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的冥王星

我若是待你柔軟如光,請你,務必珍惜。

嘗試性書寫只是為了能量的輸出與紀錄:01

可能冗言贅字的心理狀態描繪,沒有主題性的發散文字。

念想著要回顧這一年至此刻的日子,翻閱相簿,回憶快樂的同時也將痛苦檢視透徹,開頭總是覺得自己過得還是沒那麼快樂,就算知道這些難受都是過程,知道平衡穩定即是幸福,知道關關難過關關過,對我而言終究難以輕鬆吞下這些當下立即性的感受。




高敏感特質之於我,直到近三個月內才弄懂了負面消極的情緒也會讓感受放大至極,帶來的是強烈的痛苦,我不喜歡,我第一次察覺到高敏感對於我的另一種面向的消耗;不喜歡也無所謂,既然沒得選,也不太可能丟掉這份珍貴的特質,就也是只能學著與之共處,還在練習好好接納各式各樣的情緒暴漲。


拖延症到了某個時間點會忽然隱蔽起來,想要仔細整理的人際關係、擺在車庫很久沒騎的檔車、累積五千多張等待備份的相片、雜亂的書桌、不斷累積卻沒有產出的創作素材…之類的,都自帶著無法解釋的氣息,願意一件一件面對、處理。我想是好事,當作是秋天來臨之際的禮物,替我分擔許多該清掃的暫存空間。




「要如何學會向人求助?」這兩天在想的問題。


根深蒂固的「只有自己」,向他人求助沒有意義,這些童年記憶倒是深刻到了我難以爬梳的底部,無法確定有多少事蹟與經驗才得以造就這樣的人格,只曉得現在要調整實在不容易。「我對他人沒有用處」的想法一直存在,總覺得自己在普世社會價值上並不帶有任何能夠給人利用的長處,無法利用的人就很難要求他人讓我利用,與其創造麻煩與困擾,不如我浪費自己的時間一個人解決好。


知道這樣的想法不算健康,也正在努力建構新的價值觀,提醒自己的價值不在於外,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為什麼不斷追求成為「某種功成名就的人」呢?這才是問題。無形的敵人與想像能夠激發潛能,更多時候只是讓我感到自己無用,明明不是這個樣子的。




朋友之間的關係不必完全舒適與價值觀吻合,保有各自的獨特性才是相處交流上創造火花的美妙,然而在高壓的狀態裡終於也意識到了一些新的體悟,關於為什麼要勉強自己?如果無法舒適,勢必有其道理,何須強求。人際關係本就是不斷流動的,來來去去我是明白的,但悵然也是難免的。能夠總是維持在同樣的頻道上,相處起來彼此自在舒適,那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以為自己隨著更加了解自己以後而悉心對待少量的友誼能夠長久維繫,卻忘記了關係是雙向的,切勿將他人的情感一併想像進自己的藍圖裡,時候到了,連道別也不必了,不曉得我過得好不好對誰是否重要,但我知道對方過得快樂就好了;即使不快樂,那也不再是我們之間可以談論的了;珍惜當下,離開也是一種美好的存在。




傷痕是這樣子的,受了傷就流點血,藥擦了再自己爬起來。

若是旁人給你撞上的,那一樣是受了傷就流點血,藥擦了再自己站起來,怎麼發生的固然重要,但那終究是無法改變的,不可逆的事情無需執著;幸運的話也許會有個誰給你做支撐,只是真正徹底站穩的步伐靠他人是行不通的。

新鮮的傷口是會癒合的,留下來的疤痕是給你一份紀念用的,紀念你的魯莽或無知,紀念你的單純與輕狂,總之就是一些很美的東西,就算可能很痛;也可能完全不是值得留下的,可能完全不是你的錯,可能這個傷根本不該發生,我知道一定有這種傷痕存在,但想這些不如去思考怎麼讓自己好過一些吧。偶爾會不經意地回想起點什麼,可能會不小心帶你回到某個畫面和情緒,可能不是很舒服,不過也就是不舒服那麼一下子,你會一次次練習在體驗這些過往時,更懂得如何消化,並善待自己,你會在輪迴結束時將門好好地關上,然後平靜的離開。我期許是,因為沒能走出來的人太多太多,除了期許,實在也沒什麼能做的了。



腦袋總是瘋狂運轉的結果便是雜亂無章,雜亂也好,說出來就好,反正書寫從來只是為了滿足自己。但默默希望下一次的發布不會是雜亂無章的續篇才好,就算真的是也沒關係,排在書寫創作之前的事情太多,我先努力好好活著唄。

共處、平衡、穩定、堅毅,期許。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