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614
sz614

abnormal human species, shoegazer

碎碎念- 一個沒有web3的世界會是什麼樣的

我對它的期望其實一直沒變。真誠的變革性力量,但它是嗎? 它再我看來更像是載體,承載所有人的期望。成名的人,做著發財夢的人,渴望找到歸屬的人,理想的人,革命的人,但它究竟是什麼,有被什麼樣的人所趨附?

甚至和其他人說起,我會用‘曾經’很相信web3 來描述這段狂熱的經歷。

(雖然最後但我所有的知識體系和信息儲備都會把話題無一例外的還是引到web3

那個瞬間突然覺得 原來我的生活已經做出了如此多的選擇。

這些看似額外的不經意擁有的生命體驗就像一個打開了的潘多拉魔盒,

所有的決定都由此pivoting。

現在就像在一個節點,對往前走開始迷茫,但也似乎會不去‘正常'的人生。


對web3開始產生的動搖與懷疑應該是從eth denver的某一個飯局開始,

期間大家似乎全都是以某一些商業目的開始交換名片,

很熟悉的虛偽,似乎和一個普通的start up飯局有過之而無不及。

再者在男性特別是程序員為主的場域 對女性的不友好發言堪稱令人髮指。

而我最近以志願者身分加入的各種活動中,也似乎開始變成了僵硬的完成指標形式的關, 就像個水分蒸發後的根基組織,不見柔軟與彈性,以及理想主義敏感的一面。


我對它的期望其實一直沒變。

真誠的變革性力量,但它是嗎? 它再我看來更像是載體,承載所有人的期望。

成名的人,做著發財夢的人,渴望找到歸屬的人,理想的人,革命的人,但它究竟是什麼,有被什麼樣的人所趨附?


一個沒有web3的世界是怎麼樣的?

應該又會有別的詞彙吧。

畢竟web3好像更像一個用底層的技術和無數的敘事構建起來的一個集合點。

聚集本身就理想主義的那群人,並試圖說服那群被稱為normies的正常人。


web3與社會理想,我承認在中國或民主體制並非那麼健全的國家

吸引了很多希望以此作為民主實驗的人,DAO的組織架構已經代碼至上的觀念的確會避免獨裁統治的災難。

但是其實仔細觀察DAO就是民主社會的微觀縮影,很多協作,決策以及激勵的方式本身就來自於民主社會長久的實踐。

而在各種title vibe check的加持下,DAO中往往會出現隱形的中心團體-core team

沒人知道無法去加入或成為core。

在這種無結構的暴政下,想要做出實打實並且能被看見的貢獻真的是件很看運氣和個人魅力的事。


今天參加一場關於逃離默認社會的討論,有人提到,

在逃離默認社會的邊緣會有人想再逃離嗎?

仔細想想,一點會有的,細胞的分裂再生長裂變本身就是生命的最初形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