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聊政治之龜笑鱉無尾

權謀,一直是龜笑鱉無尾最重要的賣點,我們針對政治人物作的行動,分析其策略操作的優劣,並且提供我們認為最佳的策略選擇。 Podcast https://anchor.fm/91867 龜仙(彭振宣) 小鱉(酆景文)

美軍艦長蹺腳監看遼寧號 武統是死亡陷阱 南韓恐成反共聯盟破口

遼寧號似乎拋錨於海外,遭到台美日三國海軍監看,美軍艦長甚至打卡拍照羞辱解放軍。美日聯合聲明提及台灣上日頭版,海巡海警恐形成碰瓷衝突戰。武統台灣為中國死亡陷阱,然而南韓卻可能成為反共聯盟破口。

「台獨救中國」原文章連結

龜仙:小鱉阿,最近網路上有一張很紅的打卡照片,你有看過嗎?有一個美國神盾艦的艦長在他的軍艦船舷打卡拍照,背景是中國的航空母艦遼寧號,而且更好玩的是,那張照片裡面有美軍的艦長跟副艦長,其中艦長還翹腳在船舷,一副看著什麼美景似的翹腳眺望著遼寧號。這張打卡照片可以說,你翻遍IG都找不到第二張。

小鱉:喔你說那一張,那我知道,那我知道,對對對,有看到那個朋友在臉書上傳,我在臉書上看到是說,這個是在嗆中國啦,我看了也是滿舒壓的樣子。而且最近的新聞出來,現場不只有美軍的軍艦,連日本的海上自衛隊驅逐艦,還有我們海軍成功級也都在附近簇擁著遼寧號,遼寧號變成各國拍照打卡的景點,這樣子強國,不就又要玻璃心碎了嗎?他們要說,現在有三國聯軍入侵來我大中華,是不是之後要湊八國了?

龜仙:除此之外,還有一件更讓中國回想起過去鴉片戰爭的往事。這是在美國這艘神盾艦去遼寧號旁邊打卡之前,他可是先到了長江口,繞了一圈,才慢慢的晃過來,外國軍艦停泊長江口。這件事情其實是最讓中國人回憶起當年鴉片戰爭英法聯軍的恐懼。

小鱉:那這樣子中國他們那邊有什麼要回應嗎?他們不是軍艦像下水餃一樣,一直在下幾十艘,然後說,要把這個美軍當做假想敵。現在美軍來啦,日軍來啦,台軍也來啦,現在他們到底有什麼反應?

龜仙:更有趣的是,其實三年前阿共那邊還曾經出過一篇文章說,以遼寧號為中心點,方圓五百公里都無法有任何敵方軍艦能夠靠近,遼寧號為中心的五百公里是他們的絕殺範圍,結果沒想到,現在美國的軍艦就直接開到遼寧號旁邊打卡拍照。

小鱉:五百公里都已經過海岸中線,一聽就是在吹牛。

龜仙:對啊,所以美國人基本上他不會再像我們這些閒人一樣,在網路上跟小粉紅吵架什麼黑不黑科技的,美國人就直接把軍隊開到你旁邊,拍了一張照片,一切都盡在不言中了。

小鱉:講到這個美軍齁,我其實比較注意到不是那一張照片。我比較注意到的是美日聯合聲明裡面有強調台灣,台灣海峽的重要性,因為這個新聞喔,在日本各大報都是頭版新聞,美日有從二戰以來各種聯合聲明,聽說有五十二年沒有談過台灣人,然後這一次談到台灣,然後又一直上頭版,那臺灣就是刷存在感刷得很開心,我覺得很關心說,這樣子美、日、台的同盟要對中國進行這個圍堵,是不是美國開始要跟中國劃清界線?不像我們已經開始覺得拜登是要走這個比較糢糊空間、談判的空間,感覺都還沒有談。

龜仙:確實,最近美國他們政策界已經開始直接把這些東西攤出來講,他們決定要結束長期以來對中國戰略模糊政策,轉向所謂的戰略清晰,更直接的對中國擺出敵對的態度。這件事情說穿了,其實也是中國自找的。

小鱉:是因為他一直狂下水餃嗎?在這個海軍上,耀武揚威,就我記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威廉二世就一直在下水餃啊,要搞大海軍主義,因為我們都知道本來普魯士德意志是個強大的陸軍國家,所以英國就會一直給他錢、一直給他資源,想說反正你又不發展海上,陸上就跟你,你打誰都是我的敵人。然後,後來他發展大海軍之後,英國就受不了啦。就跟他好像設立一個比例吧,就是說,英國的海軍一定要第一名嘛,第一名的海軍要比第二名,加起來多幾倍,這樣子然後就開始,海軍競賽,然後最後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美國從馬漢的海權論一直都希望霸占著海洋的權利,現在中國一直下水餃,是因為這樣子啊?

龜仙:小鱉呀,你講對了其中一個部分,可是最近真的把美國逼急的不只是中國軍艦在下水餃,他現在連漁船,那些都要武裝起來。中國在去年年底通過了一個所謂的海警法。這個海警法授權中國所謂的他們叫做海上警察,其實都是一些武裝漁船,還有一些已經類似軍艦的巡防艦,要授權這個海上警察未來在海上可以代表中國執法,那如果他有執法需要,可以動用武器,這等於是中國政府已經合法的授權,他自己的海上民兵變成所謂的私掠船,這個其實就有點像當初那個英國伊麗莎白女皇要跟,西班牙發起挑戰之前,他先派了很多海盜船到處去劫掠別人一樣,就是現在中國通過的這個海警法,等於是授權讓她在海上警察可以像以前的海盜那樣子,在南海、東海到處耀武揚威,就是因為這個海警法讓美國發現說,不能再對中國有所姑息了!


所以不只是剛剛小編提到的那個美日聯合聲明裡面第一次提到台灣海峽,美國還正式跟我們台灣簽了一個海巡的合作備忘錄,就是美國有所謂的海岸巡防隊嘛,那個其實是比美國的海軍還要早成軍的一支武裝力量,只是通常那個海巡防隊都只是配合海軍,那我們台灣由海巡署,台灣海巡署以前戒嚴時期的警備總司令部,那後來這個警備總司令部也是改組,變成海巡署,那現在美國要讓他們的海岸巡防隊跟台灣的海巡署簽這個合作備忘錄,其實也是代表台灣跟美國已經在進行一個準軍事同盟,我們彼此之間的準海上武裝力量集結起來,要對抗中國的海上私掠船。

小鱉:欸可是你剛剛講到這個伊莉莎白女皇私掠船,我不知道我這樣印象對不對。但是我記得私掠船用途,就是我在攻擊的時候升海盜旗,除非我遇到自己人,我才升英國國旗,就不要自己人打自己人,但是為什麼我要升海盜旗呢?就是怕人家知道我是哪一國的軍艦,然後最後去怪罪那個國家,去要他負責、要他賠償。啊你這樣子直接立一個法律就直接告訴大家說,我就是中國的這個機構,你這樣子不就是要討打?

龜仙:當然時代不一樣,這個用法也不一樣啦。因為現在這個時代,各國的武裝漁船也好,武裝商船也好,要再假裝是沒有國籍的海盜已經不太可能了,畢竟現在大家堅控科技都這麼發達,所以大家現在的玩法是動用類似像海警阿,然後海上巡防隊這種準軍隊的武裝力量,然後像中國,他們打的當然是所謂的海上執法,可是執的是什麼法呢?就是根據他們中國政府的主權宣稱來執法,他們會派出海警,這種準軍事武裝,然後進入他們宣稱他們具有主權的海域一方面護衛他們自己的漁船跟商船,譬如說,他們,可能就會護衛他們的漁民入侵我們台灣的漁場,讓他們的漁民捕魚,驅逐我們的漁民。另外一方面,他們可能也會騷擾我們的漁船、騷擾我們的商船,要求我們的漁船跟商船配合他們的規定,逐步弄假成真,軟土深掘把我們的海域變成中國的領海。

小鱉:而是要搞到我們習慣成自然嗎?但問題是我們有那麼笨嗎?之前他們那個挖沙船,在金門那邊一直挖我們的沙,我們海巡就過去趕啦,那好啊,你們現在也來所謂的你們的海警海巡,他們武力都不是很強,你這樣真的面對軍艦會有用嗎?

龜仙:問題是,他們就是要利用這個,大家緊張又不敢開第一槍的緊張情勢,混水摸魚,他們的海警雖然無法跟正規的軍艦,相提並論,可是上面也都有裝大口徑的機砲,然後機槍還有自動武器這些東西,那如果我們今天台灣人,我們很君子,我們的海巡只配備一般海上執法用的什麼噴水槍啊,或者什麼有限的槍枝,這樣遇到中國的海警的時候,我們可能有一天就會吃到很大的悶虧。所以我們臺灣就要跟美國合作,兩國共同一起締結一個同盟,來對付中國的海上警察。

小鱉:其實我想到的是水鬼,你知道嗎?就是大家都假裝是漁船,然後假裝,現在就海警,那如果混入特種部隊勒?

龜仙:沒錯啊,就是這樣阿。所以美國在跟我們簽這個合作備忘錄的時候,當然啦,我不是美國軍官,我也沒有內線消息,可是我心裡想的也是,未來有可能美國也會透過這樣子的合作,混入他們的特種部隊,說不定隨著美中局勢增加,未來可能海巡跟海警之爭,有可能會變成變相的代理人戰爭。

小鱉:那我想問一下,日本勒?因為日本的憲法不是和平憲法嗎?好,你說他這一次聲明最主要是要維護這種準軍事力量,OK,那可能還,因為這還沒有出來嘛,還說得過去。但是,如果真的是像我們剛剛講的,特種部隊混進來變成是由引發這個戰爭的風險,那日本有辦法出來嗎?他們現在憲法都還沒改,而且人民是因為二戰的創傷,非常反對和平憲法被取消。

龜仙:當然因為受制於他們的和平憲法,所以日本政府沒有辦法直接派出軍隊支援。可是就在小編你剛剛講的這個美、日共同聲明簽訂的那一週。其實日本政府他們發表了一個很有趣的聲明。他們說,他們正在研議,一旦當台灣面對中國武裝入侵的時候,自衛隊要如何,支援美軍進行可能的反擊,就是在這個聲明裏面,日本沒有說他會出兵,他也沒說他會直接介入。可是他說,他們已經在研擬計畫要支援美軍介入了,有趣的是,就是這個自衛隊所謂的支援,到底會支援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而且另外一點是,日本發這個聲明,龜仙認為,這背後一定也是有美國的授意,畢竟美日安保條約其實是美國在主導的,日本發這個聲明,某種意義上可以看作是美國人自己不好說,可是藉由日本人的嘴巴來告訴台灣說,中國如果真的進攻台灣,美國出兵干預的機率是滿高的,所以連日本都要準備好支援美軍的計畫。


小鱉:那現在不光是美軍,日本、台灣全部都要聯合起來對抗中國,像這次遼寧號被美軍這樣子羞辱,這樣中國還有辦法武統台灣嗎?會不會對我們玩假的?

龜仙:所以其實這種戰略清晰,有一個好玩的說法,這個說法是認為,當大家說,越不可能發生武統台灣的時候,其實武統台灣的機率是最高的。因為中共會發現,他如果真的武統台灣,大家都沒有準備。可是現在就是所有人,包括美國的智庫也好、學界也好,還有他們的政府也好,都在說,中共幾年內一定會武統台灣,他們現在的所有所作所為都是在警告中國,你如果敢武統台灣,你就死定了。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反而中國真的發動,武統台灣的機率就會開始減弱,因為對中國來說,第一個,他知道他沒有辦法發動奇襲,美國已經準備好了。第二個,美國人採取這麼多近乎羞辱的方式,其實就是在警告中國,你不要以為你下餃子的那些軍力,真的可以把我美軍擋在門外,我如果有意要把你弄死,那個只是分分鐘的事情。

小鱉:那這樣台灣不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嗎?

龜仙:話也不能說高枕無憂,因為畢竟台灣的安全,還是奠基在美中整個大格局之下,我們台灣要有一個清楚的自知自明,我們還是依靠美國,所以在這個情況下,怎麼樣配合美國的政策是最重要的。我們如果認真來看,最近台灣無論是國機國造、國艦國造,蔡英文跟美國講好了,未來美軍的F16,如果在亞洲起降的話,有很大的機會,會在台灣的基地進行加油跟維修,台灣會變成美軍在整個西太平洋作戰的空軍的維修基地。當然我們就是做好這些總總的準備,像我們的台積電也是很努力的支撐整個自由世界的晶圓供應鏈,在這個情形下,美國當然會全力保衛台灣,台灣暫時安全上來說,應該是沒有問題。可是未來我們要是換了一個政府,甚至是民進黨雖然繼續執政,可是換了一個總統,他有沒有辦法繼續維持現在這個很穩妥的政策,而不是急著想要獨立,又或者是急著想要轉向跟中國統一,能夠維持住讓美國願意支持台灣的政策,其實是很重要。

小鱉:因為我記得,你以前有寫一篇文章,是在講這個,武統台灣為什麼不太可能?我記得他算是講說,因為台灣是徵兵制嘛,所以我們其實後備軍人很多,那以前因為大陸軍主義,為了反攻大陸,所以島上有幾十萬大軍,如果對方要佔領台灣,他勢必要派遣陸軍,那你要面對幾十萬大軍,就畢竟也要派遣幾十萬大軍,甚至是一百多萬大軍,中國是個陸權國家,他目前的軍力也差不多就是百萬這樣子,這個層次,如果他派了這麼多人一登岸,打贏了灘頭戰,然後一登岸,美日就靠優勢的海空軍直接封鎖台灣海峽,那現在戰爭就是打這個後勤戰嘛,所以你只要封鎖他們的後勤、補給,沒彈藥、沒吃的、沒汽油,那其實仗就是基本上不用打了啦,他們投降之後,中國就出現巨大軍事真空,然後就會面臨解體的危險這樣子。所以你那時候是說,因為這樣子,所以當時蔣介石的這個軍事佈局,其實也是有它的合理性,跟美軍其實有這個搭配關係,但是你剛剛又一直講說,除了外交以外,你會講說,我們要準備軍備、準備武力。這些聽起來跟這個,你以前寫這篇文章寫的,台灣軍隊作為誘餌,讓台灣作為一個武統的陷阱,這個戰略好像沒有很有關係?

龜仙:這個小鱉,你看龜仙的文章雖然很認真,可是有兩點,你沒有看仔細,第一點,是小鱉你剛剛講的數字,其實你記錯,台灣我們現在光是常備的軍隊就有幾十萬,如果我們的後備役全部動員,當然啦,龜仙現在講的,這個是理想的情況,人人都很死忠的愛國,沒有人跑掉的話。小鱉剛剛是說,有幾十萬人吧?其實不只,台灣有四百萬人的後備部隊,中國因為中國是職業軍人的國家,他所有職業軍人加起來也差不多是四百萬人,所以如果我們台灣人整體動員的話,跟中國的職業軍人比起來,其實數量是差不多的,就是一個台灣等於整個中國。當然啦,大家都知,知道打仗的時候兵荒馬亂的,也不會人人都這麼認真、認份的去從軍,所以我們就不用算四百萬人全到,我們就算到一半好了,或者到三分之一,大概也是一百萬到兩百萬之間。在這個情況下,中共如果打贏這個登陸作戰,他不動員比兩百萬人多的軍力,其實是很困難的。


而且再加上中國的海空力量,整體來說,雖然大於台灣,整體的海空力量,可是中國現在有所謂的五大軍區嘛,這個五大軍區其實負責的都是不一樣的威脅,像西部軍區,他可能擔心的就是俄羅斯,現在雖然跟中國麻吉麻吉的,可俄羅斯在歷史上劣跡斑斑都是捅盟友起家的。所以說,中國其實要面對印度、要面對俄羅斯,他其實要儲備足夠的軍力,當作他的預備隊。東北部這塊呢?又有日本跟韓國,兩個國家在旁邊虎視眈眈,所以就算今天在美軍不介入的情況下,中國理想上,他也只能用東部軍區跟南部軍區,這兩個軍區的力量來進攻台灣,所以其實我們台灣真正要面對中國的軍力,也不會是中國的百分之百,大概是中國的五分之二到五分之三,我們台灣如果全體動員的話,其實我們的軍力是可以,如果我們只看數字,是可以衝到跟中國全體的軍力一樣多的,可中國最多只能抽出五分之一到五分之三來打我們,所以其實要攻下台灣這件事,並不像是某些什麼中天,或是中國小粉紅吹噓的那麼簡單的一件事情。


然後另外一點是,龜仙講的這個,武統是一個殲滅戰的陷阱這件事情,其實這是站在一個,美軍全球戰略的角度在推演,如果台灣守不住的情況下,造成的這樣子局勢,會讓美軍可以利用來做這個大規模的殲滅戰,可是這件事情對美國來說,它是一個道德困境,我們站在軍事的角度來看,這樣子的情況,對美國來說,其實是最美妙,作夢都會笑的情況,就是中國他掏空全國的力量攻下台灣。這個時候,美國跟日本只要用海空力量斷掉這些登陸軍隊,跟他們,跟中國本土的補給,立刻一次,就可以把中國的有生力量全部消滅。


可是在道義上來說,這個戰略要能夠成真,其實是要犧牲掉台灣兩千三百萬人,跟一個長期堅定支持美國的自由民主的盟友,其實對美國來講是一件很大的道德困境,如果今天有一個總統,真的做這件事情,其實他也會面對民間很大的聲討的聲浪。所以其實這件事情很微妙,對於中共來說,他是一個警訊,就是龜仙寫這篇文章,一方面也是警告中共,你如果想要好好的統治你的中國、好好的活下去,就千萬不要幹傻事,可另外一方面,其實這件事情,不會是美國放在第一優先的戰略,因為第一個,不能搬上檯面,第二個是,就算可以搬到檯面上來,這個其實也不符合美國他自己宣稱的意識形態跟道德價值、而我們看,現在美國無論是川普也好,到現在的拜登也好,他們對台灣所做的,也都不是這樣子的戰略。因為如果他的想要拿台灣當誘餌殲滅共軍的話,他只要繼續維持他所謂的戰略模糊,就會讓中共那些傻子以為有機可趁跳下來吃這個誘餌。美國的政策,從戰略模糊轉向戰略清晰,這一點就可以知道,美國人的良心其實比我們想要高的多,他沒有打算要用台灣來完成這件事情。

小鱉:那這樣聽起來,美國從戰略糢糊,變到戰略清晰,是美國對台灣的保障,跟他們道德體現,這樣聽起來不太對,他們戰略模糊那麼久,然後台灣被放棄了那麼久,到底是之前的中華民國政權都不及格,還是美中關係就像現在大家在講的,有不可逆的這個衝突,還是就單純直接蘇聯垮了,然後中國現在又要成爲第二個蘇聯搞冷戰,是這樣嗎?

龜仙:問題蠻複雜的啦。當然在習近平上臺,也就是二零一四年以前,其實美中關係並不太壞,所以在當時的情況下,美國也沒有打算要把中國當成是一個假想敵來對付,那既然兩邊也沒有軍事衝突。而且中國這個時候忙著賺錢,賺錢的時候,當然統一台灣還是要喊一喊,可是你看江澤民也好、胡錦濤也好、溫家寶也好,他們其實也沒有真的很積極的想要統一台灣。甚至那一陣子,那個連戰宋楚瑜之類的還跑去中國,講什麼什麼中華聯邦、中華邦聯什麼之類的,美國維持這個戰略模糊,倒不是說有什麼陰謀,或者覺得中華民國可以去這樣子,而是當時其實也還沒有到這樣子的地步。


可是差不多到了,二零一四年習近平上臺,開始推動一帶一路之後,那個時候,美國歐巴馬已經開始在談亞洲再平衡,就代表這個時候,美國其實有把中國當成是一個潛在的對手。那當時美國為什麼沒有改變這個戰略模糊政策呢?其實部分的原因就是,台灣當時其實是馬英九主政,那當然美國對馬英九,其實是很不放心的,尤其馬英九就跑去搞甚麼馬習會,就算美國不出賣台灣,台灣很有可能自己都把自己出賣掉。所以說那個時候希拉蕊才會跟他的幕僚傳那個郵件說,我們可能真的要考慮一下,如果台灣非被賣掉不可的狀況,因為當時台灣自己都有把自己賣掉的可能性,那美國當然要想辦法,在如果台灣自己都要把自己賣掉的時候,美國要從中得到什麼樣的利益。

小鱉:這樣聽起來,我有點訝異。我們也沒有抹黑啦,但是我們之前批評拜登、希拉蕊,批評那麼久,然後誇獎川普誇那麼久,現在彷彿又覺得,他們好像也不錯啊。就這種三溫暖,我有點受不了,那這樣到底是怎樣?

龜仙:我們那個時候批評拜登,批評的是他的多邊主義,他這個多邊主義的問題,直到現在還是存在。雖然拜登證明了他自己並沒有那麼親中,甚至他很認真的想要洗刷他會跟中國勾結的污名,所以他很認真的升高跟中國的敵對,可是民主黨的多邊主義、外交政策,仍然是一個問題。例如像現在看起來很穩固的這個東北亞包圍網,其實有一個衰弱的環節。然後這個環節有可能讓中國找到有可趁之機,甚至拖垮整個美國的防禦,衰弱的環節就是,南韓的態度其實非常的不穩,甚至有可能會導向中國,這件事情,我們有另外一個節目串烤天下,如果大家有興趣,如果大家有興趣,我們將在我們另外一個節目串烤天下中,跟大家詳細的分析這件事情,這裡就先不多講。


至於美國現在,在西太平洋這邊制衡中國的那個鑽石四國,就是印度、澳洲、日本、美國這四國,其實是川普當時這個印太包圍網的時候,建構出來的鑽石四國。那這鑽石四國概念又是由安倍晉三提出來,然後川普力挺這個概念去建構,那現在布林肯跟拜登,其實有一點算是坐享其成。當然他們也有他們好的貢獻,他們的貢獻就是他們至少沒有砸掉,這個川普苦心打造出來的四角聯盟,還是繼續推動這個四角聯盟。可是最近就傳出文在寅知道拜登上臺之後,他也想要加入這個四角聯盟,把它變成五角聯盟。可問題就在於,文在寅跟南韓是一個非常不穩定的因子,如果拜登真的把他們拉進來,反而有可能,這個原本四隻腳很穩固的聯盟,多了一隻腳之後,反而整個桌子開始搖,最後整個桌子就塌了。

小鱉:所以你認為,現在拜登拉高對中對峙的形式,是因為韓國不穩,他要做給韓國看?

龜仙:沒有沒有,不對不對,這個是兩件事情,很多人批評拜登是批評他親中,可是我們批評拜登不是。所以拜登不親中這件事情,其實是美國現在一個已經回不去的政策的氛圍,因為川普奠定了美中註定一站的基礎,在這個基礎上,現在跟中國敵對已經是美國不分黨派的共識,而且也已經在國內形成一個民意。所以在這個情況下,無論拜登本人是怎麼想,他一定要對中國強硬。他也很稱職的表現了這件事情。可是拜登的問題在於,基於多邊主義他會盡量想要廣納盟友,可他在廣納盟友的中間,他就會把一些不是真盟友,甚至有可能是奸細的國家或者勢力納進來一起對抗中國,這些國,家在被納進來之後,有可能反而拖垮原本拜登佈置好的,一個強硬對中國的聯盟關係,拜登現在的強硬,跟南韓沒有關係,他也不是要做給南韓看,可是未來等到他把南韓納入現在的四角聯盟之後,反而有可能讓這個四角聯盟出現問題。

小鱉:這個我們台灣的隱性盟友,北韓就開始在破壞這件事情。我聽說那個拜登也想去見見金正恩,因為川普成爲見到北韓領袖第一個總統,這個招牌搞不好也很忌妒,然後金正恩就說不要,當時川普能夠見到金正恩,就是跟文在寅、中國都有喬好這樣,現在金正恩打拜登的臉,不就是要打文在寅的臉?

龜仙:所以說,現在這個局勢還是有危險的地方啦。雖然這整個三四月演變下來,目前看起來都是對台灣有益的演變,就是美國對中國越來越強硬,然後給台灣的支持越來越多,這個是到目前為止很讓人感到欣慰的一件事情。可是對台灣來說,狀況並沒有很穩固,因為真正的問題,其實會在南韓加入之後才開始爆發,而且這個東西,一旦北韓也被牽進來,就會變成一個很複雜的東西。


拜登的多邊主義一直有個問題,就是他會盡量拉各國進來,可是各國會把很多很麻煩的利害關係給拉進來。譬如說文在寅進來之後,他可能就會以加入一個同盟為條件,要求美國調停日韓貿易戰,然後調停慰安婦問題、解決北韓的核子問題,甚至把北韓的核子問題當成一個籌碼,要求跟台灣問題一起上談判桌展開多國會談。一旦把南韓牽扯進來,可能整個事情就會變得非常的複雜,不會像現在很單純的。就是在一個美中交鋒的格局之下,然後台灣受到很穩固的保護,反而南韓有可能會營造出一種,想要誘騙美國拿台灣當籌碼,去跟中國談的狀況,這個是台灣要非常小心。

小鱉:所以你不覺得北韓可以破壞南韓的計畫?

龜仙:老實說啦,北韓真正的意圖是什麼太不透明,雖然看起來,過去金正恩上臺之後,北韓開始跟中國漸行漸遠,甚至他也不太配合,像文在寅這種南韓左派一廂情願的那種行動。可是北韓真正的意圖是什麼,其實還是不穩定的。而且另外一點是,朝鮮勞動黨內部有沒有中共的暗樁,他們內部會不會爆發怎麼樣的內鬥?這個都是我們外界不知道的,所以我也認為,只要這個東西牽扯到南北韓,一切都會變得很複雜,會有很多我們沒有辦法掌握的變數,對台灣來說,絕不是一件好事情。

小鱉:對啦,也不知道金正恩是不是還健康的,金與正一直刷存在感就覺得很奇怪。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