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ah and His Brain

這裡有小說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十一章:戰利品

鼠哥為保護烏利,便將他藏匿於地窖多日;直到今天,鼠哥將小鷹接上貓車……

「我們要去哪?」

「去找我的一個朋友,他能提供更安全、更舒適的住處。一直讓你住在地窖裡也不是辦法。」鼠哥讓烏利坐上貓車,但花了很長一段時間確認車廂窗簾的透光度。「為了安全起見,不要拉開窗簾讓別的動物看到你。我會在前面帶路,你放心。」他關上車門。

烏利完全的放心,有鼠哥在場時——尤其是他的大貓——總是非常有安全感。

鼠哥一聲令下,貓車啟動。

在地窖發呆的那幾天,烏利無時不想到瑞奇,還有莉茲與她的夥伴。少了其他動物的目光,他更常哭。大部分是因為捨不得他們遭受的苦難,尤其是在懸崖邊與瑞奇的別離,總是在他的夢中上演。但有時是毫無來由地想哭。

鼠哥不是一個安慰者,當烏利難過時他只是靜靜坐在一旁,有時語帶幽默地向他介紹餐點內容。鼠哥更常是個承諾者;承諾會找到瑞奇,承諾會援助莉茲和她的幫派——雖然烏利看得出他不太喜歡他們。所以當鼠哥說他們要一起出門時,他更加期待。他相信當日子有些變化,就代表鼠哥離實現承諾越近。

其實這樣也是種安慰吧,烏利心想。

車子在一個奇怪的地方停下。有些傾斜,像在上坡,外頭有不明顯的水聲。烏利忍住拉開窗簾的衝動,鼠哥千叮萬囑的可能就是這種時刻。

大貓們發出低沉喉音。烏利耳朵緊貼窗簾,各種猜想在腦中同時推展。

「好的,」鼠哥的聲音。「我不知道你們想打什麼主意,肯定是不好的。但是,可不可以請你們的主子不要這麼膽小!」他的聲音從車前移到車邊,像是在對車子前後的不明動物說話。「他在哪裡?至少讓我看看他的臉吧?」

沒有回應。

「好,」鼠哥上了貓背。「算了,我們走。」

車子前進;但很快又停下。

鼠哥的聲音變得不耐煩。「好吧,我不懂。」小鷹感覺到他上了車頂。「你們,能不能,讓開!」

這時,某種耳熟的動物叫聲此起彼落,但不是大貓……

狐狸?烏利心一驚。

有東西撞上車體,音響之大讓烏利差點跳起來。此外還有物體掉到水裡的聲音,不確定是大貓還是狐狸。

「鼠哥?」烏利敲打車頂。「鼠哥,你在上面嗎?」但看來他也加入戰局了。

鼠哥總是拍胸脯保證大貓們的厲害,可是身處風暴中心,之前口頭的保證對心情的平靜毫無作用。

烏利忍不住了,他拉開窗簾一角。

車廂外,狐狸與大貓飛來撲去,互相撕咬,一片凌亂。而貓車就停在一座橋上,被前後的狐狸包夾;兩側河畔還能看到有狐狸後援隊正準備加入打鬥。

一張狐狸臉「啪!」一聲撞在窗戶上,嚇得烏利蓋上窗簾。

深呼吸……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外面一片平靜,鼠哥的聲音重新回來了。「我很好奇,是什麼原因讓你在一次失敗後,還再犯同樣的錯,而且更加無恥?看著我!」

烏利再次偷掀窗簾。數日前領狐狸大軍入侵莉茲工廠的刺蝟如今跪在鼠哥面前,就在貓車旁邊,被一群大貓押著。

「我不知道你的腦子是怎麼運作的,在我看來,你才是那個無恥的,你才是那個搶我功勞的!」手下全數敗亡使刺蝟更加憤恨。

鼠哥點頭示意,刺蝟被大貓踢得蜷縮在地。

「讓我來告訴你我的腦子是怎麼運作的。」他展開雙臂,驕傲環視四周被大貓制伏、殺敗的狐狸們。「就是這樣!安排一切、計畫一切、掌握一切!」他蹲下來,直視刺蝟雙眼。「我知道你很不服氣,但是我告訴你,我才是第一個獲得他的。你不會知道我是如何辦到的,畢竟你無能於在被動聽命行事的同時,作個主動出擊的贏家。」

鼠哥壓著刺蝟的頭起身,看向車廂。烏利趕忙闔上布簾。

小鷹頭一次對這位森林裡的勇士感到恐懼。烏利嘗試打開另一側的車門,但被鎖住了。

「現在,你有兩個選項。一,帶上你剩下的小嘍囉滾蛋;二,繼續堅持你的『任務』,然後失去一切。」


貓車繼續行駛,鼠哥沒有向烏利解釋這一切,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烏利腦子一片混亂,無法專心思考。他只感覺到大貓停止拉車,將整個車廂抬起。接著,在彷彿無止盡的顛簸中,他被帶到的一個極度安靜的地方,車廂被放下。一切如同靜止。

「這是?」一個粗重的聲音響起,伴隨著偌大空間產生的回音。

一個細碎小腳步聲。「這是大王長久以來所期待的。」車廂門被鼠哥打開,犀牛宮殿中的寒氣直撲烏利的臉。

在純白大堂的遠處,一隻比正常犀牛還肥胖的巨獸從泥巴浴中浮出,泥漿沿著大缸邊緣流下。侍從趕忙上前擦拭,卻被犀牛撞開。牠爬出浴缸,泥漿沾染一地、流下階梯。侍從愁眉苦臉地跟在後頭擦地。

「這就是,那隻老鷹?」牠緩緩走向車廂。

烏利退縮到後頭;但大貓卻打開另一扇車門,將他抓出來,架到犀牛面前。烏利全身顫抖,雙腳發軟。他看向鼠哥,期待他會好好解釋這個情況、安慰他。但老鼠只是仰望著自己的主人,努力壓抑心中的興奮。

「鷹族血脈的繼承者?」犀牛靠近烏利,近到都能聞到摻著屎尿的泥漿惡臭。

「是的,大王。我奉命獨自前往世界各處尋找您所想要的,而我找到了,也帶到您的面前。請您笑納。」鼠哥跪下。

「嗯,」他大口聞了烏利,烏利覺得自己就快被吸進他的鼻孔了。「我記得我是命令你們『所有』動物去執行這個任務。」他看了看靜立大堂兩側的屬下們;他們無不一一低頭,包含那在綠茵草原出現的不知名甲蟲。「為什麼現在只有你向我說:我辦到了?你竟然說是你獨力完成的?甚至在這個時候,還有動物膽敢缺席?」

鼠哥清清喉嚨。「大王,我想這是因為,我是唯一一個真正敬畏您、重視您命令的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七章:兔子與她的夥伴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八章:老朋友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九章:幫助者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