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ah and His Brain

這裡有小說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五章:未知境地

在瑞奇的催促下,烏利自懸崖一躍而下,逃離野狼的魔掌。但在這懸崖之下、迷霧之中,又是一個什麼樣的未知世界在等著他?

他如同瀑布的流水墜落;但不同於那些一同唱著歡樂歌曲的水精靈,烏利孤獨又無助。他在下墜中失去對身體和情緒的控制,在雲霧中掙扎、翻轉著。

他努力要撐開翅膀,可是僵硬的肌肉不允許。

我下墜多久了?

山壁有這麼高嗎?

還有多高的距離我就會摔——

他想將那些令人不安的想法擠出腦袋;卻只擠出淚珠,順著氣流在風中飛散。

「放輕鬆,深呼吸。」瑞奇說。

烏利閉上眼。新鮮空氣穿梭過他的氣囊和肺。

雙翅隨著心靈逐漸的平靜舒展開來;睜開雙眼,目光穿透濃厚的雲霧,綿延數里的平原透過微弱月光在他眼前開展開來。他重拾那種對氣流與重力的敏銳,平時練習所培養的身體記憶。

烏利回望他拋下瑞奇的那個懸崖,只剩一片漆黑寧靜佇立在那裡。


他在最後一班客船靠岸時墜落在蘆葦叢的泥淖中,船客們的吵鬧正好掩蓋了他狼狽上岸時發出的噪音。

「祝你們有個美好的夜晚,女士們。」船伕協助驢子們下船。

「你也是,帥哥。」

「哈哈,謝謝。」

驢子們笑成一團。

烏利沒時間去理解到底有什麼好笑的,還有船伕到底是不是帥哥;他在夜色與一身泥巴的掩護下偷偷尾隨那隊驢子。

「停。」兩名衛兵手持火把走向她們。「姓名與進城目的。」

烏利縮在她們腳下戰戰兢兢地發抖。

「驢子蘇西,她們是我的同行夥伴,我們是來旅遊的。」

「其他人呢?」

「你耳朵不好嗎?我說她們是我的同行夥伴。」

衛兵嘆了口氣。「我需要她們的名字。」

「有這個需要嗎?我們又不是其他城堡派來的間諜。你看我們,善良、大方又美麗,有間諜會是這樣的嗎?」她們又笑成一團。烏利趁機鑽進她們的行李。

「好啦好啦。」衛兵放棄。城門隨著刺耳的金屬摩擦聲緩緩升起,驢子們帶著行李走入黑暗的隧道。「等一下!」

驢子不耐煩了。「怎樣,你連我們的行李都想檢查嗎?」

烏利心臟漏了一拍。

「我是要問,你們是最後一班的船客嗎?」


烏利被自己肚子的咕嚕聲叫醒。他已經餓到記不起昨晚確切發生了什麼事,只依稀記得他在進城之後就從驢子行李裡溜出來,留下一袋子泥巴;但忘記他為什麼會在這個骯髒的陰暗小巷中醒來。

一堆廚餘吸引他的注意力。沒有多加思索,烏利上前大口大口啃起爛掉的菜梗和豆夾。餓了一整晚,對於正在成長的小鷹是不能忍受的事。他咬到一塊酸掉的馬鈴薯,吞了下去。

他開始想念在綠茵草原時瑞奇煮的家常菜色,甚至是魅惑森林裡無止盡的蘿蔔乾與燕麥粥。

少了瑞奇後,除了填飽肚子,烏利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他吃下一條還很完整的碗豆。

「你有看過他嗎?」

巷子的另一頭,兩個身影走向烏利,烏利下意識地躲起來。

「從來沒有。」

烏利小心翼翼探出頭。

「你看。」他和他們對到眼。

烏利屏住呼吸,鑽進廚餘堆。一隻蟲子貼上他的臉。

「他絕對不是我們地盤的。」聲音接近了廚餘堆。

更多蟲子爬上小鷹的背。

「說不定是個乞丐。」烏利頭頂的甘藍菜被翻開。他出於防衛,將翅膀擋住他的臉。

但什麼可怕的事情都沒發生。烏利從翅膀前緣和廚餘堆之間的縫隙看出去。

「是隻鳥。」浣熊將甘藍菜扔掉;在他身旁是隻兔子。

他們對視良久。

「我知道你在躲我們。」兔子說:「你是沒食物吃嗎?流浪漢?」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浣熊彎著腰。「你是哪一區的?」

「我覺得你先出來會比較好,不然在裡面也挺噁的。」兔子說。見烏利不為所動,她伸出手。「我是莉茲,兔子莉茲。」

烏利遲疑地握住她。

「我是莫比。」浣熊也伸出手,烏利握住。

他們大氣不喘一把將烏利自廚餘堆拉出。烏利嚇得差點站不穩。

但真正被嚇壞的,是莉茲和莫比;他們在見到烏利的真面目之後警戒地環顧四周。

「我是認真的,你一隻老鷹為什麼會在這裡?」兔子莉茲壓低聲音。烏利被他們緊張、甚至帶著恐懼的眼神弄糊塗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一章:一顆玉石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二章:抉擇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三章:魔頭與英雄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