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玥

藉由書寫 成為自己的樹洞

3 我就是我父親

對於我的孩子 唾手可得的幸福 我感到忌妒與憤恨 我不懂為什麼 但我想破壞它

我知道的並不多。

但對於一個高敏人而言,體會與同理別人所經歷的痛苦,一點也不難。

父母的父母們,我只認得一個人,就是我的阿公。雙方家族福德不深,沒有什麼承歡膝下、父慈子孝和樂融融的大場面。每當人們說起阿嬤的好,我是怎麼樣也都無法體會。因為我既不是那個唯一的孫子,記憶裡也沒什麼特別相處的回憶。總之,阿嬤行銷對我來說沒有用。

但我愛我的阿公,而他也是帶給我父親痛苦的起源。我私自給了一個"痛苦"的標籤,是因為內心的我相信,在那個父親無能為力的童年,必定也承受了許多的苦。

父親是在沒有婚約的情況下被迫出生。那個阿嬤,非常清楚自己的人生目標,所以生下父親後,拋下孩子選擇跟另一個家境優渥的對象結婚去了。很久之後的我才知道,阿嬤組成的那個家庭,孩子不是留美博士就是學藝術的老師,總之,都不像這個被遺棄的兒子。

漂泊的浪子是阿公,當年的他意氣風發,手上有錢還有一些土地。跟本顧不上這個突然出生的包袱。而他,又怎麼願意停下來盡一盡責?在父親的成長期,不停的在各親戚中流轉是日常,今天在嬸婆家明天可能去伯公那...一個沒人要的孩子,誰捨得給他一張床?所以,睡在長板凳上一翻身就會摔下也是時常有的。那種不安與寄人籬下的自卑感種在父親的心裡。

而他的生母,一次也沒去看過他。

時自今日,在父親無法克制自己脾氣時,他仍會歇斯底理的對我們說"我們家裡每一個人都看不起他",自卑的根緊緊的箝住了他整個 人。

當回頭再檢視這些片段時,我同情我的父親,我理解那樣的環境會給孩子帶來多大多大的影響。但,誰同理我呢?為什麼父親把他成長的苦、對生活的不順祟...藉由酒醉後加諸在另一個孩子身上?我的成長期,沒有手足,沒有關係長久的朋友、而親戚那幾個玩在一起的孩子也不把我當成真正的姐妹。我的快樂、我的悲傷從來無人能訴。

如同我父親一樣。

原來很久之前我就活成了一座孤島,一座和誰都疏離的孤島。對於自卑、不安、與人際的障礙就像基因一樣,融在血液裡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