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614
sz614

abnormal human species, shoegazer

主語替換法

但如果pluralism和理想主義的價值觀真的消退,所有人都以現實主義的價值觀去考量問題。這種‘hatred‘情緒一旦在全球範圍激盪,戰爭似乎確實無法避免。回程的路上,我和台灣朋友說,應該給中國民主更多的時間。她不假思索的反問,你覺得那是多久呢?雖然說民主化可能真的就是一個契機就實現了,但萬一,它根本在一眼望不到頭的地方?

一門關於美國國會對於亞洲政策的決策權力的課。我是這堂課上唯一的中國人。其他一個台灣人,一個新加坡人,剩下全是美國人。

今天討論台灣問題。從1979TRA, 到2000TSEA, 2022TERA。美國的ambiguity strategy, 表面上one China policy. 實際上,admitting Taiwan as independent country。

作為一個average Chinese, 我的心總是會收縮一下,當聽到anti-China. An average person on street hate China. ‘Chinese’ 當說到這個詞的時候,professor 的語氣帶著一絲嘲諷。

不知道怎麼的,我之前總是抱著一種很理想主義的態度來看待這堂課的。我想,是一種打破nationalism的侷限,把人原子化的態度.

我是中國人沒錯,但在價值觀的維度上,我堅決反對武統,我支持一個地方的獨立與否取決於local majority opinion, 而非remote central government。

但是,這門課讓我感覺很冰冷。我無法回答多大程度上美國的政策取決於價值維度上的支持民主人權,還是美國自身的國家利益。

和中國的建交,全都基於一個中國的fiction的話和當時能共享economic growth property帶來的利益, 我的直覺是,70%的支持台灣是美國自身的國家利益。

和nationalism相綁定的是populism, 也就是說美國自身就鼓吹現實主義的外交政策,和民族主義的話, 

How do you expect an average Chinese to respond the nationalism with an idealism way? 

這根本是個悖論,當你以一種對抗性的方式去預測‘對手’的動作,我猜,大部分應該都是以悲劇收尾。

其實,仔細想來,這其中有多少是利益真正存在衝突呢?

我作為一個普通的中國人,出生在一個二線城市,一直生長在中國直到出來讀研。某種程度上,去年的a4 movement, 主體應該就是很我類似的人。

如果我愛國指的是我愛那片土地,文化,食物,以及人。那裡承載著我人生21/23的回憶。

但我真正的憎恨一個讓同樣一片土地上的人反目成仇,屠殺同胞的體制。如果你真正認為台灣是同胞,請問你會忍心動用武力嗎?在一個文明社會裡,使用武力的unification,是個笑話。

大部分的中國人,是理智的,是有溫度的人。如果我們有正常運轉的媒體,有公共輿論發酵的空間,那麼這是一場不存在的戰爭,誰會為了politician的政績去送命呢。

但如果pluralism和理想主義的價值觀真的消退,所有人都以現實主義的價值觀去考量問題。這種‘hatred‘情緒一旦在全球範圍激盪,戰爭無法避免。

回程的路上,我和台灣朋友說,應該給中國民主更多的時間。

她不假思索的反問,你覺得那是多久呢?

雖然說民主化可能真的就是一個契機就實現了,但萬一,它根本在一眼望不到頭的地方?

仔細想的話,其實一塊鐵板之下,也並非沒有鬆動的空間。我們需要的是理想主義者之間的暗號,以此來確認世界範圍內,我們共享一樣的價值觀。沒有國家之間的優劣。

生而為人,我們都敬重自己的生命,敬重鄰人的生命,我們相信合作比對抗能創造更多的價值。人不應該被國家觀念所劃分成不同的群落。

nation, party, people. 三者是可分割來看的。I am Chinese people, but I do not recognize I am constraint to a citizen of China, I do not admit the policy of CCP of intruding Taiwan, suppressing Tibet and Xinjiang. I do believe in the value of beauty, truth and love is universal in the world, what’s worth pursuing and what’s should be discarded as historical liabilities. 

真誠的就事論事,其實具有瓦解被煽動的民粹主義的力量吧。有人說,為什麼要費這麼大力氣去試圖說服,去協商。但如果失去耐心的代價是兩敗俱傷戰爭,這是沒有人希望看到的結局。

中國人,台灣人,美國人。歸根結底,我們不過都是一副同樣的血肉之軀,餓了渴望一碗食物,希望有一個溫暖的床,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同胞在戰爭死去。

戰爭真的無法避免嗎,不妨試圖先把句子裡的主語從China, 替換成CCP or more specifically, a person, a committee, a interest group, a privileged class. You will find that is representing less 0.000001 of whole China's population. 我們真正需於之戰鬥的不是一個國家也不是缺乏信息來源的人民。而是一種殘忍。不尊重生命的,壓迫性的,毫無人性的從上至下的。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