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事山谷村

敘事實踐者,香港專業輔導協會認證輔導師、澳洲輔導協會註冊輔導員(二級) 歡迎來到敘事山谷村。山谷村,曾經是香港的公共屋村,全名「山谷道村」,現已被清拆。山谷村是我生命中重要的空間,所以借名一用。 敘事山谷村是被群山包圍,座落在山谷中,沿河聚居的小村落。這裡主要有我的生活反思、電影、閱讀、旅行和實踐敘事治療的分享。也希望拋磚引玉,聚集香港和世界各地敘事實踐者的經驗,在山谷中迴響,響徹雲霄。

紀錄片與人物傳記劇情片

去年八月二十一日,與紀錄片導演洪麗晶出席《香港面面觀:香港運動員精神 – 放映會及導演座談會。她的《超越7分鐘》我和黃郁芳的《家長應援團》,製成五年後,又再次聯乘放映。


當時東京奧運剛完結,香港運動員發光發亮,而吳君如監製,以香港殘奧運動員蘇樺偉經歷為藍本的劇情片《媽媽的神奇小子》正大收旺場。我們的紀錄片主題都是運動,主角沒有很優秀的成績,但吸引了我們的眼球,令我們希望與觀眾分享所知所見。

記得我在分享時提到,比起劇情片,我更希望用紀錄片去呈現主角的故事。因為這才是真正的不重視結果。主角吸引我們的是他們的生命旅程故事,由籍籍無名開始,我們一同經歷,面對挑戰。他們的態度和智慧亦令我有得著 ,主角的人生也不會由最終的結果而被定義。反之,人物傳記劇情片的選材,都是以名人或是在相關領域相對突出的人物為主體,再重組那些已發生的重要人物和時刻,這亦影響了電影中被重述事件的意義。

也許,這亦是我比較喜歡與年青人為伍的原因,我看到的是可能性,願意用時間心力去靜候,儘管結果未能事事如意。正因我一直被這份耐性和期待包容,才有力匍匐前行,我也不甘隨意定義任何一塊看似頑石,實在是未被發掘的瑰寶。畢竟在跌跌撞撞的路上,伙伴之間的支持來得比後來的成敗更重要。而這亦是當日拍攝紀錄片與後來實踐敘事一脈相承的價值觀。

當成為社群的一員,我渴望香港有一個平台,可以與名不經傳的同學友好同行,令敘事實踐的社群被看見。這不是要「起大台」。我沒有甚麼天大的才能,也沒有別人口中要做「敘事實踐KOL」的意思。我相信在各自的崗位努力之餘 ,互相學習欣賞幫忙,既是敘事實踐的精神,也會讓社群成長,與更多同樣面對挑戰或是被定義為「失敗者」的人同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