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焦虑的,是外貌吗?| 漫谈会01

“你为什么支持弦子?”、女权主义者日常情感劳动与朋友圈管理

陈椰子

虽然很无语,但我也“心平气和”地做了我能做的,唉,改变不了就算了🤦‍♀️

大学的“女性化”程度够了吗?(一个英语课程作业)

社区活动提案:“言起教育”第二季

陈椰子

我做了一个“高考幸存者的圆桌会”,活动的文稿在链接中,修订的时候发现好像无法再关联作品,就这样放在评论区啦!

https://matters.news/@onlychen/高考幸存者的圆桌会-bafyreiawhdplimrlxl7gaa5njs4ql663ntnpsoeqalpduac3mh4n2rf37e

陈椰子

请问Matty,修订文章好像无法再关联作品?想要参加活动,试了好几次修订-关联-储存,好像最后都没有保存下来诶……

高考幸存者的圆桌会

陈椰子

谢谢你!我也想让更多人看到这篇,已经加到“言起教育”话题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