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9 articlesIn total 17857 words

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敘事山谷村

還記得小時候,每次見到不同膚色的人,就會怕得要死:先是躲在母親身後,然後就開始醞釀缺堤式哭喊,規模按與對方膚色、距離、身高而成正比遞增。・ 忘了由何時開始,只知道幼稚園時,母親亦有跟老師反映這情況出現已久;忘了維持到甚麼時候,也許是初小。其實大部份都是上幼稚園之前的經歷,記憶深刻...

每個人都可以是蒙玲

敘事山谷村

上星期五晚推卻約會,深閨不因疫情,而是港劇大結局。能讓觀眾投入,除了這幾天洗版式、夭心夭肺的對白,讓人代入的角色性格、情境和關係都功不可沒。阿信堅持「去中心化」一直牽動著我,這本來就是敘事實踐的原則,我也相信百花齊放,無必要高人一等。當萬鈞向阿信「曉以大義」斷言:「去中心化後,會變成另一個中心。

Underdog的光芒

敘事山谷村

去年香港國際電影節,因為疫情的緣故,部份電影同時辦場地放映和線上限時放映。我只選了武正晴導演的《Underdog》(港譯:敗犬拳王)(2020年)線上看。很喜歡導演的前作《100円的愛》(台譯:百元之戀)(2014年)和 《擂台物語》(台譯:沒關係,是渣男啊)(2017年),這回獨選《Underdog》不是沒有原因。

紀錄片與人物傳記劇情片

敘事山谷村

去年八月二十一日,與紀錄片導演洪麗晶出席《香港面面觀:香港運動員精神 – 放映會及導演座談會。她的《超越7分鐘》我和黃郁芳的《家長應援團》,製成五年後,又再次聯乘放映。當時東京奧運剛完結,香港運動員發光發亮,而吳君如監製,以香港殘奧運動員蘇樺偉經歷為藍本的劇情片《媽媽的神奇小子》正大收旺場。

戲謔音樂劇 Schmigadoon!

敘事山谷村

聖誕前夕,趕及在Apple TV+一年免費期內追看Schmigadoon!(港澳譯:神奇小鎮舒密加頓/中譯:音樂魔法鎮/台譯:歡迎來到施米加多!),屬於不算特別瘋狂,但多元文化應有盡有的小品。劇中主角是紐約市同居三年的醫生情侶,女主角Melissa(Cecily Strong飾)...

逆境中的乜都得教練

敘事山谷村

一年免費的Apple TV+,沒有多少節目令我提得起興趣,唯有《Ted Lasso》(港譯:乜都得教練 / 台譯:泰德拉索:錯棚教練趣事多)。終於在年底優惠期終結前,一口氣完成兩季。有點像早前路過看到的日劇《No Side》(中台譯:一起逆轉吧!

評核之迷思

敘事山谷村

今個學期教四科,聞說比得上一個全職講師的工作量:多了的是交通往還、少了的是固定辦公室、學系行政、人際關係。還好碩士算是小班,有六人小組實習、也有二十人以內的技巧實踐,萬料不到在小小的行業生態圈,普通話教學是我的本錢。還幸通過課程,也從同學分享中學習到內地的體制和文化,只能說句,長...

做生意的文青去博物館

敘事山谷村

為了不負「做生意的文青」之名,作為香港市民,那日很少去博物館的我,善用市民身份,登記免費參觀M+。令我這個偽文青趁墟的,除了特別展覽「香港:此地彼方」,還有傳說中躺在板車上的兩隻中槍企鵝。本來是下午兩點半的門票,兩點抵達,面前是三大個鮮色的安心出行QR-Code,但保安只要求出示...

1

做個不普通(abnormal / extraordinary)的人 – 媽媽的神奇小子

敘事山谷村

今日香港,還需要催淚電影嗎?入場前有問號,又有猶疑。乘著奧運熱潮的餘溫,抱著支持新演員的心態,亦為了看[email protected]唱的主題曲【神奇之路】在電影中發揮的效果,還是入場消費。果然不出所料,開場十分鐘不足就淚崩。全因戲中蘇媽(吳君如飾)抱著年幼的蘇樺偉一句話:「人人都當你不是普通人,你就要做個不普通的人!

2021 – 忽爾半年

敘事山谷村

文章寫於六月底,本來計劃上星期分享,詎料踏入下半年,一切超出預期。「2020年都未寫慣,就已經要寫2021年。」朋友說時,無不感慨。想來也是,去年我們都在社交隔離中渡過。今年踏入一月,像是天天都有事發生,或是要有心理準備會有事發生,有些事情說了很長時間,終於要發生,還是接受不了。在這樣的氛圍下,轉眼已經半年。年初設想的、計劃的、安排的,有如實發生嗎?

端午節有感

敘事山谷村

又到端午節,兩年前的六月天,有幸跟一位來自澳洲的敘事實踐者見面。談到節日源起,我用超爛的英文,出奇不意地說:「這節日是紀念華人史上第一位男同性戀者。」 實在我沒有說謊,記憶中香港的同志運動曾經有過這樣的論述。時為1999年,香港多個同志組織發起把當年的端午節定為香港首個同志日,令在高中選修了四年中國文學的我,頗為震撼。

咖啡對你來說是甚麼

敘事山谷村

2021.05.31 一直想認真學沖咖啡,多得公平貿易的熱潮,也想多了解咖啡背後關於來源地和農民的故事。今年終於有時間和機會,學了一點皮毛。課程開始時,導師問了一道關於咖啡的問題,大意是「咖啡對你來說是甚麼?」本來只想著搞搞氣氛,也無意把故事說得太細,只是很快的回答:「開眼水!

【敘事實踐活動】Collab Salon – Individuals in competition or communities in connection? Narrative Therapy in the era of neoliberalism

敘事山谷村

回首「敘事山谷村」這平台在2018年第一個post,是關於一個活動。打從一開始,都只是單純地希望推廣敘事實踐,為同仁們搜羅本地以至海外的敘事實踐資訊,分享資源和經驗,期望百花齊放。由學習敘事實踐開始,我珍惜每次學習的機會,特別是海外同仁的經驗,總是擴闊我的眼界。

倫伯 is everywhere, I… like Mirror

敘事山谷村

近日譚詠麟在微博的一句話,演繹了語言的運用,如何滲透著權力。首先要戴頭盔:本文題以「倫伯」稱之,只不過是尊重他老人家,也貪圖押韻,沒有貶義。網民對一個「帶」字的反應之大令我意想不到。細讀漢語詞典,「帶」有撫養、引導某人或某物、引導;領導;指揮、引路等等意思。

《一秒拳王》:逆境中堅持的方法

敘事山谷村

不是盲撐港產片,作為一套以拳擊為題材的電影,《一秒拳王》確實有值得支持的理由。練習的片段節奏明快,拳擊比賽的場面再多也看不膩,劇情也感人。我看的雖然是平日早場,亦有不少觀眾,電影更帶來久違的哄堂大笑。到了比賽的場面時,坐在 前面的太太肉緊到不斷傾前,半個身影阻擋了四分之一的銀幕,也忍不住叫了出來。

在香港大學遇上許鞍華

敘事山谷村

【上回提要】不敢自稱是許鞍華粉絲或影迷,就是喜歡許鞍華。現在回想,在高中選科時,不知道下一步往哪裡去,因為兩個人而對香港大學文學院有點認知,兩位都是導演,其中一位就是許鞍華,就不抗拒老師建議,把文學院排在第三選擇。而人生至今,兩次遇上許鞍華的場合,都是在香港大學。

《好好拍電影 》,好好愛…

敘事山谷村

利申:我很喜歡許鞍華導演的電影。不敢說是粉絲或影迷,因為還未看過全部作品。我膽小,不敢看《瘋劫》、《幽靈人間》和《天水圍的夜與霧》。從小不知哪來的資訊,知道她特別關心弱勢社群。每次在收音機聽到政府以越南話錄製的宣傳聲帶響起「不漏洞拉」,就會記起許鞍華。

《狂舞派3》觀眾的角色

敘事山谷村

【內含少量劇透】 「為咗跳舞,你會去到幾盡?」八年前,《狂舞派》的一句對白,代表青春、熱血、堅持。防疫措施放寛,立即入場支持本土電影《狂舞派3》。在戲中夾在「城優辦」和「KIDA」(Kowloon Industrial District Artists)中間的角色阿良(蔡瀚億飾)...

敘事實踐(敘事治療)網上沙龍:敘在瘟疫蔓延時

敘事山谷村

2020.03.24 二月出席 敘事實踐(敘事治療)會議:Weaving Our Voices 時,還以旅程完結,香港疫情和物資短缺的情況就會消失。當時,海外的朋友知道我來自香港,都是關心香港的社會運動情況,鮮有知道香港人正在擔心疫情,以至醫護醞釀以罷工要求政府封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