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plexity 系统变革顾问公司

Omplexity顾问团队参与过全球超过六十个系统图绘製的大型专案,过往的合作客户包含Google, Hitachi, 广达, Nike, 微星科技, 联合国, 世界银行及世界经济论坛等机构等客户。 创办人薛乔仁博士毕业于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是国际知名的系统变革专家。 http://www.omplexity.com

系统领导的黎明(三)

系统领导者是系统性变革中不可或缺的角色。系统领导力结合了合作型领导、跨组织合作与系统洞察力。其综观全局的能力,能在一个分散的网路中,促使并支持系统变革过程中所需的合作与创新行动。然而,成为系统领导者并不简单。以下将分享六种技巧与心态,以协助你在变革的过程中更加顺遂。


做中学

系统领导者的成长是一串连续的过程。其中,成功的关键是要将它与工作结合。虽然外部训练以及阶段性的改变有所帮助,最有效的方式仍是将他们融入一个会持续反思并鼓励合作的公司文化中。有些组织埋头于现有的工作,其他则是花大量的资金在员工训练,然而往往成效不彰。其中缺乏的元素,是对「工作本身可促进发展」清楚的认知及愿景。这意味着采用将结果、过程以及个人发展编织在一起的变革模型,如 Roca 的维和循环以及永续食品实验室 (Sustainable Food Lab)​​。

在「倡导」与「探究」间找到平衡

所有的变革都需热情的倡导者,然而倡导者往往会被自身眼界局限,无法有效地与持有不同观点的人进行沟通。因此,系统领导者需持续培养自身聆听能力,以及探究不同观点的意愿。如何在「倡导」与「探究」间找寻平衡,便是一复杂的合作网路需学习的事情。举例来说,永续食品实验室 (Sustainable Food Lab)​​ 充斥着许多热情的倡导者,然而组织内的NGO指导委员会发现这群人可能使其他人出现防御心态(即使他们可能会赞同被倡导的事物)。因此,委员会宣布所有重大的会议都将是「零说服区域」( No Pitch Zone ),人们无法在此寻求其他人的认同,而是提供一个安全的空间激发人们思考。

跨界交流

与相似背景与价值观的人相处,往往是最舒服的。然而只停留在舒适圈中,无法接触系统改变所需的人群广度,无论是Roca组织中的警察角色还是永续食品实验室 (Sustainable Food Lab)​​ 中的跨国食物组织皆是如此。虽然跨界交流存在着挑战,然而其也带来巨大的回报。Winslow曾表示:「唯有透过不同观点解读系统,才能创造创新。」

放手

系统领导者需要有策略。在永续食品实验室 (Sustainable Food Lab)中,有许多公司在初期并不重视永续农业,一直到系统领导者协助他们了解更全面的现况,他们的态度才有所转变。在其中一间公司中,一位员工试着在公司内部提倡「扶贫」,然而成效不彰。她试图向副总谈论农村贫穷人口的困境,但副总仅表示这是慈善机构的责任。随后,在了解到副总极度关切公司商品长期的供应是否稳定后,她向其展示农村缺乏资源将如何影响到食物供应链。副总认知到两者间的关连后,亦随即着手展开行动。该员工理解到,最有效的方式并非执着地从她的观点倡导「扶贫」,而是协助上级用他们的角度去理解并解决此议题。

建立自己的工具箱

随着有效的工具和方法越来越多,系统领导者应了解什么是可利用的。本篇作者们经常使用的工具来自各种地方,例如:训练系统思考以及组织学习的《第五项修炼》、Theory U、《欣赏式探询》、《变革抗拒》、Roca的维和循环、Change Labs、Reos Partners 的情境规划。重要的是,建立自己的工具箱不单止是将箭放入箭袋中,而是积年累月的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射箭手。

与其他系统领导者一同协作

学习如何成为一名系统领导者并非容易之事,其需面对艰难时刻以及压力才能练就此些能力。即使是最成功的系统领导者也无法单枪匹马作战,你需要夥伴分担抱负及挑战,并在面对变革的同时,也能专注于个人成长。你需要与各个处于不同成长阶段的夥伴交流,协助他们在时间的压迫下处理意外情况。在学习的过程中,与他人交流并合作可以减轻自身的负担,并助长系统变革中所需要的沈着与耐心。


结语

系统领导者在现行社会中是必要的存在,然而其背后的概念在2500年前就已出现—老子曾言:「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如今我们应当思考的问题是:是否会有足够的系统领导者出现并带领我们面对系统变革?答案或许比我们想像中的还要乐观。首先,随着各个社会议题彼此的关联变得更加明显,越来越多人尝试采取系统导向的解决方法。虽然目前还没有很多人了解系统思维与集体领导实为一体两面,然而此些知识已越广为人知。再者,过去的三十年间有许多新工具出现以协助系统领导者,且于许多案例中,皆可看到在对的时间使用对的策略及工具,可如何协助利害关系人打造集体胜利的局面。 合作网路将会解决复杂问题,而先前棘手的状况也会脱离僵局。

最后,人们对于真正的变革进程有着大量的渴望,如曼德拉推动的改革引发众人的共鸣。人们对于现存的解决问题方法持怀疑态度,认为其只聚焦在表层而并未深入问题核心。这将导致「宿命论」— 一种认为社会、生物、经济与政府系统将迈向混乱的信念,然而其也可能使人们对于新事物持更开放的态度。只要我们持续并有意识地做出改变,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系统领导者出现,引领我们面对并创造系统变革。


文章来源:The Dawn of Systems Leadership — by Peter Senge, Hal Hamilton, & John Kania

若您对系统思考有兴趣的话,欢迎参考我们的官网:Omplexity系统思考顾问公司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