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山竹的豬寶寶

遊戲開發商,幻想當詩人。 愛吃山竹的豬寶寶

給你幸福的彈指之間

這八年期間,最難割捨的感情就是與秀髮纏綿悱惻的髮型師了。

這麽長時間,不誇張完全沒有用過女髮型師,倒也不是刻意的去選擇小鮮肉,就是這個大環境底下,多半髮型師都是從外地來上海打拼的,這樣離鄉背井又工作時間長,外地的女子到了適婚年齡,慢慢也就淡出了,逐漸地演變成男性霸占這個市場。

我去過幾種不同客單價的店型,價格可以卑微的像塵埃,高也能高到你都懷疑店裏的用水加了金鉑。懶的時候,就到巷口家庭式的洗髮店,基本上50塊人民幣洗加剪,阿姨叔叔跟你話家常,天南地北得聊,聊吃的玩的,聊年輕人,聊婚姻,反正去這類地方,基本上你很難找到平靜,但是初來乍到的新鮮上海北漂客,我超級建議來這些洗髮店。這些阿姨叔叔搞頭髮搞了一輩子,他們也許沒有絢麗的店裝或是過份誇張的服務內容,卻真實呈現生活的面貌,絕對是你認識上海市井生活的第一站。

隨著來到上海的時間久了,開始會在朋友間口耳相傳,法租界一帶比較氣派的造型店。最常去的就是那種華人開的但是裡面的小哥全都長得像韓星,白色合身襯衫加上小馬甲,露出一點腳踝,脣紅齒白,乾淨整齊,還有點香。這些弟弟逗姐姐開心的手段五花八門,我最久的紀錄剪個頭髮搞了我2個多小時,小弟弟把我的頭當藝術品在練習,眼神專注,每一次揮動剪刀,都撫慰著飛揚的髮絲,乖順的躺在他的手裡,更讓你欲仙欲死,欲拒還迎的,就是洗好頭髮,還扶著妳的頭用棉花棒擦拭耳朵,在你耳邊輕柔的說,舒服嗎?我死寂已久的小心臟,被搞得撲通撲通跳,重點這種全套服務只需要人民幣 150塊。當然,這種店,小弟弟就會在你情不自禁愛上他的時候,開始推銷一堆服務,這時候機智的自己立馬抽離,跨世紀的愛戀,就泡沫般殘缺脆弱,消失在空氣中。

這些露水情緣稍縱即逝,唯獨現在這個日本店裡的高大帥氣的設計師S,令人捨不得。跟了他兩年多,要離開上海,很難跟他説再見。這位設計師S每次都細膩的打扮,頭髮,頭飾,眼鏡,飾品,連香水都是精心挑選過。他很有耐心地跟你討論細節,談話的內容也是從造型,行業視野,技巧學習無所不包,每次剪完頭髮我都學了好多運營一家店的方法,很有自己的態度。這家店,在徐家匯一個非常不起眼的一個小社區裡,在不經意間才發現的小天地。每個小時只接受3位客人,每個客人都有一個非常寬闊的空間,客人基本上的視角是看不到其他客人的,你在剪頭髮的時候,獨立性跟私密性完全沒有話說,這個基本上就是一個小型沙龍的概念。他們不像連鎖髮型店,一直開新店,整個上海就這麼一家,絕無僅有,對於每個客人都非常用心,所謂賓至如歸,如同店名HOME,就在這裡可以體會的到。當然這裡的收費就會高一些,一般來說都是人民幣250-300不等的剪髮價格,不過絕對物超所值,品味真的就是在細節裡面。

上海就是會有很多形形色色的素人點綴著茫茫大海淘金的孤寂,幾年後我們早都忘了彼此,但是因爲有你,在那一刻,頭髮找到了落地的角落,完整了屬於他的幸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