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uno
unouno

making sense of your life without eternal love 人生是旷野,请尽情奔跑🏃‍♀️ 私たちの細部に刻まれた物語 この星から文字が消えても終わんない🌟 女权主义探索者/斜杠女青年/人间观察/人生旅客🧳

人生不过三万日-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

想要体面地生活,精神物质双重丰富,胸有成竹,堂堂正正顶天立地,但也依然会有很多彷徨无措的时刻。就算精于计划试图掌控一切,还是会时不时地脱轨,如何松弛有度,如何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我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擅长纸上谈兵,好像有了很多答案,但又似乎还是举棋不定,以此文,记录青年时代的上下求索。

还记得人生一万日那天,我特地空出一整天来庆祝,安排得颇具仪式感,满满当当。当然世事无常,人生难料,但是就按福寿圆满来算,除非人机交互大脑上传技术突飞猛进人类得以永生,不然,人生区区三万多天,我也已经度过了将近三分之一的人生了。

是我一个人的狂欢,但也有关心我的好友们远程热情捧场。那天我报名了一场油画体验,和一位漂泊在外的艺术家聊天,一起做画。讨论到面包与理想,Ta 坚定地选择了理想,在生存和风骨之间挣扎,一方面斩钉截铁地痛斥国内的教育和精神世界的贫瘠,坚持绝对不会走入寻常的社畜轨道,生命在于创作。一方面又在为如何维持基本生计而发愁,签证,艺术生意,理想很骨感,面包很难挣。我虽然理想主义,但同时也早早选择了一条安稳的路,吃技术饭当工程师,不至于风餐露宿担心饿死,当然困惑痛苦是一个不少,远远谈不上高枕无忧,当然自己也清楚地很,自己足够幸运。只要胸无大志,得过且过,凭着小聪明与随机应变,三万天大概也是会精彩纷呈,前提是只要没有野心,不多思考,低头过小日子定时烧香拜佛多做好事。

偏偏我是一个想很多的人,我喜欢思考,也很感性。当然如果要深刻地自我剖析,我一定不得不面对我是一个想得比做的多太多的人。当然不能说我没有行动力,但是作为一个有完美主义的J人,即使我已经尽善尽美多才多艺了,大部分时间我还是需要处理巨大的情绪内耗和悲观情绪。随着年龄增长,I fake it till I make it, 总算摸索出一套哄孩子式的自我催眠指南,终于能勉强和拖延症一战,但是直面那个完美主义的严苛的我以及现实中难免疲惫摆烂的我,依然还是会令人身心俱疲。

一方面,我逐渐能放弃被无意义感的情绪绑架,先做点什么,我思故我在,我的困惑,痛苦都是真实的,记录也有价值,就像打下这篇文章,做点力所能及的,哪怕是简单的自我剖析也好过坐在那自怨自艾顾影自怜。一方面,我又迫切需要答案,想做最【正确】的选择,因为我的人生的的确确印证了选择比努力重要太多了。当然功不唐捐,雁过留痕,但是比起简单地努力随大流考高分,保持对思考关注局势变化行业动态进行系统性的情报收集分析的大思考习惯也非常重要。低效努力看似能让人看起来在行动在上进,但思考的懒惰也是大忌,顺风顺水时固然好,但是风险防范同时也很重要。

写得我感觉都紧绷起来了,事实上,没有人能事先预料好一切,不过人类历史难逃历史性的重复性,保持轻盈的思考模式,不拘泥于标准答案,从历史中学习反思,也不失为一种成长策略吧。我希望自己能像海鸥,能在大海翱翔的同时,也能最先感知风暴的来临,未雨绸缪。

说回那天作画,我虽然业余之时很喜欢鉴赏艺术品,自己也会画画简单素描简笔画,但是真正上手画油画还是对色彩的调控异常苦手,非常纠结于色块的叠加,担心选错了颜色,迟迟不敢下笔。总觉得上色错了,直到艺术家简单指导了一下我,帮我躲添了几笔,然后和我说,你起身,站远一点看。我才发现那些我以为杂乱无章毫无章程的颜色,远远看起来竟然有几分意境,我以为一定要精准精细的线条,远看的时候,模糊中竟然也有别样的美好。

这次作画也成了一次很宝贵的经历,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放在小的维度上我的确过于拘泥于细节叙事了,但实际上勇敢的人先体验,大胆试错,拥抱更多元的自己,即使写下文字的我依然还是对【正确】有执念,但是还是会鼓励自己,勇于接受失败,保持思考,保持对世界的好奇。

时间会回馈于认真生活的你我的,Tout le monde est fou de toi !

Best wishes!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