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羊
一頭羊

隨手寫,看到什麼寫什麼,感受什麼寫什麼。

自由書寫(39)我曾經有精神疾患嗎?

我只知道,那一件事情的結束沒有好的結尾,至今我仍在意我父母對我聞所未聞。想起來,仍覺得心酸委屈,甚至不願意承認騎著摩托車出來的她,是要出來關心我陪伴我。成為父母後,我認為她會出來應該是擔心,但是我即是我已經成年,有孩子了,理智仍說服不了過去的我。

那一年的過年,跟自家姊弟打著麻將,父親在後面指手畫腳,我最終氣到委屈到大手一揮把正在玩得麻將推倒。

推倒的那一剎那,我記得感覺是很難堪,很委屈,很憤怒,很丟臉,也很尷尬,在種種情緒中我跑走了,原本把自己藏進去房間裡,但擔心被人發現又跑到了三樓頂,接著看到樓頂上有一個更高的方形的水塔(?)我就把自己藏進去。

我很想要跳下去,我想要讓所有人都後悔,但我也好害怕沒有勇氣。最終,我爬進去的那個方形水塔太高我爬不出來,我用盡全力勾了很久,終於把自己從水塔裡撈出來。從爬進去,縮在角落,到發現爬不出來的絕望直到用力爬出來那刻,我一直都是一個獨腳戲。沒有人發現我,也沒有人知道我經歷過那些驚險。

我一個人默默地走下樓梯,再度躲進去我的房間裡,直到夜晚我好餓,拖著疲憊的身體我離開了熱鬧的房子走到很遠的7-11,坐在玻璃窗邊吃著一個三角飯糰。一直到我看到我媽媽騎著摩托車出現在我面前....

她知道我經歷什麼嗎?我只看到憤怒的她,好像也有帶著一些擔心的面容。我忘記後來怎麼了,我有坐上他的摩托車嗎?她有關心我嗎?我都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那一件事情的結束沒有好的結尾,至今我仍在意我父母對我聞所未聞。想起來,仍覺得心酸委屈,甚至不願意承認騎著摩托車出來的她,是要出來關心我陪伴我。成為父母後,我認為她會出來應該是擔心,但是我即是我已經成年,有孩子了,理智仍說服不了過去的我。

後來的日子裡,我有好多次的想要死來報復任何一個讓我委屈的人,一種用死明志的心態在我裡面油然而生,生根柢固,直至我離開了我的家鄉去到了另一個地方,接觸了不一樣的人,看見了不一樣的世界,這個念頭才慢慢地離開了我。

昨天看著相關的影集,再次想到過去的自己。我也想著,我應該要慶幸,自己的心理有足夠的力量可以走過來嗎?我應該要慶幸自己沒有去看醫生被貼上標籤嗎?而當時我如果去看醫生,我可以脫離藥物生活在這個社會裡嗎?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