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刀

90s的毒舌水瓶媽,目前已婚育有一女

原創小說|我們的故事(上)04

(edited)
「我們到此為止吧。喜歡倚儂就好好跟倚儂在一起,不要再聯絡了。」

【獨力創作純分享,請勿擅自刪改轉載】喜歡的話歡迎讚賞支持喔😊


過了很久,他才回覆。

「妳在說什麼啊?幹嘛突然要這樣?」

裝傻嗎?

「沒呀,突然想清楚了而已。」

「想清楚什麼?」

「不想再跟你曖昧。」

「那又關倚儂什麼事?」

「我只是覺得你既然喜歡她,就好好跟她在一起而已。」

「妳幹嘛那麼想我跟她在一起?」

你們本來就在一起不是嗎。

「我上面那句話已經說了。」

「那妳又幹嘛一直說我喜歡她?跟她玩就叫做喜歡她?拉她去撞牆就叫做牽她手?」

幹嘛自己承認有牽手啊?而且撞牆是什麼招?

「是誰跟妳亂講的?」

關掉視窗,不打算理會。

「妳就那麼相信那個人?是不是吳初安?」

視窗再度跳出。

「不是她,你不要亂猜。」他怎麼會知道?

「一定是!你幹嘛要相信她?她一定是不爽妳破壞了我跟她,然後又跟我好,才這樣挑撥離間。」

「怎麼可能,初安不是那種人。」

「那就是她講的啊!」

呃⋯⋯被套話了。

「哎唷反正,你不是說你喜歡倚儂嗎?那就加油把她追過來啊。」

「妳就這麼想要我跟她在一起?好,可以。」他似乎有點生氣了。

「不是本來就應該這樣嗎?」他突然的情緒,令我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

「那我喜歡妳為什麼不能跟妳在一起?妳到底聽到了什麼?」

「很多⋯⋯」

「全部講。」

「就⋯⋯你常會跟剛認識的女生提出交往的要求之類的⋯⋯」

「靠!」他大罵。「一天而已,是妳說好的。」

「呃⋯⋯」被他兇一兇,我的氣勢反而弱掉。

「妳覺得我是這種人嗎?」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算了!要信她妳就去信,沒事了,掰。」

喂喂!

他這個反應讓我整個慌了,突然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誤會他了。

「欸,你生氣啦?」

等了很久,竟然遲遲不回,看來是真的很生氣啊。

「一瓶牛奶跟你道歉?」我也是沒別招了。

「不要!」

終於回了。

「那兩瓶?」

「不要牛奶,我只需要妳相信我。」

「好,知道了。」我想,那就這樣吧!在目前什麼都還不確定的時候,先相信他。

「妳剛嚇死我了,吃個飯上來看到妳打的那些,好恐怖。」

「聽到這些事情誰不會生氣啊⋯⋯」

「以後要乖,聽到什麼先問我,不要跟我亂生氣,好不好?」

「那⋯⋯你會跟倚儂在一起嗎?」不知道為什麼,我在意。

「妳希望嗎?」他問。

「你希望嗎?」我反問。

「才不要!幹,今天都她害的啦!以後不鳥她了!」

「也是不關她的事啦⋯⋯」反應過度耶。

「我跟妳講,今天在學校,我們班的一個男生問倚儂要不要介紹女生給他,倚儂回他說:『22班蔡知凝蠻正的啊!』。」

⋯⋯什麼啊?

「幹嘛扯到我?」完全不覺得我跟倚儂有那麼熟?

「我哪知道,那時我在看書,聽到之後心裡就震了一下。」

「你會看書?」畫錯重點。

「少囉唆,反正我很不高興,妳是我的耶!」

「亂講,才不是。」

「妳不覺得倚儂心機很重嗎?我看她根本就是因為發現我跟妳有交情,才想把妳介紹給別人!

很久之前,有次我讓初安幫我抄罰寫,倚儂沒問過我,就直接去她們班查欸。」

「我知道這件事,初安有跟我說過。」所以她才下了那個結論:跟林慕好的女生都會被倚儂討厭。

「她今天這樣真的是惹到我了。」

「你幹嘛一直罵她啦?說不定她也就是無心的啊!」我都沒生氣了。

「因為我討厭她嘛!」

「幹嘛討厭?不是喜歡?」

「哪有!淡掉很多了。我打算明天去跟她講說我要追妳、跟妳在一起!」

「耶?!不好吧!」這麼突然?我有答應嗎?而且這樣子我也會被倚儂討厭欸!

「放心啦,為了妳。她很好搞的,交給我,OK?」


結束談話之後,我也真的是心煩意亂,於是便決定把這件事情告訴初安

林慕說,他明天要跟倚儂講他喜歡我。」

我試著向初安證明林慕沒有騙我。

「可是他現在跟倚儂在一起欸!」初安回覆。「我們就在隔壁班而已,我最清楚了。」

「可是他堅持說沒有⋯⋯」

「放屁!那妳就等著看他明天會不會講。哄妳的也信,笨哪!」

下線之後,感覺心裡悶悶的。才剛答應會相信他,怎麼又動搖了呢?

隔天,莫蓉帶著一臉的凝重,跑過來問我:

凝凝林慕有說過要追妳嗎?」

「追我?」她怎麼會這樣問?「沒有啊,怎麼可能?」尷尬的笑著帶過。

「是喔,好像是吳初安傳的。」

初安說的?!

「她搞錯了吧?還是妳聽錯了?林慕耶,不可能啦!我只是跟他很好而已。」

我也不懂我幹嘛否認,只是下意識覺得,承認了似乎會給他帶來麻煩。

「了解。別袒護他喔!」

「幹嘛袒護他?」

「如果他要追妳的話,他的麻煩就大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


過不久的某節下課,倚儂拿著一張紙到我們教室來找我。

凝凝,現在有一件事需要妳作證,因為妳跟林慕的說詞一模一樣,我們覺得是吳初安在搞鬼。」

連謊都撒得一模一樣啊?默契還真不是蓋的⋯⋯

「怎麼了嗎?」還是忍不住因為心虛而感到害怕。

倚儂見我猶豫,親密的環住我,說道:

「妳別擔心,我是在幫妳。」接著,她遞出手中那張紙。

「妳先看一下,這個是妳跟吳初安聊的內容嗎?」我覷了一眼,當場傻住。

這⋯⋯這不是我昨天跟初安的對話紀錄嗎?居然有人把它印下來,好死不死,還是『明天要跟倚儂講』的那一段⋯⋯

呃⋯⋯怎麼辦?突然面對倚儂的質問,讓我一時不知道該承認還是否認?

「嗯,對。」否認不了啦!

「可是!」就在此時,我靈機一動 !

「這個只是我跟林慕說好逗初安玩的,開個玩笑,誰知道她會當真⋯⋯真的誤會大了。」上帝,你一定要原諒我啊!

「多管閒事。」倚儂啐了一口,然後看著我,緩緩開口:

「那妳跟林慕,真的沒什麼嗎?」

「他只是說他喜歡我,但我們沒有在一起。就只是朋友。」這是實話喔。

「好,他死定了。」倚儂不悅的撇撇嘴,又說道:

凝凝,謝謝妳囉!沒事了,掰。」正欲轉身離開。

「欸,那林慕會怎麼樣?」我叫住她,想起莫蓉剛才說「他的麻煩大了」。

「不會怎樣,妳不用擔心啦!」語畢,倚儂丟了個微笑,便離去了。

回到教室後,整個還是一頭霧水,林慕那傢伙不是說沒跟倚儂在一起嗎?那為什麼倚儂卻表現出一副被劈腿的樣子?

下午,倚儂跟她的好友若瑜一起來到我們班上,一見到我和莫蓉就說:

「沒事了,已經分了。」她一臉瀟灑。

分了?那是之前有在一起的意思嗎?

「他們有在一起?」我轉頭問若瑜

她點頭,而倚儂接著說:「不重要,反正現在分了。」


⋯⋯⋯⋯我、真、的、被、騙、了?!?!


可恨!這個男人怎麼可以這樣?!難道⋯⋯之前的所有,都是假的嗎?初安說的才是真的?

太可恨了!竟然就這樣讓我不自覺的成為了破壞他們感情的元凶!

忍下一肚子的怒氣,出乎意料的,竟還是有些替他擔心⋯⋯

當晚,左想右想,終究撥了電話。

「喂?」話筒那端,熟悉的嗓音是他。

「你⋯⋯你沒事嗎?」這氣氛很僵。

「沒事啊,能有什麼事?」語氣淡得令我分不出這究竟是喜怒哀樂。

「喔,沒事就好。」感覺碰了一鼻子灰。

「嗯,掰。」說完,他就這樣掛上了電話。

⋯⋯這態度也太惡劣了吧?跟女朋友分手是我的錯嗎?我已經盡力掩護你了耶!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先對我撒謊吧!

「算了!」氣忿的掛上話筒。有什麼了不起?你以為你是誰啊?

過了一會兒,實在是覺得跟一個失戀的人嘔氣很幼稚,於是,我沈澱了下心情,傳了一封簡訊給他。

『看來,我們是不會在一起了。對不起害你們變成這樣,我們現在就保持距離吧。』

放棄了質問他的權利,直接為我倆作下決定。糾結於誰對誰錯,也只會讓彼此更難受。

『我想,我還是很喜歡倚儂吧!所以,對不起⋯⋯但是說喜歡妳,是真的。我沒有打算要跟妳停止連絡啊,還是朋友。』一分鐘後,他回傳。

看完之後,眼眶一秒熱了起來,被欺騙的憤怒、被留下的難堪、摻雜不甘心、抱歉和委屈,如今都只能訴諸於眼淚。

我好像⋯⋯已經喜歡上他了,所以才能這麼真切地感受到落寞。那就這樣吧,不能怎樣的現在這樣。


事後,他似乎決定等倚儂回心轉意,那我呢?現在想起侑鴻,發現自己對於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心酸的感受,即使他們都同樣不在乎我。

隔天,我上網去看了倚儂的部落格,她很難過吧?看她打的那些文字,既理性,而豁達。

我可以像她一樣嗎?

撐著下顎,我看了看文章下方的留言處。

『我等妳回來。』這不是林慕的帳號嗎?

⋯⋯呵,我苦笑。那就等吧!祝你能成功。

說得容易做不容易,原本只想狠狠地記得那傢伙欺騙我的一切和所有謊言,讓自己發憤圖強、用力振作,但偏偏,不想想起的人、事、物,卻總是可以輕而易舉的盤據腦袋⋯⋯

第一次聊即時通、第一次講電話、第一次約會、第一次牽手、第一次親嘴、第一次發現有人總是能讓我樂不可支、第一次感覺能和同性朋友外的人那麼有話可說⋯⋯

好多好多跟他的回憶在這個時候湧上腦海,我怎麼了?為什麼開心不起來呢?

從那之後,我變得很不快樂。即使我想開懷的笑,卻總是無法發自內心。而我跟他,也幾乎不再連絡⋯⋯


大約過了半個月,是我們學校的英語話劇比賽,全校的氣氛都很輕鬆歡騰。

中午,我跟朋友們在福利社裡挑著要買去看比賽的零嘴。

「欸!」突然,背後給人頂了一下。

「嗯?」我回頭。

竟然是林慕?!

心跳瞬間漏了一拍,我有多久沒看見他了?

「不是要幫我的社會課本畫線?」他笑得很無害。

「啊?喔,那你拿來啊。」我在說什麼!!!

「好,那我待會拿去妳們班給妳。」說完,他就離開了。

我愣在原地,真搞不懂是他有病還是我有病?不是都不理我嗎?在我要死心的時候殺出來幹嘛?

而我又答應幹嘛?亂了亂了,反了反了,我根本就是自投羅網!


回到教室之後,他也恰巧出現,給了我一個不明所以的帶笑眼神,將社會課本遞給我,便轉身走去籃球場。

我翻開課本,發現以前曾有過的對話他全塗掉了,不管是他寫的也好,我回的也罷,全沒了。

曾經很孩子氣的鬥嘴、進退攻防下的試探了解,全部都被壓在滿滿的立可白下。

我莞爾。算了,沒關係,我能明白。

接著,我也拿出立可白,找出他沒處理掉「漏網之魚」,然後幫他全數清掉。最後,忍不住偷偷寫了個『笨蛋』上去。

哼,你就是笨蛋。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對自己生氣,氣自己建造已久的心牆竟瞬間坍塌,此外,一種深深的不服也驀然湧上心頭。

怎麼不叫倚儂畫?叫我畫幹嘛?利用喔?你會看嗎你?

拿起筆在課本上隨意撇了幾下,反正也不需要太認真,都是徒勞無功。

下午掃地時間,結束了掃地工作後,我跟莫蓉通常會四處閒晃、找朋友聊天,而這天剛好她說要去找倚儂,我們就一起到了他們班上,順便把林慕的課本拿去還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原創小說|我們的故事(上)03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