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uno
unouno

making sense of your life without eternal love 人生是旷野,请尽情奔跑

写在国际女性日:女权主义不是时尚单品,女权的本质是打碎父权枷锁的勇气

(edited)
其实讨论女权的本质和核心,或者说想要论证自己是否是女权主义者,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就是,扪心自问,自己是否真正爱女,能为争取女性真正的权益而坚持奋斗,理解不同阶级不同背景女性的困境,能直面厌女的真实世界,然后,勇敢地和父权说,不,Time is up.

前段时间的北大宿舍访谈事件中,引爆全网的最关键的一句话怕是来自全嘻嘻女士的那句

“你选择不结婚,是因为你被男性伤害过吗?还是原生家庭的影响”

这句提问如此傲慢,又如此险恶,预设了不婚不育的女性,主张更激进女权的女性,都是这个看似欣欣向荣男女分工合作即将实现大团结的美好新世界的bad code。预设了异性恋父权制婚姻是一切人类的正确答案,用这种狭隘的视角,才会问出如此冒犯的一句话。整个系统并没有问题,如果有人试图挑战既有秩序,那么可能只是少数个体的不适应。评判“合格”的受害者然后有选择地筛选听取受害经历,流两滴鳄鱼眼泪,承认现行制度下些许问题或许存在,然后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太阳升起又是太平的一天。而真正黑暗的部分在于,真正符合大众认可的“受害者叙事”而不是“被迫害妄想症”的女性,譬如小花梅,譬如房思琪,都是不可能发声的。而真正尚能行动,尚能反抗的女性,则很容易被冠上极端,疯狂的标签,被曲解,被隐形。

难道不该相信爱情?厌女无辜,爱男难免

如果说全嘻嘻通过影视作品,得出的结论是世上的确有许许多多的真爱,只需要个体持续不断的努力与坚信。我则是通过男女编剧对影视形象的塑造的差异,认识到了婚恋这个主流体系背后,实际是有多少女性注入心血舍己为男在试图成全,她们塑造的男性,情感丰富,人格丰满,充满了大义与大爱,能与女性进行深层次的互动,是女性的救赎者和激情伴侣,现实中往往是很无法寻觅到的,女性对于亲密关系的解读,在现实中屡屡受挫得不到宣泄的途径在影视作品中得到最大程度的美化与修饰,于是女性观众被说成恋爱脑,痴心妄想。但是真相是男性有没有可能才是情感领域进化落后的那一方,家庭的维系,人与人之间的互助,这些情感都是女性在主导,而男则是学会更好地利用了这一点并且化为己所用,同时牢牢掌握住话语权随心所欲地去定义,所以才有父爱如山(沉默甚至冷漠,漠不关心被塑造成只是情感流露不明显),直男不懂读心比较木讷(但是讨领导欢心的时候就非常会察言观色非常主动,有升职加薪机会的时候又非常会整合信息不放过蛛丝马迹敢为人先),男性的控制欲与喜欢欺负喜欢的女孩是别扭但是无害等等,这些经常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明里暗里的PUA与驯化。而到底谁在“制造”对立?对立是制造出来的吗?还是一直存在,之前一直盖着遮羞布,我们只是选择不在隐忍决定直接掀桌了呢?这几年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阶级矛盾大于性别矛盾,性别矛盾的争端都是为了转移视听。先人权,先平权,再女权。需要鼓励男人,参与女性话题的讨论,he for she.还是有好男人的,谢谢女权男。女人苦,男人也苦啊,男人都没有全部解放阶级平等,女人着急忙慌地争个什么劲儿呢?

是谁在美化婚姻?用极少数的幻象去否认现实的残酷,用迷魂药毒害一代又一代女孩。如果好男人是解药,如果婚姻制度可以通过自我完善来帮助女性提升权益释放潜能。那么现有的不幸就都是bad code,是个体的故障,不是制度有问题,也更加不是男性群体根源上的问题,就是受害者倒霉,注意力放在女性自我剖析上就好了。所以大家继续沉溺于受害者叙事,继续为房思琪式的故事伤怀,然后叮嘱女性多多小心但是又不能过度敏感以防伤害he for she的正义,然后期待不要再有下一个受害者出现,最好别是自己,只需要忍耐多一点,谨慎多一些,日子就总还能过下去了,至少比过去要好了不是吗,缓慢地进步就好了。又是谁在鼓吹爱情的崇高与神圣性?因为“稀缺性”所以值得追逐与期待吗?因为在恋爱关系中,某些时刻,女性终于能感受到了对等吗?女性在这时会被看见,被需要,以及“被珍惜”?

仿佛想要改变的,愤怒于现状的女权主义者,只是一种异数,是无理取闹,是区区妇人之谈,在喜欢宏达叙事集体主义甚至战狼文化的当下,女权甚至成为了一禁忌。是让高知女性都会忙着自证清白,甚至忙着证明,女权并不需要那么激进,还是温和一点的好,女权要求的不多,现在也没有那么糟糕。身为女性,可以觉得女性主义和自己无关,也可以随心所欲地解释女权,自由发挥。我想,我只是不能忘记,我能住在一间独立的属于我的房间里,打下这些文字,拥有养活自己的底气,和探索世界的勇气,这些都是无数女性先驱为我们争取而来的,有人可以觉得理所应当,习以为常。但我至少要做到不枉此生,不辱此身。事实就是,正因为有无数的女性没有放弃,努力地抗争,今天的我,哪怕只是作为一位平凡的女性,也有底气去大声地批判,反思,并且可以相对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我也曾经和苦于催婚的同学说过我对婚姻的看法,我说爱情是一种概念,婚姻只是一种财产合同,不能保质也不能保量,结婚证就是女性的良民证。她听完后非常突兀地问了我一句,你是不是女权主义者?而我回答,身为女性如果否认女权的必要性,拒绝了解女权,甚至避而不谈生怕扯上关系,那就是受虐狂。她说,她不想谈女权,也不是受虐狂。然后匆匆结束对话,从我的世界里淡去了身影。

我非常清楚也非常迫切地明白,持续发声,保持清醒,是我们这代人的使命。并不是什么中二的突发奇想,是一直贯穿我生命本线的宿命。我不能抗拒我对女性的天然亲近,就算这个世界天然排斥女女联结,也无法阻断我与远在万水千山外的女性同呼吸,共荣辱。爱女,为身而为女而自豪,为什么需要隐藏,我就是看见了压迫,就是想力所能及地身体力行地对这个男权星球说,hell no.

何必女权?平权不就好?让我们直面谎言

如果成为一个温和的,依然赞许和试图平等对待两性的女性主义者,生活似乎看起来还有很多后路。而成为一个激进的女权主义者的风险在于,不仅你的盟友数量骤减,你的生活也会被审判的目光所裹挟。以婚恋为核心,男性需求为主的现代娱乐世界,纯粹属于女性的乐趣太少了。或许会有人认为,美妆,时尚,塑形,甚至耽美文学,明明非常丰富多彩啊。但是一旦深入思考,了解这些看似专属女性的游乐场核心依然是围绕男性霸权的婚恋家庭制,或是以崇拜男性为主打转之后,就能明白真正以女性需求为首位,或者说女本位的文娱世界,真的太荒芜了。真正从歌舞升平欣欣向荣仿佛男女没什么大差别的父权世界觉醒过来的感受,无异于黑客帝国的主人公从虚拟世界中觉醒,一边需要直面自己不过就是一块供电的人肉电池的残忍现实,一边又必须直面觉醒过来的世界依然荆棘密布困难重重的炼狱困境。

一个非常讽刺的事实是,平权的最终核心在于,压制女性潜能,觉得能达到“平等”就皆大欢喜,千万不要得寸进尺步步逼人,不然和平的假象一朝就会被打破。要心怀感激,心怀包容,朝着平权这个耶路撒冷一路狂奔就可以了。过去屈辱的历史就扔进垃圾堆里谁也别提啦,第二性也可以平起平坐做个人了还要啥自行车?女性还真的想像男性一样引领风骚带人类前行?别想太远了吧,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理科还学不好,没有男性这个队友怎么跟得上大队伍?

平权的本质在于,否定女性视角主观世界的构建,用虚假的和平术语掩盖长达数千年的压迫,不必反思,不必纠错,也无需从根源上思考,只需要打补丁就好了。而反感女权,觉得女性不适合做领路人的男权拥护者们,觉得是女权得寸进尺越来越剑走偏锋的保守派们,其实内心深处无非两重心思,其一,他们心知肚明作为男权社会的既得利益者,整套系统顺利运行是建立在多少无视女性人格,碾压女性尊严,剥夺女性主体权上的,而女权崛起在他们看来就是男权的性转版,男性就有可能变为劣势群体,甚至会像曾经女性一样被审判,被审视,这就是他们最恐惧的地狱。第二层心思,也很好理解。会有这种假说,如果女性统治世界,变得更糟糕怎么办?毕竟女性从来没有大规模的领导传承,大局观够吗?真的能长远规划吗?真的非常好笑,男性引领的世界,从冷兵器时代到近现代的世界大战,核战争,持续不断的地缘争端,环境问题越来越糟糕,真的非常“美好”呢,毁了怎么办?有没有一种可能,在女性全面释放潜能,不再被压迫和束缚的世界,女性领导下的世界会更加美好,这个事实才是最打击性的吧,那就相当于过往人类父权制历史的一切,就像一个巨大的黑色笑话。就算女性也会贪污,欺骗,出尔反尔好了,至少现状已经证明,女性占多数领导层的地区,最差也不会是低人权地区。至于组织能力和规划能力,我想疫情三年,各种社区自救活动中,真正靠谱的能推动物资流动的例子中,女性能有多大能力,大家也能感同身受了吧。

虽然男性已经压制女性并统治了数千年,已经走到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为了显示自己上位者的仁慈与优越假意分权给女性。所以在力量看似悬殊的两方都不要要求太多,勉强达成和解,来个五五分成就好了。每一份对女性的援助,都要女性投诚证明不会厌男,不必追究过往。事实就是,如果女性都感激男性提供的支持帮助并且期待可以由男性携手来解放女性,那就是彻底的本末倒置。权力不是施舍来的,权力是要自己争取来的。沉默地 耐心地,包容着,甚至纵容着男性的霸行,而对女性的抗争是如此地厌恶排斥,甚至妖魔化,说到底,平权只是温和版父权,客气版男权的遮羞布罢了。忘记历史就是谋杀未来。

经常会由平权人士提起的一句的就是,NOT ALL MEN. 男人也是受害者。Yes, maybe not all men, but it could be any girl, all the women.这个世界是建立在以男性利益为首要核心的基础上的,男性不需要自证清白,也不需要时时刻刻警惕,他们制定游戏规则,有人作壁上观,有人下场搏乐子。看似有输有赢,但是真正必须赌上一切的,不会是他们。

答案与终点? Can women have it all?

其实,和不同的人探讨女权,一个经常被问道的问题就是,那你想象的终点在哪里?究竟什么样的世界才是女权主义者期盼的世界?

娜拉出走了之后,外界危机四伏,但是这些还不是最大的阻力,最大的阻力其实是,她的爱又该安放于何处?世界告知娜拉她需要被爱与呵护,可是她才是giver.She is the creater.

“每个再强大的女人都需要男人的守护,希望有人可以依靠”。人类的心灵都有疲惫 脆弱的时刻,而女性的脆弱被刻画成自身的本质。男人的脆弱却可以通过耀武扬威的逞强,抑或是通过吸食女性的情绪价值得到补充,他们的强大被塑造成了神话,而他们得以展示的脆弱又为他们人性和神性的合二为一镀上一层金边,而女性被塑造成了需要被保护的角色,而保护者,正义使者往往由男性充当。女性由男性伤害,再由男性挽救,就是千百年来屡试不爽的循环。女性的强大也是为男性打辅助,为男性心甘情愿地奉献的时刻才能得到肯定。推崇为母则刚的信仰就是最好的佐证,女性自身的强大, 坚定,为女性同胞的贡献,则就被淡化,是隐形的。

女权不是无中生有,不是求施舍与求和,女权的核心在于争,争回本应属于女性的权利。而现在还仅仅在拨乱反正阶段而已,在挖掘真相,说出真相,揭露生育损伤,解剖婚姻本质的阶段,就已经被诬陷为妖言惑众。如果陷在这个阶段,不要说女性真正崛起,就连伪装的平权都绝对不可能达成,女性的崛起才是人性解放,人权被重视的真正冲刺阶段。是女性在给男性赋权,女性为男权社会输血,这就是事实。就像无论如何扭曲抹黑,给孩子冠父姓,都没办法抵赖女性才是创生者。

女权议题似乎总难避免讨论女性的受害者身份,但是这并不是女性的全貌,我们的目标也绝对不是只是停止做受害者。是女性在成就男性,也是女性才可以延续男权的命脉,但是是时候停止赋权给男权了,是时候专注于女性力量的同盟了。

父权制是人类最后的极权,选择权在你我手里

其实,作为一个出生于中国计划生育独生女时代的我们,感觉可能是现代最能理解极权形态与最容易萌发女性主人公意识的一代女性了。我们生长在实为极权却名为自由的谎言之下,核心统治层的利益绝对不容许被触犯,甚至议论也不可以。你可以尽情地赞美,但是不可以喧宾夺主,也不可能真正温和地推动改变。

未来三十年,尤其是中国内地,将会是非常动荡的年代。因为适婚年龄段女性断崖式降低,经济的不景气 都会在各种层面上围剿女性,在这种艰难时刻,我们更加需要勇气去穿越迷雾,看清伙伴,并肩前行。

我当然也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做“单身也不错结婚也很好”的新新爱与和平的女性,我也有足够的实力与背景可以做局外人,可惜我做不到,我眼不盲心不瞎,我做不到,我非常清楚女性的权力是如何一步一步争取来的。我如果做不到像曾经的女性先辈一样抛头颅洒热血为女性权益付出一切,至少我能做到不忘初心,至少我能做到不忘历史,至少我能明白革命远未成功,至少我们不能看着历史开大倒车还假装无事发生。至少,我可以挺起胸脯,在这个时代,作为我自己,一个简简单单的女性,勇敢地活出我的意义。

最后的最后,我只是想由衷地说,这个世界上,爱男,护男,崇拜男人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真的数不胜数,只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发自内心地爱女,一起拥抱更加温暖的未来。作为为女权主义者,作为一个骄傲的女性,不愧己心,勇敢地度过这一生,那么,哪怕到了生命终点,我也可以自豪地说,我忠于自己,度过了热爱女性的一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