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刀

90s的毒舌水瓶媽,目前已婚育有一女

原創小說|我們的故事(上)05

下午掃地時間,結束了掃地工作後,我跟莫蓉通常會四處閒晃、找朋友聊天,而這天剛好她說要去找倚儂,我們就一起到了他們班上,順便把林慕的課本拿去還他。

【獨力創作純分享,請勿擅自刪改轉載】喜歡的話歡迎讚賞支持喔😊


他在教室裡!

可是倚儂她們就在我們旁邊,叫他出來會很尷尬吧?

於是我把社會課本放在靠窗的一個座位上。

當天晚上,我傳了即時訊息給他。

「有拿到課本嗎?」應該有吧?這也是我們睽違了半個月的首次對話。

「沒有啊,妳拿給誰了?」

沒有?不會吧?

「我就放在靠窗座位的桌子上啊⋯⋯」

「妳幹嘛亂放啊?我很寶貝它耶!」

⋯⋯是啊,還真寶貝,我剛拿到的時候跟新的一樣咧。

「沒關係啊,反正我重點畫得那麼漂亮,撿到的人是他的福氣。」

「最好是,妳根本沒認真畫!還罵我笨蛋!」

「⋯⋯那你就是拿到了嘛!還騙我?」

「哈哈,被發現了。」

不知怎麼了,從那天起,我們又熱絡了起來⋯⋯我知道他還在等倚儂回頭,所以也沒抱持任何想法,就當是一般朋友無聊會話話日常。


一轉眼,六月來臨啦!這天是我們學校的跳蚤市場。早上,跟他約好了一起去學校,

本來對於他提出的邀約我是想拒絕的,畢竟瓜田李下還是要避嫌,可他振振有詞地教訓了我一頓,說我小家子氣、畫地自限等等⋯⋯

罵得我這一口氣實在嚥不下去,就衝動的答應了。

事後想想我怎麼每次都被他的激將法給控制啊!

我們在便利商店買好了早餐,便到學校附近公園裡的涼亭吃。

「覺得好久沒有看到妳喔。」他邊撕開了手中的布丁,但視線卻是落在我臉上,笑著說。

「還好吧!都有在聊天啊。」完全不敢對上他的視線,深怕自己會臉紅,只好隨意地開著手裡的御飯糰。

「那不一樣。」還是一直盯著我。「我知道我讓妳受傷了。」

聽見這句話,我抬眼,迎上他的目光。有些錯愕他竟然會率先開啟這個我們都打算當作從來沒有發生過的話題。

見我不說話,他接著說:

「我真的很喜歡妳,但在最後一刻,我卻發現我還是沒辦法果斷放棄倚儂。」

「嗯。」所以呢?你說的這些我早已知道。

「目前,我還是會想等她,但如果有一天我死心了,我想重新追妳。」

這次我感覺到了他是真心的,但這話講白了,我依然是第二順位,我不禁想問問自己,我有那麼喜歡他嗎?喜歡到願意等他被他的第一名拒絕了,再給他安慰嗎?

「這飯糰好難吃喔。」包起只咬了一口就再也沒食慾了的御飯糰,我站起身。

「走吧!」也該去學校了。現在,我真的沒有能力思考這件事情。

他見我不正面回應,倒也沒有再追問,也許就連他自己,也需要一點時間來搞清楚這些情緒吧。


到了學校之後,我們就分道揚鑣,各自去忙班上的義賣活動了。

結束了一天的疲累,回到家,一上線就被他的狀態吸引。

『ya!神啊,我終於成功了!』

正感到疑惑時,他的視窗跳了出來。

「妳到家了?」

「嗯啊。」

「妳下午在幹嘛?」

「沒幹嘛,學校結束之後,就跟莫蓉到市區亂晃。」

「我想跟妳講一件事。」

「嗯?」有股不祥的預感⋯⋯

「下午的時候,倚儂傳簡訊給我,說我等到了。」

「哦?」原來這就是你狀態的由來啊!

「她傳什麼?」

「我看一下。重點是說叫我要跟妳說清楚她才答應,有一封打說『難道凝凝沒喜歡你,你沒喜歡她?我這樣搶走你,很怪。』」

「什麼搶走?你沒跟她說我們只是朋友嗎?」

「我喜歡妳那麼明顯,她又不是瞎了!」

喜歡我你還不是要跟她在一起,你最瞎啦!內心一陣白眼,這個人事到如今還是要堅持他對我一片真心,自己都不覺得很荒謬嗎?我都快演不下去了。

「喔,然後呢?你們在一起了?」回想起早上的對話,恍如隔世。

「沒有,我還沒回傳,想先問妳。」

「就跟她說好啊,問我幹嘛?」最好是沒回傳就先用狀態慶祝啦!

「妳是不是生氣了?」

還好神經還不算是太大條。

「你就依照你的心去做決定就可以了,不用管我怎麼想。」手指頓了頓,還是勉為其難打出:「還是朋友。」

什麼跟什麼!真的再也沒辦法漠視心裡的感受了,明明就很在意,卻還假裝無所謂;明明就想發脾氣,卻還假裝很大方。

我根本不想跟他作朋友,聽他說他跟倚儂的任何事,我幹嘛那麼虛偽我自己都不曉得。

其實最近看了倚儂的網誌,有感受到她的動搖,幾乎每篇文章都會提到林慕,所以我想,既然她放不下,那讓我來好了,我可以。應該吧⋯⋯

不想再扯了,反正結果他也一定會和倚儂在一起,又何必一直糾纏不清?關了電腦,決定先去洗個舒服的熱水澡,然後拋開煩惱,好好的睡上一覺。


隔天晚上,我收到了林慕的簡訊。

『我想我會去跟倚儂在一起吧!但請相信,我對妳從來都不是抱著玩玩的心態。如今,祝福妳可以找一個比我更好的男人,還是好朋友。』

好朋友?真老套。

『比你好的男人比比皆是啦!既然決定了就要幸福,好朋友就好朋友吧。』

回了簡訊,我一滴眼淚也沒掉。也許是早就知道會這樣了,也許是⋯⋯免疫了。

星期一,整個人心情豁然開朗,完全擺脫了先前為他要死不活、強顏歡笑的狀態,竟然完全沒再想起半點與他有關的事情。關於這點,我也很驚訝,不過這樣最好。

若瑜她們說,林慕之前每節下課都拉著倚儂想要和好,真的也是夠努力的,

既然他能夠得到他最想要的幸福,其實我也能夠祝福他,只是覺得我的感情路還真不順啊,喜歡的人沒一個喜歡我的。

自此之後,每次上線,我都不會再找他了。一是不知道說什麼、二是不想讓倚儂她們誤會,或是介意我們還有聯繫。

雖然有的時候他還是會找我,但我的態度,仍一貫冷淡。

「好朋友!」他的視窗跳出。

「嗯?」又想幹嘛。

「妳在做什麼呀?」

「我很忙啦,掰。」隨便打發。

「忙什麼?」

「忙著打字。」有必要這麼刨根問底嗎。

「跟我還有跟誰?」

「不告訴你~」 沒有別人了。

「⋯⋯妳該不會交男朋友了?」

「哪有。」什麼叫做該不會啊!

「那就好。今天籃球比賽耶,妳有去看我打嗎?」

「沒有,我幹嘛要?」跟你很熟?

「⋯⋯討厭,我進很多球欸。」

「關我屁事~」

「妳講話幹嘛這樣啊?」

「沒啦!」意識到自己態度有點過分了,我轉移話題。「我們班今天也比賽,我跟侑鴻說進一球就請他一瓶牛奶,結果哈哈,他超遜。」

「⋯⋯喔。」

「幹嘛?」察覺到他突然的降溫。

「所以現在又回去找他了是嗎?」語氣中滿滿的嘲諷。

⋯⋯看到這一句話,理智線幾乎快要斷裂。我有說什麼嗎?他真的很有把我惹毛的本事耶!

「怎麼樣?我不能喜歡別人,只能喜歡你?」懶得解釋,反正我也忍他很久了。

「呵。妳一直都喜歡他啊,我不是妳用來移情的對象嗎?」

他真的好意思說!

「至少我不會騙人。」從頭到尾我才是移情對象吧!簡直做賊喊抓賊。

「我騙妳什麼了?」

「沒事,不重要。忘了吧!」吵這些也沒意義了,顯得我好像還很在意一樣。

「妳要把我忘了?媽的我就知道!」他突然間爆氣。

「喂!你都有倚儂了,幹嘛呀?」傻眼欸。

「⋯⋯⋯⋯」他沉默。

「沒錯吧?所以,也請你忘了我。」言下之意是:沒事就別再來煩我了!

「妳可以不喜歡我,但妳沒權力決定我要喜歡誰!妳以為忘記一個人很容易嗎?告訴妳好了,我還喜歡妳。」

盯著那一段話,原本被封存的情緒又被無預警地開啟了,鼻尖稍稍泛酸。

我怎麼會不知道忘記一個人有多不容易?但我還能怎樣呢?他真的察覺不到自己現在的言行有多不一、多矛盾、多傷人嗎?

為什麼他的每句話都還是這麼有影響力?一堆無解的問號,我忍不住責怪自己沒用。

「我知道我很莫名其妙,但我就是不喜歡妳跟別的男生太好。」看我遲遲未回覆,他又自己加了註解。

無言。這句話是在乎,抑或是佔有慾強罷了?

「我沒有跟他很好。」其實侑鴻後來也交女朋友了,還在我們班上。但這沒必要告訴林慕

「看你們打情罵俏我就很不爽!」

「我哪有跟他打情罵俏?」自己腦補欸!

「反正就不爽啦!」

「喔,所以呢?」不爽要怎樣?

「算了,我也沒資格說什麼。我現在在想一些事情,已經很煩了。」

「什麼事?」不對,他煩關我屁事啊!

「跟我見面我就告訴妳。」

⋯⋯現在要我跟他見面,不要說私下約出來了,就連是約在學校裡見,都超級奇怪!超級不恰當!

「有什麼事一定要見到面才能講?」

「因為我很想妳。」過了半晌,他打出這句話,令我再度傻眼。

「⋯⋯你真的很誇張!」再也忍不住了。「為什麼你都已經有女朋友了還可以對我說這些話啊?」你不知道這樣會讓我很在意嗎!

「妳以為我想這樣嗎?這陣子,我就覺得跟倚儂在一起,沒有像和妳在一起一樣那麼快樂,我也很煩啊!

其實我找妳的次數已經減少很多了,我每次密妳之前都想過不應該再打擾妳,但有時我就是忍不住想問妳最近好嗎?想知道妳最近在幹嘛?就只是這樣。」

⋯⋯這一大段話又再一次的突破了我的心防,看見他突然一連串的發送出他的心裡話,感覺那麼真誠,我忍不住也軟化了口氣。

「在一起不就是為了要快樂嗎?如果不快樂你之前等她的辛苦就都白費了。」竟然還反過來安慰他。

「妳還喜歡我嗎?」他問。

鍵盤上的手,遲遲接收不到大腦傳達的指令,就這樣,手,僵在那裡;人,也僵在那裡。

「叮咚~有人在家嗎~」他按了下聊天室裡的門鈴。

我嚇了一跳,深吸了一口氣,才緩緩的挪動手指。

「現在不是好朋友嗎?以後這些話別講了。」

堅持似乎又讓他打落一地。媽,妳怎麼把我生得這麼沒用~

「好,我懂了。如果妳以後交了男朋友,記得告訴我。」然後又補了一句「因為我們是好朋友。」


那天之後,我對他的態度也就不再像之前那麼冷漠了,決定開始用正常一點的心態面對他,

不過,對於日漸頻繁的電話和簡訊,其實我也覺得有點奇怪,而且不只一次跟他說:「好朋友會這樣講電話嗎?」至少我和其他朋友都沒有這樣。

可是他每次都說:「好朋友本來就會講電話、傳簡訊,不要大驚小怪。」

是這樣嗎?

某一天,生技課時,小組的作業完成之後,我便和同組的侑鴻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來,

他大概也知道我曾經喜歡過他吧,不過我由衷地感謝他沒有說破,如今可以像這樣,這麼自然的和他閒聊、分享心事,感覺真的很好。

我說起了林慕的事情,他聽一聽,眉頭微鎖,說道:

「其實我覺得你們這樣的關係不太好。」

「怎麼說?」有點詫異他會這樣講,我問。

「他女朋友不會介意他喜歡過妳,你們還那麼要好嗎?先不管林慕是真心還是假意,我覺得妳要小心別給自己找麻煩。」

真是旁觀者清。聽完了他的話,我突然想通了,不應該再繼續一步步踏入成為他們感情嫌隙的陷阱裡,於是當晚,我主動撥了電話。

「喂?妳竟然會打給我。」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愉快。

「你想先聊天、還是先聽重點?」

「先聽重點。」他毫不遲疑。

「好,就是,我覺得我們這樣很不像好朋友。至少我覺得不像。」

「那怎樣才像?」

「我們以後不要太常講電話、傳簡訊就會像了。你不要每天打來。」

「那什麼時候才可以打?」

「呃,有事再打吧。」

「我每天都有事~」

⋯⋯

「你再這樣我就要跟倚儂告狀了。」要逼我是不是?

「好啦!妳說了算。妳明天要幹嘛?」話鋒突然一轉。

「要去圖書館唸書啊。」這人居然不當一回事⋯⋯

「幾點啊?」

「早上8點吧!」

「好,妳不可以遲到喔!我先睡了,晚安。」然後就這樣掛了電話。

什麼啊?我感到莫名其妙,只當作他是好意地提醒我要認真唸書,直到隔天早上,在圖書館裡看到了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原創小說|我們的故事(上)04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