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羊

隨手寫,看到什麼寫什麼,感受什麼寫什麼。

宗教日記/孩子讀書去

接著我繼續禱告幾天,有一天有一個想法突然出現,我稱之為神的啟示。我彷彿感受到自己一直用手把孩子託著,害怕他掉進去我過去無盡的害怕深淵中,所以我讓自己的手緊緊地捧著他,而神讓我看見的是:在我緊張的雙手下有另一雙大手,當我放手時下面那雙手並不會放。

離開神很久了,也或許沒有所謂離開,但就是不冷不熱,唯一的聯繫就是每天晚上為孩子做一個簡單的禱告。

但是孩子上學的情緒景況,讓我走投無路的又積極禱告裡面,那天有一位香港的姊姊為我禱告,讓我要遵循神的話教導孩子而不是自己的專業知識或者過往經驗。專業知識來自我的本科,那些書籍內容:過往經驗則是自己面對自己童年的不好回憶,所以我想要在孩子身上導正這一切,但我卻遺忘我畢竟不是過去的父母,我孩子也不是過去的我,為什麼我不要相信自己會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害怕的同時,只是一直在重複思考相同的事情,沒有新的東西注入因此也沒有新的路徑。

從隔天吧,我開始讀經禱告。突然發現我自己為孩子禱告的格局改變了,過去我都求神給孩子平安給孩子平安,但是當天我卻是求神扭轉過去。當我口說出這話時,我內心也驚嚇了,我怎麼從來沒有這樣想過,為什麼我要讓事情繼續然後孩子心裡有平安而已?我可以求神撼動的可不只是孩子心裡的平安而已,還有環境還有孩子過去的經驗還有孩子經驗當中的情緒跟感受。

接著我繼續禱告幾天,有一天有一個想法突然出現,我稱之為神的啟示。我彷彿感受到自己一直用手把孩子託著,害怕他掉進去我過去無盡的害怕深淵中,所以我讓自己的手緊緊地捧著他,而神讓我看見的是:在我緊張的雙手下有另一雙大手,當我放手時下面那雙手並不會放,而那雙手是神的手。終有一天我需要放手的,但是不管我何時放手,下面那雙手都會保護我的孩子,為何我要讓自己情緒那麼起伏害怕?神的手並不會放開,我的孩子不掉下去。此外,我也感受的一件事情,如果我不放手,我的孩子這輩子將沒有機會經歷神是真實的。我的孩子永遠都沒辦經歷神是擁抱著他的,因為我介入他跟神的關係。

當下我鬆了一口氣,原來我害怕的是我的想像,也因為這樣我緊張我的孩子也跟著緊張,我情緒波動大,孩子也更難進入到校園裡面,而當我願意把手放開,他又有不一樣的經歷。但是,當天我就完全把手撤掉嗎?我覺得這個很難,我只能不停的禱告求神幫助我對神有信心,讓我不要恐懼害怕,讓我可以把手放開。

目前我的孩子正在經歷第二天的獨自上學,狀況比我想像中的好,或許過幾天又會變糟,但不管好或者壞,因為有神我可以不停地重新到神的面前支取力量,讓我自己有勇氣跟力量可以放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