过境迁,现在只剩下标语“央视姓党,绝对忠诚”。
作者 | 秦无语
编辑 | 小冲、蓑笠翁
校对 | 糖糖
编者按 / 媒体的职责在于为公众追寻真相,守望社会公义。这个核心价值并不是哪个年代的教科书句子,无论是西方的新闻专业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这点都不可被抹杀。即使是最有中国特色的央视,当年也曾被领导人赠言“群众喉舌,舆论监督”。只是时过境迁,现在只剩下标语“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这些标语的转换,也许是当下中国媒体环境的一个写照和注释。纵使如此,只要还担着媒体或者媒体人的头衔,就需在各自的岗位上想办法守着本分。正如独立媒体人江雪所言:哪怕我们往前一毫米,这次我们往前了一点了,下次我们能往前再一点。近日西安终于迎来疫情收尾阶段,但愿仍被封城所限的市民可以早日解封,回归正常生活。借由这篇媒体观察,让我们回顾那些在封城过程中发不出的故事和声音,照见当下媒体的失语困境,或可反思我们如何往前多一毫米。

西安自2021年12月23日封城以来,次生灾难层出不穷,买菜难、买馒头小伙被防疫人员群殴、孕妇流产、父亲心绞痛猝死等事件引发社会强烈关注。

但机构媒体几乎没有发布深度报道,这与网上汹涌的民意形成强烈反差。“父亲心绞痛猝死”事件中,当事人在微博、小红书发帖称,她父亲突发心绞痛,遭多家医院拒诊,父亲最终抢救无效去世。事后,仅《澎湃新闻》一家机构媒体发表采访报道,当事人口述了父亲的送医经历,并质疑“保安说,他在尽他的职责;接诊的护士说,她在尽她的职责;医院说,他在履行他的职责。(从)所有的防疫防控的要求(来看),每个人都没有问题,到底有问题的是谁?” ”有声音我们才能改进,我们才能避免不必要的牺牲。“

这篇题为《疫情中的“少数”》的报道发出不久便遭删除。隔日,《澎湃新闻》在旗下公众号再次发出这篇报道。


发出后不久便被删除的西安报导(图:作者提供)

另外有一家自媒体《风雪读书社》也在公众号发布了题为《等待核酸的6小时:西安封城夜我永远失去了父亲》的报道。这是一篇标准的深度报道,用5千字篇幅讲清楚了父亲发病后如何被多家医院拒诊、抵达医院后空等核酸检测结果、将近7小时医院没有人对父亲采取任何的急救措施。相较于《澎湃新闻》简要的问答体报道,这篇报道更加详尽、深入。事后得知,这是一篇由年轻记者燕青撰写、江雪编辑的报道。因各种原因,只能刊发于自媒体。随后被凤凰网等转载。

“孕妇流产”事件至少发生了3次。12 月 29 日,一名怀孕 6 周的孕妇被多家医院拒诊而流产。1月1日,另一名怀孕 8 个月的孕妇在医院门口等待2小时流产。两名孕妇都在微博发帖,讲述自己遭拒诊而流产的经历。《中国新闻周刊》《新京报》分别发表了采访到孕妇本人或家属的快讯视频,家属简单回应了正在住院治疗。没有媒体继续跟进。

还有一名怀孕39周的孕妇,在有核酸检测结果的情况下,依然被医院拒诊,不幸流产。孕妇在微博“郭玲LL”发帖讲述自己的流产经历,没有媒体跟进采访,目前微博也已删除。


部分微博截图(图:作者提供)

中国的媒体生态中,每当发生新闻事件,各家媒体会第一时间发出快讯,篇幅常常在千字左右,甚至只是一条微博或一支短视频,简要地说明事件经过,采访当事人的最新情况。而后,各家媒体的深度报道部门会跟进,更深入地采访当事人,以及进行周边采访,再综合此前的报道,发出一篇4000-8000字的深度报道。深度报道不仅需要讲清楚事件经过,还必须有信息增量,常常需要多次、数小时地采访当事人。

非虚构媒体也会寻找自己的报道角度,用更长的篇幅讲述一个好看的故事。往往,非虚构报道的传播效果最好。比如河南水灾事件中,《故事硬核》写的《灾后郑州:当一座都市忽然失去了互联网》。

而本次西安封城,机构媒体发表的深度报道屈指可数。《大河报(河南的都市报)》报道,西安39岁男子突发胸痛连续被3家医院拒诊最终猝死。《开屏新闻(春城晚报)》报道,西安一男子主动请求隔离未果后,一家6口全部感染新冠(已删除)。《财新》发表了几篇针对买菜难等民生问题的报道。除了《财新》,各家媒体都没能发出调查“买菜难”的报道。

《澎湃新闻》还发表了一篇报道,分析西安健康码为什么崩溃;《中国慈善家》分析「西安疫情之下,社会组织都去哪里了?」。这两篇分析性的报道都找到了很好的角度,尤其是后一篇,通过讲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负责人郝南希望“用更有组织化的方式去建立起社区基层的韧性”,指出了“由于没有活干,大量的志愿者赋闲在家”的事实,即西安的防疫政策缺乏社会组织的参与、缺乏韧性。

除此以外,便是各家媒体在西安封城初期关于考研学生由于防疫政策无法参加考试的报道,当时西安还允许家庭每 2 天可派 1 人外出采购,买菜难等问题尚不突出。

非虚构媒体中,仅有《时尚先生》发表了一封《西安来信》,作者以日记体写了封城以来的见闻。

部分媒体从温情的基调出发,克制地呈现封城下的民生危机,如《冰点周刊》发表的《西安装修工住进业主家的21天》。《极昼工作室》发表的《西安人的冰箱里,存放着他们的「封城」生活》。此外,《新京报》还发表了多篇类似《西安部分区县向居民发放免费蔬菜,志愿者接力运送“最后一公里”》的“正能量”报道。

可以说,《冰点周刊(中国青年报)》《北青深一度(北京青年报)》《极昼工作室(搜狐网)》《在人间(凤凰网)》这几家以深度报道见长的媒体,没有发出一篇带有批判性的深度报道。

1月6日,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强调,“医疗机构的首要职责是提供医疗服务,因此防疫期间决不能以任何借口将患者一拒了之。”

副总理回应的显然不是不见踪影的媒体报道,而是网络上汹涌的民意。因为“孕妇流产”事件中,机构媒体根本没有发出像样的报道。”父亲心绞痛猝死”一事,也只有《澎湃新闻》发出一篇报道。而在微博上,相关话题标签多次登上热搜榜,当事人微博下涌入上万条评论。机构媒体与舆论关切并不同此凉热。

武汉封城初期,媒体抓住监管尚未反应过来的“窗口期”发表了多篇重磅报道,比如对李文亮医生的系列采访、李文亮所在的医院为何医护人员伤亡惨重发哨子的人。而两年之后,监管的反应更加迅速、强力。媒体只来得及写了西安的考研学生,而关于买菜难、就医难等民生痛点、生命悲剧的深度报道屈指可数。

据身在西安的独立媒体人江雪观察,此次西安封城事件,是继两年前疫情初起时,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武汉封城以后,又一座人口在千万量级的大超市被“封城”。而因为事出突然,有关方面显然并没有做好相关的预案,使得封城后出现“买菜难”、及民众求医问药难等一些列严重民生问题,次生灾害频发。

而我们观察机构媒体,能看到,除了在封城之初《中国新闻周刊》曾发表一篇质疑西安防疫混乱的文章,并很快被删除之外,其它大的机构媒体,诸如财新、财经等著名媒体,在长达近一个月的封城中,都鲜少对西安封城以来公共政策失误等问题的全方位报道和透视。

据江雪分析,此次机构媒鲜少聚焦西安封城这样的大事,可能与西安采取的极端严厉管控措施有关,因为此次西安封城十分彻底,现实中,机构媒体很难进入西安并取得“通行证”采访。另外,北京冬奥会在即,媒体的关注点以及对相关言论环境的判断,都让他们停留在了西安之外。


在人间公众号平台发布的西安考研报导,在微信上被禁止分享(图:作者提供)


总体来看,此次西安封城事件,媒体不仅不能早于舆论来设置议程,连舆论沸腾后及时跟进也做不到。从以前“大事还得看媒体”,沦落到大事只能看自媒体的信息拼凑,只能说明机构媒体已经死去。

西安封城中,引发讨论最多的应该是独立媒体人江雪发表的《长安十日》。文章1月4日在公众号发表,1月8日遭屏蔽。据接近江雪的人透露,文章发表后,身处封城之中的江雪收到了有关方面的警告。江雪从2015年起脱离机构媒体,开始做独立媒体人。她曾在一次访谈中说,”我们的头顶肯定是有天花板的,但我永远会靠近甚至去试图冲破那层天花板,这是我作为一个媒体人我的责任感。因为你如果永远匍匐在那里,你就永远不会前进,哪怕我们往前一毫米,这次我们往前了一点了,下次我们能往前再一点。”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西安封城事件,自媒体的各种评论十分丰富,虽然有太多情绪化的分析,但也有进行严肃的分析与评论。例如王明远在微信公号上发表的文章,《西安封城危机背后的经济学和政治学问题》。但文章目前也已遭删除。

【相关报道】

澎湃

疫情中的“少数”(已删除)

西安一码通和它的分包公司

中国新闻周刊

《拷问西安疫情,千万人口重镇应急表现何以如此》 (已删除)

你的“一码通”为何会崩溃?

先生制造

接龙、蹭饭、防控区、每日一捅 | 西安来信

开屏新闻

西安一男子主动请求隔离未果后 一家6口全部感染新冠(已删除)

大河报

西安39岁男子突发胸痛连续被3家医院拒诊最终猝死

21世纪经济报道

孕妇流产、病人猝死……西安疫情防控中缘何“拒诊事件”频出? - 21经济网

财新

西安“买菜难”症结:配送人员锐减运输车辆不足西安“封城”一周 民生问题待解

特稿|新冠再致“封城”:西安防疫年终之战

西安“一码通”一月内两度崩溃,谁之责?

孙春兰:防疫期间决不能以任何借口将患者一拒了之

凤凰网

在人间 | 封城下的西安考生:开考前48小时,我放弃了考研

风洞|六位市民口述:封城前的西安十二时辰 (江雪编辑)

西安市民买菜难:有人跋涉5公里买菜被警察制止 ,无奈“买菜都要偷偷的”,部分叶菜已超10元/斤 (已下架)

冰点周刊

西安装修工住进业主家的21天

新京报

2021,西安考研纪实

西安部分区县向居民发放免费蔬菜,志愿者接力运送“最后一公里”

滞留西安的考研生:陆续得到安置,有人主动当起社区志愿者

疫情下的西安外来务工者

中国慈善家

西安疫情之下,社会组织都去哪里了?

西安灾情救助:协同能带来更高的效率

自媒体

默存格物|江雪:长安十日- 中国数字时代(已删除)

等待核酸的6小时:西安封城夜我永远失去了父亲 (调查报道,江雪编辑,发于”风雪读书夜“公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防疫在中国 01 | 瑞丽“切除”与封闭:流动的民族融合小城与“守土清零”抗疫之困

防疫在中国 04 | 西安离世患者与流产孕妇,为何未被及时救治?

防疫在中国 02 | N记快讯 | 西安“封城”,抢菜、排队与封控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