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欖泥
橄欖泥

一個平凡的香港"中佬",興趣是省錢、健身、唱歌、吃喝玩樂。曾經到澳洲working holiday生活兩年,遇上了現任的台灣太太,從此生活變得不平凡。 我經營的部落格: https://gosaverhk.com/ 我的Facebook個人専頁: https://www.facebook.com/olivemudhk/

經歷兩年的出走:澳洲Working Holiday (20)

洗棚頂

因為到5月初小內的第一年澳洲工作假期簽證就完了,她要先回台灣申請第二年的工作假期簽證才可以回來,為了幫她省點錢,4月時我就把她「偷運」到我的房間,讓她省一個月的房租,反正我的房間比一般雙人房更大,而且54號的家人都很歡迎她住進來,當然這件事大家都不會讓包租婆知道,包租婆來收租時,就叫小內躲在我的房間先不要出來。就這樣開始了我們的同居生活了。

自3月底開始被分配去做crop worker的工作後,每一兩個星期就會轉一個崗位,因為B 區的棚比較小,清得快,清完一個棚,同事們又各散東西。4月中,我被Dicko分派到跟一個烏克蘭年青小頭目去洗棚頂,除了那個烏克蘭小頭目,其他人合共10個人吧,當中又給我碰到住酒店時的台灣朋友Franky,除了我跟他兩人是背包客外,其他人都是來自尼泊爾和馬來西亞的黑工,對,澳洲合法農場也會請黑工的,因為每年農場清棚都需要大量額外人手的,這時農場大概會請二三十個尼泊爾和馬來西亞黑工吧,而這班黑工是由一個工頭帶來的,農場主要是透過工頭去發薪,而不會直接發薪給黑工,相信農場就是這樣走法律的灰色地帶去省一點錢。

小頭目給我們穿上一件螢光防水衣,之後分成兩組,每組5人,用梯子爬上約4米高的拱形棚頂的兩邊

第一天洗棚頂,完全沒有概念,小頭目給我們穿上一件螢光防水衣,之後分成兩組,每組5人,用梯子爬上約4米高的拱形棚頂的兩邊,然後每組有一把噴肥皂水的高壓水槍, 站中間的「水槍手」負責拿水槍向棚頂噴射,水槍手前面和後面兩個人各拿著一個超長拖把的「拖把手」,一邊向前移動一邊用那個超長拖把用力刷棚頂,前面的拖把手刷棚頂最高點至中間位置,這時污漬會流下來,後面的拖把手就刷棚頂中間至底部位置,把所有污漬清掉。剩下兩個人就負責拉水槍的喉管讓水槍手往前走。我們分左右兩隊人,分別走在棚頂兩邊,各隊人洗半邊棚頂,由於一個拱形棚頂的寬度大約有7米吧,所以棚頂中央位置距離我們大約就是3.5米了,雖然那個超長拖把有兩米多長,但我們還是要把手伸得很長才刷得到棚頂的中央位置。崗位都是大家輪流做的,我最怕是當拖把手了,因為如果當最前面的拖把手,就要把拖把伸到最遠處,手會十分酸,刷得不夠快,後面的水槍手和拖把手就會一直逼上來,刷得不夠乾淨又會被小頭目罵;如果當後面的拖把手,又怕前面的水槍手和拖把手洗得太快,自己來不及刷餘下的污漬。最好的就是當中間的水槍手了,我只管按著水槍瘋狂噴射就好了,反正污漬都是由前後兩個拖把手來刷,輕輕鬆鬆的。

最好的就是當中間的水槍手了,我只管按著水槍瘋狂噴射就好了,反正污漬都是由前後兩個拖把手來刷,輕輕鬆鬆的

洗棚頂是一項辛苦的工作,首先跟在溫室內工作的分別是,這是一整天的戶外工作,好天就是烈日暴曬,穿著那件燜熱的防水衣,跟在蒸爐中無異,不穿防水衣又會被水槍的污水反彈弄濕,每天工作完後,全身上下都被汗水濕透。

有幾天是下著傾盆大雨,那時又濕又冷,身體冷到不住在發抖,極不好受。棚頂那條通道只有半尺寬,很不好走,腳有時還會卡到水槍的喉管,水也會從棚頂流下來,把鞋子和褲弄濕。雖然農場有提供水鞋,但是水會從上面跑進水鞋內,等於是腳被水泡著一整天,感覺更難受,所以我寧可不穿水鞋。

還有一次我們正在洗棚頂的時候,棚頂突然開始慢慢打開,嚇得黑工們大叫,原來棚內的主管不知我們在洗棚頂,就把棚頂打開為溫室降溫。小頭目叫我們靠在另一邊的棚頂不要動,他走去叫主管把棚頂關上。當時就只有半隻腳踏在半尺寬的棚頂邊,下面離地4米,太危險了,還好我沒有畏高症,等了大約5分鐘,棚頂終於關了起來。老外做事情真的是馬馬虎虎啊......


車子報廢了

自清棚開始我與Eric 就分開工作,因為大家下班時間不同,如果我比較遲下班,他就會先載室友們回家,到我下班時再Whatsapp 他叫他來載我;如果我比較早下班,我就會自己先找其他同事載我回家。有一天,我下班時一如以往找Eric 載我,結果他告訴我車子報廢了,what!?原來他今天載室友回家時,遇到一台警車,被警察發現我們的車子沒有買路權 (rego),然後警察就叫Eric把車子停在一旁不能再開了,還把車子的車牌拆了下來!我的老天鵝,我們的車子才開了三個月,雖然說車子只要1500澳元買回來,但之後的兩個月上下班就沒有車子用,而且要申請rego 就要再花個兩三千澳元修車,實在是不划算,可能比再買一台二手車更貴... 剩下的日子,我們上下班就只能找其他同事載了。

過了不久,Eric就去申請了一張兩星期的暫準行車證,這個證容許我們在兩個星期內把車子開去修。一天放假,我們就把車子開到一家華人經營的車房,花了點小錢驗一驗車子,看看把它修好要多少錢。二十分鐘後老闆告訴我們,把車子修到合符政府規格,要花1600元,我和Eric商量了一下,最後決定不修了,就把車子開回家,放在家的後門外,之後再看看如何處理。


第一次到澳洲的周日市場、戲院和KTV

還有一個多月,小內就要離開澳洲,回台灣兩個月了,因此在4月的每個周末,我們都會出去走走,爭取多點一起去玩的時間。4月中,小內帶了我到一個在 Camberwell 的Sunday market,這個市場每逢周末才會開的,十分有名,而我竟然不知道...... 只能說,去玩我真的沒有小內在行。

這天一早我們就乘metro 來到 Camberwell,走了不久就來到周日市場了,小內先帶我到市場旁的一個熱狗攤,買了個洋蔥熱狗來當早餐,熱狗好大隻又好吃,而她就買了一份三文治。進入市場之後,發現這裡已有很多人在挖寶,這裡有賣很多有趣的東西,例如有很多古董玩意、奇怪擺設、舊衣服和飾物,連手工肥皂和植物也有,只要你肯花點時間和心思,你就會發現很多令人驚喜的東西,而且有很多音樂人在這裡表演樂器,十分熱鬧。

原本小內還準備帶我去附近一家十分有名氣的餐廳,名叫Sofia,但我們去到時卻沒有位子,因為我們太餓了,就去了吃別的東西,只好下次再來吃了。


之後的一個周末,我和小內,還有農場認識的朋友小白阿良,一起到了city 的錢櫃KTV,這是我來澳洲五個月以來第一次去唱卡啦OK,但有一點十分有趣,就是在進入這KTV 之前,接待處會有兩個高壯的黑人守衛,檢查你的袋子確認你沒有帶外來的食物和飲品,而且還要出示你的護照,之前有聽說過有人因為沒有帶護照而不給進入,十分嚴格。還以為在澳洲的KTV 廣東歌不會多,結果是這裡的歌都很多很新,根本與香港沒有很大的分別。價錢方面,我記得好像是每人澳幣二十多元,可以唱兩小時,包兩杯飲品,價錢不算便宜。


在4月的最後一個周日,Kary和Rusty 約我和小內到小鎮的戲院看電影,這是我第一次進澳洲的戲院。Warragul 這個戲院小小一間,想不到也會上映3D 電影啊,我們看的是《鋼鐵人3 - 3D 版》,還有附立體眼鏡。我們看的是早場,票價是$19澳元,就等於我們農場一小時的工資。

結果看完之後,小內和Kary 說電影太立體了,看到有點頭暈不適,以後不想再看3D 電影了,有這麼誇張嗎?而我就覺得電影的故事不錯,有點浪漫,只是沒有中文字幕就有點跟不上,但也沒有後悔買票來看,實際上大部分Marvel 的電影我都會買票進戲院支持的,我可以算是一個Marvel 的影迷了。


(不定期連載中,待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