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欖泥
橄欖泥

一個平凡的香港"中佬",興趣是省錢、健身、唱歌、吃喝玩樂。曾經到澳洲working holiday生活兩年,遇上了現任的台灣太太,從此生活變得不平凡。 我經營的部落格: https://gosaverhk.com/ 我的Facebook個人専頁: https://www.facebook.com/olivemudhk/

經歷兩年的出走:澳洲Working Holiday (16)

54號

54號

Eric採的青瓜棚,採了不久便「清棚」了,清棚的意思是,今年這個棚的果已經採完了,要打掉從練,意思就是把棚內所有東西清走再種新的苗,種苗後就要等苗長大結果才可以再採。Eric之前在青瓜棚認識了一對香港背包客夫婦Lok和Sarah,因為他們要回香港了,知道我和Eric正在找share house而要暫時住在酒店,十分不方便,所以就把房東介紹給我們,待他們離開後就把他們share house的房間留給我們。Warragul的share house一般都是長期爆滿的,房間很不好找,因為有超過100個背包客在這個番茄農場工作,有的開車的同事甚至要住到旁邊的小填,因此來了不夠一個月便找到share house算是不錯了。

這天下班,Lok和Sarah便約了我們去看看他們的share house,我和Eric下班後就開車過去,Lok竟然還煮了香港街頭小食碗仔翅來招呼我們,還配個白飯,我從沒想過在澳洲可以吃到碗仔翅,實在是驚喜!

之後我們便開始參觀他們的share house了,這間屋的房東是一個叫Marine的澳洲人,她還有其他幾間share house在出租,是Warragul的大包租婆,每兩個星期的周五晚上,Marine便會親自到每一間share house向每個租客收取兩周的租金,就是每人AU$200,而且她會簽回一張收據,而新租戶也要多付AU$200的按金,到之後搬走前她便會退給我們。我們將會入住的房子,大家也稱它「54號」,因為他在這條街的54號,而其他屬於Marine的share house,雖然不在同一條街上,但農場的同事也習慣以那些房子的門牌號碼來分辨那些share house,例如說「我住在41號的」,大家便會立即知道是哪一間。這裡有兩間雙人房和三間單人房,即是可以住7個人,我和 Eric會每人選一間單人房,客飯廳、廚房和浴室等是共用的,有兩個廁所,冰箱也有兩台,還有一台洗衣機,洗完衣服可以拿到屋子前園的巨形曬衣架掠曬。有一個叫Hazel的香港女生也是住在其中一間全屋最大間的單人房,她也是快要搬了,我可以住她的房間,而其他房間的住客也在這兩天搬出了。幾天之後,我們安排好行李,便離開了酒店,搬進了54號。

Eric選了一間不大不小的單人房,而我就選了最大的那間單人房,因為剩下的一間單人房太小了,只有一張單人床和一個小櫃子。我的房間地板鋪了毛地氈,有一張單人床,一面大鏡子,一張很大的布沙發,感覺上房間很大很舒適,還有一個大得像一個小房間的衣櫃,可以把我的結他和行李都放進去,我終於可以有屬於自己的房間了!而且租金比之前那間老舊酒店更便宜,之前是每周AU$130,而現在只要每周AU$100而且還包「水電煤網」四大生活所需,實在是太划算了,所以大家都在搶share house的空房。

在我們之後搬進來的,有兩個台灣的女生,她們是大雄和Irene,一起住一間雙人房,之後又有三人一起行動的兩女一男台灣人組合到來,他們是小皮、芳芳和Tan,小皮和芳芳兩個女生就住進另一間雙人房,而Tan就住第三間單人房,就這樣,54號的7人就集結了!之後我們就來玩互相猜歲數,他們的歲數都很易猜,平均年齡都比我少三、四年吧,之後大雄竟然猜我19歲,害我開心了一晚睡不著


年三十晚,她也有來

2月9日,這天是年三十晚,我們這一班人在異鄉的背包客,雖然不能與家人一起吃團年飯,當然也要聚在一起慶祝一番,之前酒店的室友同事們約了我和Eric,出席了今天的背包客團年飯聚會,吃的是在墨爾本city的「老干媽」,雖然店名字跟某辣椒醬品牌一樣,但這間店跟那個辣椒醬是沒關係的。想不到這間店之後成為了我回憶滿滿的地方

這天是周末,我和Eric一早就到了city逛街,到了晚上6點半,大家就陸續出現在老干媽的門外集合,原來同事們訂了足足三大桌,差不多有30人,令我們意想不到。這是我第一次在澳洲吃火鍋,這是一間「all you can eat」的火鍋店,即是台灣人說的「吃到飽」,意思就是可以一個價錢任吃,我記得那時候是每人澳幣20元就可以任吃兩小時,但飲品是要另計。之前酒店認識的朋友今晚都有出席,還有很多在農場的同事們,八成都是台灣人,而當中就出現了我現在的太太,那天晚上我和她還沒有認識,甚至不知道有這個人,後來到我們回看大合照的時候才發現,她也有去吃這頓團年飯,那種感覺實在是有趣。而究竟之後我們是怎樣認識的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創意料理

話說Anthony和Flurry在1月時來找我們玩了兩個禮拜,他們十分羨慕我和Eric有這份收入穩定的工作,因此兩星期前他們也向農場投了履歷,但是卻音訊全無, 為了幫助他們,我就私下打了一封recommendation letter,發給人事部的Beth,推薦他們進農場工作。想不到兩天之後,他們就收到通知被聘用了,剛走了不到兩星期又要回Warragul了。Anthony和Flurry剛來的時候找不到住宿,結果又要偷偷住進我們的share house,睡在我們房間的地板,條件當然是Flurry繼續煮好東西給我們吃,好好報答我們的大恩大德了。之後Flurry在網上找到了一個澳洲獨居宅男,他願意把一間房租給他們,她和Anthony就搬過去跟這個澳洲人同住了,但她還是有常常煮東西給我們吃,什麼楊州炒飯、朱古力曲奇、哈蜜瓜沙冰、烤多士、朱古力muffin、蜜汁燒雞翼,總之千奇百怪,應有盡有,不過味道又確實不錯。

現在住的房子有個大廚房,有幾個煮食爐,又有個大烤箱,而且下班之後時間也多,終於有心情煮一些好一點的食物。Eric買了澳洲牛扒來煎,還有芝士焗西蘭花,而我也發揮了創意,做出一道創意料理,我叫它「cute cute意粉」,其實就是把意粉穿在香腸上再拿去煮,令吃飯也不會太沉悶,看到這裡你就知道那時的我是多空閒了。

相遇

Anthony和Flurry進來農場之後,被安排到跟我和Eric不同的地方工作,但是當採完果進入包裝場的時候還是會碰見他們。Eric的青瓜棚種好苗之後,他就被調到另一個棚,採loose cherry tomatos,就是一顆顆的車厘茄了。在這個採車厘茄的棚只有Eric一個男生,另外還有54號室友小皮和芳芳、台灣女生Claire和Angel,香港女生Haidi,還有就是將會成為我女朋友的小內了。那個時候我還不認識在車厘茄棚的她們,直至有一天,我們的主管Matt辭工不做了,因為他是我們共同的主管,所以在他last day那天,我們就約一起為他道別和拍照留念,大家下了班之後就相約在休息室那邊等,等Matt打點好一切我們就一起進棚內拍照了。就在那一次之後我才比較認識車厘茄棚的大家。

兩天之後,同是車厘茄棚的小皮和芳芳邀請了Claire、Angel和小內來54號玩,我們才第一次真正交談。那天小皮弄了地瓜圓,Angel也弄了小東甩(甜甜圈),在我們家開了美食派對,然後小皮和芳芳邀請我出來自彈自唱,我就在大家面前彈結他高歌一曲了。閒談間才知道,原來她們說農場同事間有謠言說我跟Eric是一對的...... OMG 這誤會可大了,可能因為我們都喜歡健身,還常常一起行動吧,我又跟他們解釋了一番,看來真是要找個女伴來闢謠了...... 經過這次之後,我也慢慢跟車厘茄棚的大家熟絡了不少,然後偶爾我也會在包裝場被調到跟她們一起包車厘茄,大家相處的機會又增加了。

照片提供by Angel

(不定期連載中,待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