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的一生
K的一生

宏大时代浪潮下的个体,希望能够用这种方式写自己的生命史。 也许在破碎之后重建了什么才是重要的吧。

常见的来自内在批判者的攻击与回应方法

完美主义:完美是一种自我迫害的幻想。我现在不需要完美就能获得安全和爱。我会放弃那些要求我做到完美的关系。我有权犯错。犯错并不会使我成为一个“错误”。

“全或无”和非黑即白思维:我拒绝极端化或过于笼统的描述、判断或批评。一个意外的负面事件并不意味着我会永远失败。用“总是”或“从不”这类语言描述我通常都有失偏颇。

自我憎恨、自我厌恶和毒性羞耻感:我会忠于自己,站在自己这一边。我是一个足够好的人。我拒绝谩骂自己。只要我没有伤害任何人,就要拒绝因正常的情绪反应(如愤怒、悲伤、恐惧和抑郁)而受羞辱。此外,我尤其拒绝因难以完全消除自我憎恨的习惯而攻击自己。

微观管理、担忧、执念、循环、过度忧虑未来:我不会一遍遍地重复检查细节,不会直接下负面的结论,也不会无休止地怀疑自己。我无法改变过去,所以我原谅自己过去犯下的所有错误。我无法保证未来完全安全,所以我不再担忧未来可能会犯错。我不会试图控制无法控制的事情。我会以一种“足够好”的方式工作,并接受“努力未必总有成效”这一现实。

与他人或自己最完美的时刻进行不公平或贬低性的比较:我拒绝将自己与他人无端进行比较。我不会将“我的内在与他们的外在”进行比较。我不会因为自己没有一直处于最佳状态而批判自己。在这个迫使我们一直表现出快乐的社会中,我不会因为心情不好而对自己失望。

内疚:感到内疚并不意味着我有过错。我拒绝出于内疚而做出决定和选择。有时我需要在感到内疚的同时依然照常行事。当我不可避免地无意伤害了某人时,我会道歉、做出补偿,并停止内疚。我不会一次又一次地道歉。我不再是一个受害者。我不会接受不公平的指责。

“应该”:我会用“想要”这个词来代替“应该”,并且只在我觉得想要这样做时才遵循这一点,除非我有法律、伦理或道德上的义务。

负面关注:我不会再过度注意和纠结于自己的缺点或生活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我不会轻视或忽视自己的品性。现在我会关注、设想和列举自己的成就、才能和品质,以及珍视生活给予我的许多礼物,例如自然、音乐、电影、美食、色彩、朋友、宠物等。

时间紧迫感:我没有危险,不需要赶时间。除非是真正紧急的情况,否则我不会着急。我正在学习享受以轻松的节奏进行日常活动。

总觉得自己要被攻击:除非有明显的危险迹象,否则我将使用思维阻断,停止将过去的霸凌者或内在批判者投射到别人身上。生活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平和友善的。如果被少数有敌意的人威胁,法律会保护我们。我会想起朋友的爱和支持。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