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玥

藉由書寫 成為自己的樹洞

4 母親

有快樂的母親 才有快樂的孩子 所以我一直無法打從心裡感到快樂

有記憶以來,我的母親,我總是看著她的背影。

閉上眼睛還得認認真真的,才能想起她的輪廓,她的每一條歲月留下的紋,日曬的斑,還有笑起來的樣子。

在那之前的她,日以繼夜的上著夜班,身兼3份工作。她是如此的堅強的撐著,讓我看著學著。在我準備上小一開學的前一天,母親騎著機車載我到巷口的公車站牌認路名,循著公車路線到台北市的小學門口停車,告訴我這就是上下車地點。第二天下課,她便讓我自己搭公車上下學,就這樣持續六年。

六年間,偶而的週六,她需要順路到客戶家中打掃時,會順便來接我。可以在白天的時間和母親相處的我,很是開心。幫忙熨平折好客人的手帕、丟垃圾收報紙我都開心,只要可以和母親在一起;每天晚上,我也要打一通電話到店裡跟她說我要睡了,但不提剛剛又被揍了,因為,於事無補。

有時候也會聽著母親怨恨的說"要不是因為我,她很想離婚"。對一個孩子說這樣的話,可能是無心的吧,年幼的我似懂非懂,我只覺得都是我的錯。除此之外,母親是個不太抱怨生活的人,為了賺錢買房子養家,不讓自己停下來的忙碌陀螺。

爾後,對於金錢的匱乏感與人生無所事事而感到的罪惡感,似乎來自於此。對我來說,得活的像母親一樣,才叫作不愧對人生。

國三下那年,因為母親傳統觀念,還想試看看能否生個男孩傳姓,和父親兩人又有了孩子。當時晚上的工作也停了,我迎回了一個完整的母親,但此時的我,已經不需要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