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ah and His Brain

這裡有小說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一章:一顆玉石

鴨子瑞奇,綠茵草原達克鎮上一名安居樂業的薰衣草花農。他平淡無奇的生活,在獲得一個玉石後,產生了巨變……

「早安,瑞奇先生,好一個早晨。你的花園也真美。」一隻身著紫色華服的貴婦鴨路過瑞奇家門,打量著有條不紊的花圃與站立在院子各處、小巧可愛的陶像。

「早安,夫人。這麼早起,去市集阿?」瑞奇順手關上柵欄門。

「喔不不不,我是要去和朋友們喝個茶、敘敘舊。」

「那祝妳有個美好早晨囉。」

夫人向他優雅地微笑,先行離去。

身為薰衣草花農的鴨子瑞奇,早起是日常;只是他今天並不急著去巡視作物,因為今天他的表哥——同時是薰衣草田地主——將舉辦一場晚宴,瑞奇要為了今晚做些準備。他來到綠茵草原上最熱鬧的微笑市集。

「各位綠茵草原的大朋友小朋友,大家早安!」在市集的空地上,綠茵草原各個村落的居民帶著自家小孩席地而坐,被露天舞台上又倒立又翻跟斗的兩隻猴子逗得哈哈大笑。「我們是,猴戲雙人組!」

猴戲雙人組是和來自遙遠地方的商隊一起旅行的表演者,他們遊歷遍地,交換貨品的同時也提供居民們娛樂。至於其他地區的動物會不會喜歡他們的「猴戲」,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確定的是,綠茵草原的動物們被他們的表演逗得花枝亂顫。

瑞奇驚訝於動物們竟然都這麼早起看表演。雖然他也對他們精彩的特技表演很感興趣,但這不是他今天的目的。他來到舞台後方,商隊的貨車區。商人們在地上擺放世界各地珍奇有趣的貨品,有些比較昂貴的放在貨車上;大部分瑞奇都不曾看過,就算跟他說名字大概也沒有概念。

「你好這位先生,你看起來真有朝氣,有對什麼感興趣嗎?需要我介紹嗎?」一位狐獴商人在成功賣出一盒「袖珍香料組」且沒有被殺價後來與瑞奇搭話,自信顯現在笑臉上。

「我在找一個小巧的東西,可以當作禮物。小心意這樣子。」

「喔,要送給誰啊,老婆嗎?」

「我姪女生日,想說送點小東西給她。」

狐獴商人點點頭,馬上挑了一個球狀、像葫蘆的木製樂器。「來自南方森林部落的笛子,音色溫潤柔和,就算……」他欲言又止,因為他意識到鴨子不適合吹奏樂器。「你姪女年紀多大?」

「還很小,但也足夠大到能和大人鬥嘴了。」

「這個呢?以東方廣袤竹林中上等好竹製成的飛行玩具。別小看它是玩具,上頭可是有文學大師寫的優美詩文。」

好像不錯,瑞奇心想。「一個多少?」

「這樣一個是四十五貝殼幣,買兩個算你八十五啦。每支的詩文都不同,你可以選你喜歡的意境。給小孩讀讀詩也是不錯的。」

瑞奇的眼角抽動了一下。薰衣草花農一天也才賺二十二貝殼幣。「我再看看好了。」

異地來的貨品都是如此昂貴,雖然他對自己的生活是甘之如飴,但有些時候還是會被提醒自己身為花農的經濟現況。

他的目光被一顆純白石頭吸引。「這個多少?」

「這個……不貴,三十貝殼幣。」狐獴猶豫了一下。「造型很渾圓完美的玉石,來自哪裡我已經不太曉得了,但肯定是個好貨,值得收藏。」

瑞奇在手中掂掂玉石的同時也在心裡盤算著。最後他將它買下。


綠茵草原正如其名,遍地青翠綠草,各類野花恣意生長在境內的小丘上,居住在此的動物們都深信這裡是世上最宜居的一片淨土。從東方世界有河流延伸到草原上,散佈在小丘之間,成為條條靜謐的小溪。居民多數為鴨子的達克鎮將溪流納入道路系統,在灌溉作物的同時又可以是交通要道。

瑞奇表哥的豪宅是鎮上數一數二經典的水陸融合式建築。

「晚安,瑞奇先生,裡面請。」

門口的招待員領著瑞奇走過攀生著藤蔓的大門。宅邸中裝飾著許多彩色雕塑作品,走道兩側的火盆中燃燒著帶有香氣的木料,讓整個空間盈滿著專屬綠茵草原的芬芳。

「瑞奇,」主人端著一杯飲料來歡迎瑞奇,他神清氣爽,滿意於這符合自身地位的盛大排場。「你來得真早,餐點還沒準備好呢。」

「不急不急。」

瑞奇表哥親切地微笑。「孩子,帶瑞奇先生去小池塘吧,順便提供他一些飲料、小點心,開開胃。」

服務生點頭。

月彎形的豪宅環抱著中央的小池塘,池塘上漂浮著零星燭火,隨著賓客們游水而四處漂蕩;瑞奇也進入池塘。


  「謝謝各位,你們使今晚成為一個美麗的夜晚。」當晚宴結束時,主人如此說。

背著和參加晚宴前相同重量的布包,瑞奇獨自踏在回家的小徑上;跟他同行的賓客已經在上個路口和他道別,這時他才感到失落。他進到屋內,坐在躺椅上玩弄著被姪女嫌棄的玉石。這是他見過最純白無瑕、且平滑圓潤的玉石;雖然白淨淨,但從它深處能感受到其散發出的溫暖。

他下意識地將玉石放在壁爐邊的茶几上,便在躺椅懷抱中沉沉睡去。


  瑞奇幾乎不曾做過夢,但那是個好夢。同樣地,他也不曾在中午才醒來。

他揉揉眼睛,現實中的感官逐漸清晰。他依稀聽到身旁有……叫聲?他轉頭尋找那聲音。

在已經熄滅的爐火旁,茶几上,一隻有著柔軟細毛的幼鳥在裂開的玉石中哭叫著。

「阿,不哭不哭。」瑞奇小心翼翼捧起昨天被他認成玉石的鳥蛋,他嘗試將小鳥從蛋殼中拿出來,但因為幼鳥脆弱,他便決定將蛋殼一片片剝下。

瑞奇沒有太多疑惑,因為他已經被眼前的小生命深深吸引,剩下純粹的驚喜。

他不是隻鴨子。雖然瑞奇對其他物種沒有什麼認識,但他至少看得出來,因為幼鳥的頭部是白色,翅膀則披著木頭色的羽毛,而且他的嘴喙不是鴨子的形狀。

「你叫什麼名字?你有名字嗎?」瑞奇輕聲細語地問。「哈,怎麼會有名字。」他自言自語著,被自己的話逗樂。「那你就叫烏利好了,烏利。」

他溫柔地順了順烏利的羽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