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毳

大家好,這裡是毛毳,平時喜歡分享短文、圖畫、小說等文章 歡迎大家來訪

【小說】雪地來信

「奶奶,我來收信了!」

每個禮拜三,郵差都會站在門外拉高聲音喊著,生怕老人家聽不清楚。

等了一會,厚重的門扉被咿呀一聲揭開,「小亦呀,我自己去山下投信就好了,不用每次都特意上來啊。」

「這路不好走,天又轉冷了,就讓年輕人多運動一點嘛。」郵差被老人家拉著手進屋坐在暖爐邊,「況且奶奶是我最最最最忠實又捧場的顧客!」

「其他人都不寫信了嗎?」

郵差接過正要接過信的手,驀地一頓,「啊⋯⋯是啊,這些年來越來越收不到信了啊⋯⋯」

把信收到斜背包中,郵差起身塞給奶奶他最近剛醃製好的醬菜,然後又被奶奶塞了好多餅乾入袋,「那奶奶我就先走了,東西記得要吃,衣服要穿暖一點啊。」

這才剛離開了奶奶的家沒多久,郵差本來暖和的身體又冷了起來。

他心想,這天越來越冷了,看起來離下雪的日子不遠了吧。

郵差抬起頭,看著灰矇矇的雲朵,搓了搓雙手,呼了一口氣,又向對面的另座山望去,某處隱約可以看見木屋的咖啡色屋頂,那裡就是他的送信的目的地——奶奶弟弟所居住的地方。

郵差今年二十歲,才剛接手爺爺的這份工作也才一年,但這一年裡,村裡的老人像是約好了一樣,一一離開人世,最後就只剩下住在山頂的老奶奶了。

老奶奶的弟弟住在對面的山上,是一位獵人。主要的工作就是驅趕或是獵捕大型野獸,避免對面山的猛獸來到村裡人居住的這座山裡來。

所以老奶奶即使想念胞弟,也不好叫對方回來,就只好透過書信,來緩解思念家人的心情。

來到獵人爺爺的小屋後,稍微替爺爺清掃了下灰塵,郵差沒有停留太久,拿著回信,又折返回去了。

回程的路上風越來越大,郵差的臉一直被過長的瀏海咻咻地打著,突然間,臉上一涼,他一把把頭髮往後撥開。

灰暗的天空開始飄起了細小的白色圓點。

下雪了。



「奶奶,信來了!」

郵差拿著信大喊了幾聲,「奶奶!奶奶你在家嗎?」接連叫了幾次,屋內仍舊靜悄悄的一片。

郵差心裡一慌,看著窗邊沒鎖,就翻了進去。

屋內的爐火還在燒著,郵差往大步直接朝奶奶的房間走去,門沒鎖一推就開了。

奶奶靜靜的躺在床上,明明就像睡著一樣,但郵差就是知道奶奶已經離開了,畢竟這些歲月以來,他看了太多了。

忽然窗簾被風吹起,他瞥見床邊書桌上頭有一封信。

秉持著郵差對信的執著,他忍不住拿了起來,愣了一下,因為看到上頭的收信人竟是他自己。

給小亦

我的弟弟他不識字,一直以來都很謝謝你

郵差怔怔地看著信,突然回想他第一次給奶奶送信的時候⋯⋯

「奶奶!您怎麼哭了!」

奶奶顫抖著手捏著信,一手抹著眼角滑落的淚珠,「無事啦、是我、太開心了⋯⋯這是奶奶我、第一次、收到回信⋯⋯」

⋯⋯

原來奶奶她什麼都知道了。

郵差狠狠地拆開他包裡給奶奶的回信,上頭的第一句話是:「姊,妳說那什麼話,妳身體可還好著呢,怎麼這封信就成了最後一封了?」

對山的野獸早就消失了,他們也早就不用再擔心野獸侵擾,但他從來沒有向奶奶提起,直到最後⋯⋯

他郵差生涯最後一個客人也離開了,他也該離開村落了。

郵差的行李不多,只有簡單的衣物和糧食,還有那些,寄不到收信人手裡的信。

雪下著下著,本來翠綠的山披上了白色。

郵差走到了山腳下停了下來,想起還忘了帶走他的伙計——信箱。

那是一個有年代的木頭箱子,從很久很久以前就掛在山腳邊的大樹上,供村民投信用。

「誒?裡面有信?」郵差才剛把信箱拿在懷裡,就感受到裡頭有紙摩挲的聲音。

「讓我看看是要寄給誰的信呢?」

郵差勾起嘴角,想來他的送信的生涯,還會繼續下去。

雪,卻停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区活动提案 | 雪地来信,写在月季铁篱旁

2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