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椰子

“想做一朵贴在地上的云” //大学生/女权主义者/社会学/性别研究

女性有长(zhǎnɡ)毛自由吗?

关你毛事?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剧照 标题中的毛特指腋毛

选题源于炎炎夏日。我激动地穿上吊带并作大鹏展翅状拍照发给老妈,她秒回“好看是好看,就是胳肢窝得清爽些,露出腋毛有点羞耻”。

而这,成功激起了我(身为女儿)的第一反应“你怎么能关注腋毛甚于关注我!”,和(身为建构主义者的)第二反应——“为啥胳肢窝就得清爽?腋毛怎么就羞耻了?”

01

(脱)腋毛小史:腋毛怎么就(被)羞耻了?

哈,不出建构主义者所料。尽管考古发现人类在石器时代便开始脱毛,但那时不脱腋毛只脱头发,且脱头发也无关美学,只关乎生存——光头可以防止自己在战争中被敌人一把揪住。

羞耻则源于文明古国。在古埃及,体毛是不文明的象征,不卫生的体现。埃及艳后剃光了她所有的体毛(含头发),以显示她尊贵的社会阶层。贵族男人们也喜欢剃光胡须(再戴上假胡须),因为仆人和奴隶普遍留着胡须。作为上层符号的脱毛亦出现于古希腊、古罗马,富裕的男女使用剃刀、镊子、浮石、脱毛膏来满足自己。此时腋毛于男女的双标已初现端倪,希腊神话中的女神均以光洁身体示人(除头发外),男性雕塑却能看到毛发;古罗马诗人奥维德(Ovid)如是说,“妇女应剃腋毛,以免让粗鲁的山羊在你的腋下找到自己的路”。

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与雕像中寸草不生的胴体也可作证古国贵族对于脱毛的痴迷。

不过,上层符号终究只是上层符号,远未飞入寻常百姓家。直到18世纪末,男士剃须刀已然发明的时期,仍没有严格标准来规定女性如何处理自己的体毛。而今日的腋毛羞耻往往溯源至1915年的一场商业阴谋。那时,美国吉利公司首度推出女性专用刮毛刀,并在时尚杂志做了推广。广告中,模特身着低胸无袖晚礼服,高举手臂,露出无毛的腋窝,配文:“一个时尚女性说,腋下应同脸蛋般光洁。”两年内,它家的刮毛刀便卖出了一百万支。接着,各类公司喷涌而出,广告商很快通过杂志和电影中的图像来塑造女性的美丽标准,腋毛是粗俗的、恶心的、男性化的——腋毛正式被羞耻了。

1915年的商业阴谋

然而,西方腋毛被嫌弃的一生怎么影响到了东方的老妈?我继续艰难地搜集资料,发现,除了“挽面”(女子婚前清除掉脸上的杂毛),古代东方人秉持“身体发肤,授之父母”的教诲,基本不脱毛。鲁迅1925年作《从胡须说到牙齿》,说“譬如腋下和胯间的毫毛,向来不很肇祸,所以也没有人引为题目”——那时自然是不脱腋毛的。李安拍《色戒》要求汤唯养腋毛,以呈现30年代中国女性的美,并说“连我妈60、70年代的人也没有刮,中国人没有那么多气味,对我来说,腋毛很性感,刮掉很可惜,我很乐意秀出来”。我还找到了80年代林芳兵和巩俐没刮腋毛的挂历照——直到80年代,不刮腋毛也是可的。是二十世纪末期“文化殖民”的深入,才让东方女性的腋毛也羞耻了起来。我的搜索结果显示,2010年前后,“女明星露腋毛”开始搭配“尴尬!”成为吸睛标题。

《色戒》中的汤唯
林芳兵与巩俐
我只想说,人家刮不刮腋毛关你毛事

好在,腋毛羞耻有衰微之势。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第二波女权主义运动),女权主义者开始挑战僵化的女性美丽标准,在美国小姐大赛外的游行中,她们扔掉自己的剃刀和镊子(还有胸罩和高跟鞋)。2014年,本·霍珀的一系列摄影作品《Natural Beauty》让女性高抬手臂展现腋毛之美。2015年,许多美国女孩给自己的腋毛染了色,来反抗舆论和主流审美对女性的束缚。一项英国的调查表明,从2013年到2016年,剃腋毛的女性比例从95%降到了77%。

《Natural Beauty》

而在东方,女权主义者肖美丽于2015年发起“腋毛选美大赛”,挑战人们对女性腋毛的厌恶,她说:“我不是要所有人去保留腋毛,我只想说如果有人不想刮腋毛,其他人不应觉得这是恶心、不卫生、不文明或是不够女性化。”2020年,日本一家美容刀具公司推出一支女模特高抬手臂露出腋毛的广告,标语上写着大大的四个字“脱毛自由”——与1915年的商业阴谋形成绝妙互文。

2020年的“腋毛自由”

02

腋毛,你怎么承受了这么多!

从纯科学的角度,腋毛是性腺分泌雌雄激素的结果,能减少细菌滋生、减缓摩擦以保护肌肤(谁说腋毛不卫生来着)。

但腋毛从来就不只是腋毛。如前所述,文明古国将脱毛视为上等人的象征,有钱有闲阶级方可剔除。而在父权制的扭曲社会中,男人对女人的腋毛也有扭曲的看法。一方面,他们假想面前的女人是尚未长腋毛的小女孩以满足他们的心理需要(何春蕤《为什么他们不告诉你》)。另一方面,因腋毛象征身体的成熟,腋下散发的味道能使人产生性冲动,他们便又赋予腋毛诱发性欲的意味。与李安所说的“性感”不同,腋毛的性吸引力连同被物化的女性,都是男性的“私有财产”。因而,当工业革命激发劳动力的需求,女性走出家庭开始工作,作为“私有财产”的腋毛走入了公共空间,男性便也急得跳脚,直呼“腋毛羞耻”了。父权制与资本主义如是狼狈为奸,消费主义继续煽风点火——“购买我们的剃毛刀脱毛膏吧!买了就是优雅的文明的女性!”腋毛羞耻进而被建构为主流意识形态,随着好莱坞(里腋下光洁的女性)横扫欧美,再随着“文化殖民”植入东方,最后,通过social conditioning(进阶版“社会化”)代代相传,成为多数人所认同的腋毛羞耻。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第二波女权主义运动中,“个人的就是政治的”成为一支响亮的口号。脱腋毛,一个看似的小举动,代表了父权制对于女性的日常压迫。父权制借腋毛规训女人,要她们保持纯真,让她们自我消耗(脱毛所需的时间、金钱和心理能量令人压抑)。这种情况下,不刮腋毛与其说是个人选择,不如说是政治表态,以此批判父权制,挑战男性制定的文化习俗。(其实男性何尝不被规训呢?父权制期望男性的腋毛多多益善,所谓“阳刚的内卷”,腋毛少会则被骂“娘炮”)

第二波女权运动中的女权主义者

然而情况在第三波女权主义运动又发生了转变,这时的女权主义者认为,自由表达自己的女性气质是对被物化的挑战——这让她们跳脱出父权与父权的镜像,而仅仅凝视选择本身。她们可以涂口红、穿性感内衣同时自豪地展示自己的腋毛,也可以不修边幅只修腋毛。于她们而言,拥抱“女性气质”并不表明自己内化了父权制,而是一种自主选择的自我表达,一种自我赋权。

总之,从科学到阶层到父权到女权到选择本身,腋毛,你真的承受了好多!

03

所以,我听不听老妈的?

说实在的,很长时间以来,比起不刮腋毛,更让我觉得“政治不正确”的是刮腋毛。(化妆同理,我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自己不想化妆,但每当“啊我想化妆”的念头迸出,我内心都会产生罪恶感)因为我一直把脱毛/化妆当作父权制的审美标准与压迫,而身为女权主义者,应当身体力行地去不合作。然而,脱毛/化妆全然是父权制的压迫吗?有的人确实在脱毛后感受到了安全与舒适,有的人也确实在化妆后感受到了自信与愉悦。问题可能在,就算ta们为着自己的感受而脱毛/化妆,在这个充斥着男性凝视的世界,所有的自我赋权都会被解读为取悦男性——男性凝视只停留在你脱毛/化妆的外表,才不会管你的感受。这种情况下,我,身为女权主义者,是否应当避免做出取悦男性凝视的选择?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因而我也一直留着腋毛。是《有靠之天》与那个女孩让我灵光一闪,突然想通——女权主义是关于自由的。女权主义是为女性(和所有性别)想做的事赋权的。虽然曾经的性别平等可能意味着做和男人一样的事,不做父权制要求的事,但那是在一个女性权利尤其逼仄,女性甚至不能穿裤子的时期。一代又一代、各种各样的女权主义者撑开了女性权利的空间,如今女权主义不是父权的镜像。如果女权主义采纳“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思路,要求女性抵制父权所喜悦的一切,那女权主义就会向父权制靠拢,因为它同样要求了女性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而非鼓励女性(和所有性别)做ta们想做的事。你可以爱化妆,同时反抗工作场合要求化妆的硬性标准,你涂着精致美甲的手与你把父权制的蛋蛋扯碎并不矛盾。

我低头看了看吊带下的腋毛,郑重决定:这个夏天,不刮腋毛了。不只是因为我想体验父权制下的小小越轨,身体力行地冒犯别人一把,更因为,我懒且我觉得我的腋毛很可爱。至于以后的春夏秋冬,刮与不刮都只是选择,看我的心情咯。

超级喜欢的“独品商店”(淘宝)的胸针!

参考资料:

[1] 《关于“腋毛禁忌”的审美史》,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TUxOTc4Mw==&mid=208351995&idx=1&sn=1292dfa8cd2674f80f9c067281bbefda&chksm=2f68deb3181f57a59d9445c964231d16c0c4d6ac5de1fd76184d5ec2c7aeb548cb09cdf25943&mpshare=1&scene=24&srcid=0406AMRxwVznhgO5WUKQwETp&sharer_sharetime=1617680246554&sharer_shareid=77338f5864d06142697cad692a3ce54b#rd

[2] 《腋毛被嫌弃的一生》,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5NDQ4MjYzMQ==&mid=2247511276&idx=1&sn=f34f06563327124e459e02607e90f7c1&chksm=ec60cb44db174252ac2143b84f444a4e070f6aec13c871e1419385c9be2f4914be109367f442&mpshare=1&scene=24&srcid=0406s8kTnfdJmPb9xZtFaUyO&sharer_sharetime=1617680222511&sharer_shareid=77338f5864d06142697cad692a3ce54b#rd

[3] 《从胡须说到牙齿》,

https://baike.baidu.com/item/从胡须说到牙齿

[4] 何春蕤.《为什么他们不告诉你》.方智出版公司.1990

[5]How Hair Removal Became a Beauty Standard,

https://www.crfashionbook.com/beauty/a32332850/hair-removal-history-waxing-brazilian/

[6]History of women body hair removal,

https://www.allure.com/gallery/history-of-womens-body-hair-removal

[7] Why more women feel pressure to shave,

https://edition.cnn.com/style/article/why-women-feel-pressured-to-shave/index.html

[8] The Politics of Not Shaving in this Patriarchal Dystopia,

https://medium.com/bottoms-up/the-politics-of-not-shaving-my-legs-2600cd7ea23f

[9] The New Feminist Armpit Hair Revolution: Half-Statement, Half-Ornament,

https://www.theguardian.com/lifeandstyle/2019/jun/24/feminist-armpit-hair-revolution-half-statement-half-ornament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一个十七岁的女权主义者的一些思考

你是審美,還是審美警察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