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刀

90s的毒舌水瓶媽,目前已婚育有一女

原創小說|我們的故事(上)完

我也真白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獨力創作純分享,請勿擅自刪改轉載】喜歡的話歡迎讚賞支持喔😊


一個月就這樣過去了,我可以不恨你,可以不想你,卻沒辦法忘記你。

今天和倚儂閒聊時,她說前幾天他們班上有人的錢被偷了,嫌犯疑似是林慕,這令我很吃驚。

我一直以為在感情上他也許不夠成熟,但在人品方面應該還是挺對自己負責的吧?

複雜的心情摻雜了些許的失望,已經與我無關了,卻還是在網誌上淡淡的描述。我不眷戀他給我的那些謊言,只是對我自以為對他還瞭解感到無奈。

隔天早上,我看見手機閃著綠光,代表著有未讀的簡訊。

一個月以前我每天殷殷切切的盼望綠光閃起,能有他想我的訊息,而現在瞄到它很努力的在閃,卻一點感覺也沒有。

不帶感情的打開手機,閃進眼眸的不再是綠光,而是那個早就不奢望的名字。

怎麼會是他?!

錯愕、驚訝,慢慢變成了緊張,我居然對點開來看感到遲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確定心跳回到平常的速率,我按下「閱讀」。

駱倚儂跟妳說我偷錢?』是為了網誌?他看懂了?

一點點落寞劃過心板,不禁覺得我好笑,以為他是在想我嗎?

『她沒說什麼。』再度不帶感情的蓋上手機,一來,沒證據的事沒什麼好說,二來,我自知這和我沒有關係。

過沒幾秒,他回傳了一封跟這個話題毫無相關的簡訊。

『妳是不是覺得我從頭到尾都在玩妳?自從結束以後,我一句話都沒罵過妳,我對妳不好的是,是因為我是一個很會為自己找藉口的人。』

什麼意思?我有說什麼嗎?現在跟我說這些是想解釋?想補救他沉默了的那個月?

『難道你不是嗎?這些話你應該去跟倚儂解釋吧?』真諷刺,從來沒想過我也會說出這種話。

『我沒有跟倚儂說我不喜歡妳,我是跟她說我喜歡兩個人,如果我是在玩妳,我就沒有必要等妳,來讓我自己那麼累了。』

喜歡兩個人?等我?累?他在說什麼我一個字都沒辦法整理,我們在說同一件事嗎?難道到了現在他還想要耍我?想著想著,忍不住升起一股無名火。

『喜歡兩個人這叫什麼話啊?還有,我根本不知道你有在等我,等我幹嘛?』傻眼!又在自導自演了。

『讓我來告訴妳我為什麼要等妳,因為我還想再跟妳幸福很久,很簡單的想法,我曾經喜歡過她不代表我跟妳在一起後也一直喜歡她。』

⋯⋯什麼跟什麼。

『你不幸福吧。』現在重點到底在哪裡,我已經搞不清楚了,只記得在一起到後期,他的種種反饋,都令我無法將他與幸福這兩個字連上線。

『我幸不幸福妳是很懂嗎?我喜歡抱著妳跟妳聊天,喜歡讓妳依靠,更喜歡我們鬥嘴時的笑容,我喜歡我們的一切,我很幸福。』

不聽還好,一聽到他說這些,眼淚不聽話的打轉就算了,心竟然也不爭氣的酸了。

『所以呢?到底想說什麼?』

這些話是實話嗎?謊話嗎?哄我嗎?挽回我嗎?無法去分辨,只知道看到這封簡訊,真的好難過。

氣他讓我的心湖沉澱了一個月,又毫無警訊的翻騰,更氣我自己信誓旦旦的說過絕不相信他,卻又開始遲疑,真的不知所措了。

『我只想對妳誠實。一開始追妳,的確是因為妳感覺很難追,讓我更想挑戰,所以剛分手的時候,還覺得無所謂,覺得就像跟駱倚儂分手一樣,不痛不癢。

但過了一個禮拜之後,發現自己真的有差。

不管在學校見面時妳臉色多難看,擺明了叫我快滾,或是躲開,我都忍不住想看妳,

我只要想到妳最後的那記眼神,我就他媽的睡不著覺,整天心煩意亂!

我原本以為只是不習慣而已,但一個月過去,我還是一樣,

甚至在學校看到妳跟其他男生聊天、打鬧,我就很想過去打人,我從來沒有對一個女生這樣子過。』

竟然一口氣回傳了那麼長的一封簡訊,逐字的看完之後,我只回了簡短幾個字。

『暴力不能解決問題。』

不是我漠然無緒,而是他每一次那麼真情實意的表白,最後還不是讓我受傷,

我動搖、心軟,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要我再提起一次已經被用罄的勇氣來相信他,我真的辦不到。

『那怎樣可以解決我的問題?可以打給妳嗎?』

『不可以。』得寸進尺。

『那至少即時通可以把我解除封鎖吧?我還有很多事想跟妳說。』

⋯⋯這樣簡訊一來一往,的確很花錢,在反覆尋思過後,決定先解除了他的封鎖狀態。也許在我內心深處,還是想知道他想對我說什麼吧!

「嗨!」才剛解除,他的視窗就跳出了。

「你要說什麼?」

「我想跟妳說,我根本沒偷錢!不要相信駱倚儂講的那些垃圾話!」

「她其實也沒說什麼,但沒有的話那很好。」原來是為了要自證清白。

「我知道我現在說的什麼妳都不會信了,但要是我真的無所謂,我根本不需要再來找妳。」

「所以我真的也不知道你到底想幹嘛。」

他說的沒錯,除了我,還有一大票的女生很喜歡他,我知道。

倚儂有說,上上個禮拜他生日,還有學妹特地拿禮物去送他,所以他根本一點也不需要再來找我,何況我對他又那麼不友善。

「妳白癡啊?」他突然間爆氣。「要不是我很愛妳不然是為什麼?我剛簡訊傳那麼長一段妳都看不懂嗎?妳國文不是很好嗎?一定要我講白?」

像是在掩飾他的窘迫,他一股腦的發送一長串語氣激動的訊息。

「⋯⋯⋯⋯」

「既然要講那就直講,我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喜歡上妳了,我只知道我很想妳、我忘不了妳,傷了妳我真的很後悔,所以我現在想要挽回妳,懂了嗎?

關於這些我已經在我心裡求證一百次了,妳不用擔心我又是一時腦衝,我只希望妳給我機會彌補。」

這⋯⋯也太直白了,看得我目瞪口呆。好不容易理了理思緒,我慢慢的回應。

「我懂了,但我現在沒辦法給你答案,你也不要問我對你還有什麼感覺,我很亂。」先一步堵住他的話,以免我又不知該如何作答。

「沒關係,我可以證明。」他留下這句。


此後,我時不時會在放學後的校門口遇見他,他總是藉故說練球前還有段空檔不知道要幹嘛,就陪我走路回家,起初總覺得有點尷尬,但幾次之後竟也習慣了。

早上的第一節下課,偶爾能收到他的早餐或飲料,還有些出其不意的小禮物。

每一次面對莫蓉玩味的眼神,他好像也蠻不在乎,還是一樣風雨無阻。

久而久之,連莫蓉都覺得林慕這次像是來真的了。

「我看他真的鐵了心要追妳回來了,好大的魅力啊~他是林慕耶!」望著林慕剛離開的背影,莫蓉壞笑著揶揄我。

「不過就是個混蛋。」握著剛從他手中接過來的果汁,還感覺得到他的餘溫。

「還嘴硬啊?我看差不多也夠了,可以原諒他啦!」莫蓉竟然會幫他講話。

但的確,以他這陣子對我的態度,真的是和之前大相逕庭,我從來都不曉得,他有這麼溫柔、有耐心的一面。

「也不是說不原諒他,只是⋯⋯」我會在意倚儂的感受。

莫蓉似乎也領悟了我的未竟之語,說道:

「如果妳是介意倚儂的話,就太多餘了,我了解她。況且,他們早就翻臉了,倚儂陳晉凱也一直很穩定啊。」

倒也不是擔心她還對林慕有什麼想法,就只是覺得,當初因為她的仗義,我們同仇敵愾,如今我要回頭接受林慕,就好像是背叛了和倚儂的友情一樣。

但隨著我和林慕越走越近,這層說不破的關係,也日漸微妙,或許是在我們之間有太多猜想、揣測,不敢向對方證實;

又或許是節外生枝的誤會、蓋棺定論的觀念,造成了這個結果,和倚儂像是說好似的,不知不覺漸行漸遠。

不得不說,失去這位朋友,真的是一件憾事!不過人生就是如此,時間會推著人走,讓你來不及、也無暇再回頭張望。


又過了一個月,在林慕精誠貫日的精神之下,我答應和他復合,而這一復合,就是五年。

我們一起從國中畢業、再到高中畢業,從那青澀的14歲、再到即將蛻變的18歲,各自考上了大學後,我決定要去台北念書,而他留在新竹。

走過了1800多個日子,覺得好像會就這樣一直走到最後。


敬待下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原創小說|我們的故事(上)0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