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椰子

“想做一朵贴在地上的云” //大学生/女权主义者/社会学/性别研究

《纪念拉姆》 | 椰子的首次个人作品展

大家好!我是椰子!欢迎来到我的首次个人作品展!

本次展览由两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我将介绍创作背景、灵感来源、过程体悟;第二部分,我将奉上作品的全方位照片。

下面进入正题:在一个期中轰炸前的周五下午,我用大头钉、纽扣、雪弗板做好了《构成艺术与设计思维》的期中作业——《记念拉姆》

《纪念拉姆》——椰子的首个作品

9月30日,四川省阿坝州金川县观音桥镇,一位名叫拉姆的藏族姑娘离开了人世。根据“谷雨实验室”的报道,9月14日,拉姆被突然闯进家中的前夫唐某浇了满身汽油后纵火焚烧,她在医院的ICU里深度昏迷了13天,全身90%以上烧伤,整个人都是焦黑的,身上有些肉已经烧熟,只有右胸有一点点完好的皮肤。除了烧伤,拉姆还有六七处刀伤,额头上的伤处深可见骨。而在此前,拉姆有十几年的时间挣扎于愈演愈烈的家暴中,即使是离婚(法院把孩子判给了唐某,给了他继续威胁拉姆的筹码)和报警(警察认为“清官难断家务事)也无法令她摆脱前夫唐某的折磨。

艺术家萝卜咚为“随机波动”关于拉姆的节目配的插图是一双被横切的脚。我当时深受震撼,同时联想到的,是拉姆的手:那双粗糙的手,采药挣钱的手,被烧成焦黑、五指僵硬扭曲的手,跌倒的手,血淋淋的手,无助的手,被社会系统钉在她“命”中的手。

我想纪念拉姆,用她的双手。

主体定好了,接下来就是怎么做的问题。《构成艺术与设计思维》的课上正在讲“点”,老师展示了韩国艺术家Ran Hwang用纽扣和大头钉作为点阵的创作。一念间就决定好我也要这么做——十几年的家暴耗光她的生命,如纽扣般层层累积,拼凑出她烧焦的双手。本来还打算给金属色的大头钉喷上白色/红色的油漆,让钉子和纽扣配合;但大头钉寄到的时候就叫停了这个想法,冰冷的金属色,不就是彻底遗漏了拉姆整个反家暴法律网络、社会系统,一针一针,最终将她牢牢钉在家暴的命运中。

家暴的成本太低廉了。制作过程中,我一开始不小心被大头针针头戳破了大拇指,后面只得小心翼翼,不断转换姿势,躲避雪弗板背后戳出的针头,最后发现,背面歪歪扭扭、自顾戳出、毫无愧心的针头,也成了一个作品。

#以此纪念拉姆

灵感来源1:萝卜咚的雕塑
灵感来源2:Ran Hwang的创作手法
过程1:我开动了!
过程2:戳出的针头
过程3:开始做第二只折断的手
正面照1
正面照2
正面照3
正面照4
反面照1
反面照2
反面照3 the en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一个十七岁的女权主义者的一些思考

拉姆之死

我认识的那些被家暴的女人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