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sorrowcanbeborne
allsorrowcanbeborne

讀哲學,主要關注政治、歷史記憶與敘事的關聯。

短篇練習:煮麵(二)

水氣凝在透明壓克力板上,南國今年比往常冷,麵攤已經成了麵店,從國小側門走五十步以上才能到達,憨實的壯年男人拿著長箸撈麵甩麵,一滴水札實地落在壓克力板上,反而化開一片濃霧。


女子從樓梯後方的廚房端了一盤餛飩,男人騰出一個位子,轉身拌麵,女子迅捷地拾起一團一團下水,姊姊妳跟我一國,兩個孩子中比較年幼的那個說。


這間麵店到底是不是阿桃小時候的那間麵攤,阿桃也不是很清楚,店名到底叫三塊厝還是五塊厝,阿桃問叔叔,叔叔好像沒聽到只是專心吃麵,再走幾步有一間名字相近的騎樓麵攤,倚著轉角巷子方便,佔了一片地方,轉角麵攤的對面烤天婦羅的香氣擁擠了道路,人們等久了就順便在麵攤坐下了。

生意興隆。


北國樓下的麵店沒有這樣的氣味,阿桃只在它們開張的時候去過一回,滿頭白髮的中年男人,黑框眼鏡架著厚重鏡片,男人擦了擦鏡片,向阿桃說明他們的燙青菜是用了什麼調味,初榨橄欖油佐海鹽自製蒜泥帶一點甜醬油。


某次返南返北,工作上課日常,和男友提起這間認真的店,那日返家鐵門上貼著有些歪斜的白紙,上面說老闆夫婦家中有事,無奈只能放棄小店,何事何事,阿桃日後上樓總也瞅那面鐵門一會,期待哪天換上一紙新公告。


阿桃家也有事,這算什麼事呢?不過就似最一般的事,一般是哪樣一般呢?餛飩意麵,餛飩的甜味和肉餡的硬度,和北國那間店相仿,但意麵還是南國有勁,阿桃晚餐也吃的不多,剩下的都給了正在長的大表弟,叔你們啥時回去?後天,年輕嬸嬸代答,叔心不在焉地走向店內後方,小心。


店裡的年輕小哥從二樓搬著醬汁下樓,吃力,一跌跤潑灑了一地,空氣甜膩。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短篇練習:煮麵(一)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