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欖泥
橄欖泥

一個平凡的香港"中佬",興趣是省錢、健身、唱歌、吃喝玩樂。曾經到澳洲working holiday生活兩年,遇上了現任的台灣太太,從此生活變得不平凡。 我經營的部落格: https://gosaverhk.com/ 我的Facebook個人専頁: https://www.facebook.com/olivemudhk/

經歷兩年的出走:澳洲Working Holiday (21)

小別離

因為在5月中,小內第一年的工作假期簽證就會屆滿,所以他要先回台灣,等第二年的工作假期簽證申請下來才能再回澳洲。5月2日,這天是小內離開的日子,當下午我下班回來時她已經走了,他在54號 (我的share house) 拍了一張照片傳給我,跟我告別。雖然她搬來跟我一起住才不過一個月,而我們在一起也只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但那一刻我的眼眶濕了,雖然時間沒有很長,但這一個月以來我們也有很多美好的回憶,感覺又變回自己一個人,因此有點悲從中來。

小內不是立即回台灣,而是先到凱恩斯玩幾天,之後我們就靠手機視訊聯絡。之後的幾天,她告訴我她買了套票去大堡礁玩浮潛,然後整天暈船浪沒有吃過什麼東西,而且她在搭船的時候拖鞋都飛了進大海,所以要光著腳子回酒店...... 哈哈哈!實在太符合她的搞笑風格了。我們約定在7月的時候再見面,這段時間我要努力工作賺錢,為了走更遠的路,這個期待亦成為了我工作的動力。到了5月中,小內便飛回台灣老家了,兩個月後見吧。

搬海棉

從4月底開始,A、B棚進入了清棚 (pull out) 的尾聲,我們會用一個很大的剪刀把蕃茄藤剪成一節節,丟在地上,那些藤很粗很硬,用大剪刀剪一整天手也酸了。

幾天之後,我又被分配去做派蕃茄苗的工作,這絕對是一個「爽缺」(這個詞是台灣同事教的,意思是很輕鬆的工作崗位),用手推車載著一大堆蕃茄苗,把苗一個個放在row兩傍的鐵盤上,再把小水管的針插進番茄苗下的科學泥,之後把線繞在苗上,苗就會沿著線往上生長,工作十分輕鬆簡單,可惜兩天就派完了。

之後便進入清棚季節的最後階段,清D棚。那時候D棚是整個農場最大的棚,應該有幾個標準足球場的大小吧,我之前工作的A、B真不能與D棚比較。D棚有分D1至D4共四個棚,而員工休息區在四個棚中間,每天上班都要穿過三個棚,光是走進去已經要5分鐘了。每個D棚中間有一條很寛的水泥通道,通道的兩邊大約各有100 row,左右各五row為之一個bay,站在D棚的row裡面可以說是看不到盡頭,一row大概有50米深吧,棚頂也是十分高。

之後的兩天,所有男生都被調派去搬新一年要用的科學泥,因為那些科學泥的質感就像海綿,所以我們會叫「搬海棉」。看到棚外停了一台40呎大貨櫃,整個貨櫃裏面都是一包一包的科學泥,我和另一個男生被派到貨櫃裡面當搬運工,把海棉一包一包拋出去,然後站在地面的黑工便一個傳一個,把傳到休息區的倉庫,再把它們疊高。

幾千包的科學泥,每包不太重,大約不到十公斤吧,但是貨櫃內足有八尺高,我們要爬上去把最頂的科學泥拉下來,再把它推到貨櫃外面傳給地面的人,而且動作不能慢,主管會在那邊催趕,要保證地面的黑工沒有停下來。接近攝氏四十度的氣溫,在鐵皮的貨櫃內,不斷地 重複彎下腰接科學泥再推出去的動作超過1000次,這是極度辛苦的工作,大約5分鐘我已經受不了,腰的感覺像是做了一萬次sit up,腹部肌肉完全抽搐,我只能稍為把速度減慢,期望快點把整個貨櫃的科學泥送完。經過了半小時,整台車終於清空了,而倉庫就出現了一座「海棉山」。要搬這麼大量的貨物竟然全部由人手搬運,根本白痴,我大概知道不落卡板的原因,是因為這樣可以把貨堆到八尺高,用盡貨櫃的空間,節省運費。

過了幾天,那座「海棉山」倒塌了,還壓翻了休息區的櫃子,這也難怪,主管逼我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工,貨又怎會疊得好呢?

開始清D棚

之後的兩天又再搬了兩三台車的科學泥,我們便開始正式清棚的工作。那時候Eric不知被分派到哪裡工作了,而我跟Tan就被分配到D棚,因此Tan會每天載我上下班。背包客之中,只有我和Tan被主管挑選了跟澳洲人一起工作,我們兩個跟主管Mark、英國人Paul、印度人Paul,還有烏克蘭人共6個人去拉垃圾,他們叫「leaves out」,就是把地上積了一年的葉子拉出來的意思。棚內每一row的中間是採果手推車行的鐵軌,而鐵軌兩旁就有各一條懸空的鐵盤子,用來放水管、科學泥和蕃茄藤,而樹葉、垃圾和剪掉的番茄藤就放在鐵盤子下面的地上,地上鋪了一塊膠布,澳洲主管會把膠布連接到機器,把膠布捲起來,整條row所有垃圾就會隨著膠布被拖出去,而我和Tan的工作就是站在膠布的左右兩邊,防止垃圾從膠布兩側掉出來,及幫忙用力把膠布向兩邊拉,這樣捲膠布時才不會因為起皺而把垃圾掉在地上,如果膠布捲得起了皺褶,膠布就會越捲越窄,這樣所有垃圾就會掉到地上。因為膠布上足足有一年的垃圾、死藤、樹葉和爛番茄等等,而且每一row有50米長,有時垃圾會重得連機器也捲不動,所以我和Tan要在左右兩邊拉,一天工作十小時,拉得手也酸痛,我還試過手放得太接近機器,把我的膠手套捲進機器裡面,手套立即被扯破了,差一點連我的手指都斷掉,十分可怕!還好我會先戴一層布手套再戴膠手套在外面。

也試過一次在row的中間有一團特大的垃圾卡在鐵盤子不動,頂住後面的垃圾,收到最後只捲了膠布,有半row垃圾全部卡在row的中間,結果我們要自己走進去把垃圾拿出來,幾十米的路,來回了好幾次才把所有垃圾搬出來。每天從早到晚做這麼辛勞的工作,唯一的好處是能夠拿到最後一輪漏掉採收的一大堆大蕃茄作報酬。

後來收垃圾的工作有點趕不上進度,因此印度人同事Paul告訴我們,每天要比其他人早半個小時上班,別人7點開始工作,而我們6點半就要開始,但他說可以每天早上6點15分來54號載在我們上班,這樣我們就可以每天多賺半小時的工資,問我們願不願意。為了多掙一點錢,結果我和Tan都答應了,但其實我寧可多睡半小時,因為澳洲冬天的早上實在太冷,天都未亮就要開始工作,為什麼最辛苦的工作都會找上我呢?最後我們一週的工時差不多有50小時,而澳洲的每週法定工時是38小時,之後每小時的加班費是正常時薪的1.5倍,兩週下來的工資稅後也大約有1500澳幣,而且那時可以退稅七成,可說是賺了不少旅費。

抬鐵軌

經過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把鐵盤下的膠布和垃圾拉走之後,地上還剩下很多爛番茄和科學泥的膠袋要清理,用來放苗的鐵盤也要用水和抹布清洗乾淨,這些簡單的清潔工作就男生女生一起做。

當所有東西都清洗乾淨後,我和Tan就回到跟其他男生一樣的工作崗位,開始抬鐵軌。因為鐵軌壓著的膠布也要換新的,所以我們要把鐵軌抬起來,所有男生都被召集來抬鐵軌,而女生就在其他地方做清潔的工作。一row的鐵軌大約也有50米,幾十個男生站在鐵軌的中間排成一列,[ Ready?」主管大喊一聲,如果沒人回應就代表大家已就位,三秒之後主管大喊「Down!」,聽到指令後,所有人就一起蹲下,兩手握著鐵軌的兩邊,「Up!」,主管再一聲令下, 大家就一起拿著鐵軌站起來,再把鐵軌掛在沿天花垂下來的鐵掛鈎,整條長50米的鐵軌就會被掛在大約胸口的高度。我最怕剛好站在鐵掛鈎附近,因為要負責勾掛鈎,有時大家偷懶,鐵軌抬得不夠高,就會掛不上掛鈎,要附近的人幫忙把鐵軌再托高一點,所以負責勾掛鈎的人都會有點壓力,可以的話,列隊時盡量不要排到掛鈎的附近。之後我們就要用刷子清理鐵軌上的泥塵,幾天之後,我們把所有鐵軌都刷乾淨,其他人就負責收起地上的膠布。等地上所有膠布都收起之後,整個地面就剩下一片泥地,而我們又要蹲在鐵軌的下方清理泥地上的垃圾,還有就是清理棚中間水泥通道的沙塵。即使留下一點點垃圾,都有機會令新種的植物有感染而枯萎,所以要仔細清理。

當地面完全清洗乾淨之後,就會有人鋪上潔白的新膠布,而鋪膠布的目的,就是為了方便下年收垃圾。在之後的一年裡,我們割下的葉子會丟在地上,也會有一些爛番茄掉落,到明年清棚時也會把所有番茄藤剪在地上,這樣就可以用膠布把全部垃圾拖出去清掉,然後每年重複一次。

當鋪好了新膠布之後,整個地面都雪白如新,我們就把鐵軌拿下來放回地上,因為新鋪的膠布一塵不染,我們都要穿上全新的鞋套把鞋子套著,才可以踏足膠布的範圍。放下鐵軌比抬起輕鬆一些,只要確保鐵軌抬得比掛鈎高一點點,再把掛鈎推開就可以。我們鑽到鐵軌的中間,依著主管的叫喊把鐵軌放下,當由印度Paul發號司令時,因為他常喊得太大聲而走音,我們都會忍不住偷笑。把鐵軌一條又一條的放下,手還是會酸的,所以每放下半個bay五條鐵軌,我們便可以坐在鐵軌下休息5分鐘。新的膠布乾淨得可以在上面打滾,躺在潔白的地上看著藍天白雲,令我有一種舒坦的感覺,彷彿時間就靜止在那幾分鐘,差不多想就這樣睡一覺,太舒服了…… 5分鐘過後,主管大喊「Ready?」,大家又繼續站起來,為了豐厚的加班費而拼搏。

看看在垃圾被清掉之前和之後的分別,對比實在很大。

(不定期連載中,待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