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 articlesIn total 6014 words

小作品:白纸革命,然后呢?

Noth Teke

(本文写于2022.11.27) 谨慎的预测,仅限个人观点且不具备充分理由。本次全国范围内的防控实际上早就不是“运动型治理”了,尽管周雪光提出了“运动型治理”这个词,但很大程度上,它被滥用了。当中央权威无法直接介入全中国的时候,它就必然会成为上级行政发包-上级验收/下级执行-下级听候赏罚的官僚体制。

1

20大和中共未来的合法性支柱

Noth Teke

(该post写于2022.10.24) 我对本次二十大结果抱着审慎的态度,不乐观也不悲观 不乐观的原因是他超出了我之前看书所理解的中共政治的框架,但所幸的是,大部分对中共不利的舆论的理解基础还停留在对毛时代的恐惧和焦虑、对“极权主义”(无论是否真假)的意识形态的抗拒,以及在社会震...

暴论经济独立和阶层跃迁:看图作文

Noth Teke

图中所讨论的问题包括了数个值得关注的东西,中国语境下的“阶层越迁”、中国的世代阶级冲突以及作为中文互联网“少数人”的推特的极高度个人化。中国语境下的阶层越迁正处于金钱和价值的冲突中,即“家庭的积累”和社会的整体进步之间的冲突;中国的世代冲突则更多的是透过互联网所涉及的观念两极化;而推特的高度个人化则是出于中国官方和民间对反对派的排斥,以及其用户“绕过审查”后自发的讨论高度政治化的议题。

中国新一代的“北方主义”

Noth Teke

“做题家”、围绕丁真或是谷爱凌的争议、中国北方经济的衰退、中国部分年轻人对左派的乌托邦式幻想,以及最重要的一点,现在很多年轻一定会不满于现行的资源分配,无论是在地域还是阶级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在中国控制下的互联网里就遇到了这些“忠诚的反对派”,他们的意识形态来源于农业被工业建构后的旧世代记忆,而他们的意识形态传播则有点像“农村包围城市”。这就是北方主义,我想聊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