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31322 

新加坡某教会观察——当我们在教堂谈政治

陈椰子

东北阿姨又问我下周会否再来教会,我答“应该会吧”,她说:“一定要来。我们真的特别好奇现在中国的年轻人是怎么想的。”我笑笑,嗯,我也很好奇你们这些早点润的人是怎么想的。

关于七月中旬在某装修公司的“实习”观察

陈椰子

一篇关于工地、销售、微信群、“吉时”的随笔。实习结束,我爸问我感想。我说要打倒资本家。他:“没有资本家,那些工人和销售怎么办?是资本家让人的生活更好。你看阿莲上个月不也挣了一万多吗?”我回:“ta们就算不在这里干也有专业技能养活自己,反倒是你没了ta们就没钱挣了。”我爸:“你乱说什么?怎么学社会学什么都不懂。”

“女生真复杂”:从心机女孩聊到隐性霸凌 |漫谈会03

陈椰子

隐性霸凌存在于各种性别,霸凌的背后并非简单的同性/两性之间的对立,而是强与弱的对立——性别、成绩、阶级等议题在此勾合。尽管慕强、父权的大环境难以改变,学校和家长甚至(也许)在助纣为虐,但我们仍能在个体层面做出一些小小改变。

破除浪漫爱,然后呢?|漫谈会02

陈椰子

你没看错,我们聊亲密关系了。虽然只有一位参与者正拥有爱情,但“单身狗辩恋爱经”又有什么错呢?毕竟,谁没有过悸动,谁没憧憬过浪漫爱,谁没为情伤的朋友指点过江山?

关于《和衡水中学在一起的2557天》

陈椰子

家长总说“你有再多不满也得先熬过去”,但熬过去之后呢?没有切肤之痛后,你真的会去斩断这个链条吗?还是去当它的帮凶?

你焦虑的,是外貌吗?| 漫谈会01

陈椰子

二萌袒露了她穿拖鞋进光华楼的煎熬,和被金钱支配的欲望;白山和椰子分享了她们有女权主义体认后,从“反抗裙子”到“想穿啥穿啥”的转变过程;先前在群里说自己没有外貌焦虑的小其惊异地想起自己曾为罗圈腿焦虑,以及更重要的,外貌背后的物质与身份焦虑;老历和芝士都有身材上的焦虑,但老历(承认身为男性)的焦虑只有一丝,芝士则深陷贪食症的困扰。

“你为什么支持弦子?”、女权主义者日常情感劳动与朋友圈管理

陈椰子

依照他们的逻辑,在公正的中国司法使他重获清白之前,朱军由于身处国家体制而不得发声、忍辱负重、失去工作。换言之,在“朱军胜诉”的这块,他们相信中国司法,而在朱军“忍辱负重”的那块,他们似乎不认为中国是法制国家,朱军——体制内人士——可以在没有(他们认为的)证据的情况下被撤职,丧失接受采访、为己发声的基本人权。如同女权博主@voiceyaya感慨,“这才是对国家的严重指控吧?”

我们在校园里对性骚扰说“不” | 温州中学讲座实录

陈椰子

2021年8月22日,陈老师在八百人会议室为全体温中新生开展“对性骚扰说不”主题讲座,从定义、迷思、应对等角度给同学们科普了反性骚扰知识,辅以身边事例(如“壁咚”“阿鲁巴”等),现场笑声、掌声不断。讲座实录如下,后附校友实务组制作的反性骚扰手册,欢迎领取、传播。

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公平吗? | 性别新闻简报11

陈椰子

本期简报聚焦奥运会中的跨性别运动员与吴亦凡被刑拘事件(“吴亦凡被刑拘,社会主义铁拳胜利?”)。

吴亦凡事件:“顶流”的权力与新时代的荡妇羞辱|性别新闻简报10

陈椰子

‘想红’就是新时代的荡妇羞辱。本期简报聚焦吴亦凡事件与“女权男”周玄毅翻车事件。

“极端”情形下能使用刑讯逼供吗?(一个英语课程作业)

陈椰子

Debunk In Defense Of Torture

我们,未命名 | 性别新闻简报09

陈椰子

时间就在这里,事情就在发生,请你们(我们)记录一切。

2

大学的“女性化”程度够了吗?(一个英语课程作业)

陈椰子

课程作业,不要当真。The "Feminization" of Colleges is Far From Enough

女性有长(zhǎnɡ)毛自由吗?

陈椰子

关你毛事?

2

小妇人、那不勒斯、李焕英与我妈

陈椰子

《小妇人》(2020)注:本文共分4部分,阅读约需8分钟:01联动《小妇人》与“那不勒斯四部曲”,讲述女儿的两种焦虑;02 则是椰子看《李焕英》的心路历程与反思;03是椰子写她和她妈(她既怕她妈看到,又怕她妈看不到);04 是“母女关系”相关播客、电影、书籍、艺术品推荐。

《码》| 赵建国的随想展览

陈椰子

《码》——赵建国的随想展览编辑椰子按: 大家好,这里是赵建国的随想展览。之所以称“随想”,是因为建国的导览过于随性,从网课讲到健康码讲到老人讲到曹斐、苍鑫和马列维奇,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为这个看似没名堂(实际上也可能没名堂)的《码》辩护,为自己从疫情以来的愤怒、无力发泄。

高考幸存者的圆桌会

陈椰子

引言: 多年以后,椰子盯着这篇推送,准会想起高考出分第二天那个遥远的夜晚。当时,她对着朋友王好惋惜高考失利者:“啊,他们怎么考成这样?”王好却——杂陈着愤慨与无奈——感叹道“我们不过是幸运儿,是高考体制的幸存者”。椰子认为,幸存者是心理健康并考上“好大学”的;朋友零一秒则认为,保持健全的人格已属不易。

2

《纪念拉姆》 | 椰子的首次个人作品展

陈椰子

大家好!我是椰子!欢迎来到我的首次个人作品展!本次展览由两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我将介绍创作背景、灵感来源、过程体悟;第二部分,我将奉上作品的全方位照片。下面进入正题:在一个期中轰炸前的周五下午,我用大头钉、纽扣、雪弗板做好了《构成艺术与设计思维》的期中作业——《记念拉姆》。

一个重度痤疮患者的记录

陈椰子

《飞天小女警》中的长痘同学 作者注:本文于10月9日首发于我的个人公众号“赵建国的扣扣空间”,共分为5部分。01是椰子本人就诊经历;02、03是椰子对于旁观者的建议,是椰子认为对于青春期长痘人的较好态度;04是椰子在严重长痘时期的自述,both身体和精神;最后一部分是后记——椰子写此文的拖延历程。

一个十七岁的女权主义者的一些思考

陈椰子

(现在18岁的)作者按:此文写于我17岁生日后,经过编辑精简后的版本曾发布于“BIE别的女孩”公众号和微博上,叫“十七岁的我是这样成为女权主义者的”。本来只是想作为我个人历史的节点,重心在于“思考”二字,“十七岁”如同年月日,只是记录必备的时间。

新人打卡:我,陈椰子

陈椰子

Matters老友们晚上好!这里是陈椰子。借着新人打卡这块特许毛孩如我碎碎念的地儿,勾勒一下我的边框和对matters的憧憬。正在南方某沿海城市的空调房里抖腿打字的我是一个志愿为社会学的准大学生,自诩为应试教育的幸存者。从小学到高中一路靠着不错的家境、重视教育的父母和自己的努力读了重点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