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7 articlesIn total 12436 words

大卫究竟是谁?

Evie Coze

这是我发表在大陆社交平台上关于“大卫”雕像的文章。为避踩红线,只得“自残”配图,才得以发表。Nudity作为艺术表现形式本属平常,但在这个越来越荒诞又虚伪的社会,所有的人和事似乎都要裹上遮羞布才得以见人。或许这就是所谓“中国特色”吧。

为什么这女人头上有只苍蝇?

Evie Coze

Portrait of a Woman of the Hofer Family,当女人遇到苍蝇~~

汉语已死……了吗?

Evie Coze

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有阴影的地方必定有光。绝望的颜色越是浓厚,越会越渴望希望之光。

生活是一张白纸,每个人都在上面写上自己的一两句话

Evie Coze

但当畅所欲言成为一种奢望,我又能做什么?

永远不要歧视疯子,他只是和你的世界观不一样而已!

Evie Coze

2019年写下却不能发表的一篇文章,已不具时事性。我只是把它“葬”在这里,有个安身之处。

未知死,焉知生?一次与骷髅、干尸相伴之旅!

Evie Coze

“不准哭,眼泪会让往生者的灵魂迷路,无法顺利回家!”--记于2019年墨西哥瓜纳华托

1

了不起了我的国,连好莱坞也得给咱点头哈腰!

Evie Coze

“我们要战胜敌人,首先要依靠手里拿枪的军队。但是仅仅有这种军队是不够的,我们还要有文化的军队,这是团结自己、战胜敌人必不可少的一支军队。 ”--毛泽东,1942年,《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