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54 articlesIn total 61051 words

《虛構的隨筆》№.31 叔本華的那條狗及其他

歐陽風

還有:快樂常不是我們所希望的快樂,而痛苦則遠遠超過我們所預計的痛苦。大家還是別讀叔本華的著作,我想,即使人生是痛苦無望,咱乾脆做一回鴕鳥,就當叔本華從來沒在世上存在過,別聽他胡說。

《虛構的隨筆》№.54 我將自己分類到反共那一邊

歐陽風

我對毛澤東的長相,真是厭惡之極,非「面目可憎」可形容,其畫像掛於天安門,真是難為了來來往往的北京人。當然,這是我的問題。人嘛!總是有些東西看不順眼。

《虛構的隨筆》№.53 四十歲的我又悲觀了嗎?

歐陽風

一時之間,想趕快把勵志書丟掉!過了40歲,就別在里面追尋成功的方程式了,它都哄騙了你幾十年。勵志書頁里,我再也找不到自己,去其他書類找找看吧!比如喬納森.海特的《象與騎象人》。讀讀里面作為大象與騎象人的自己打鬥,看看我們多麼「拿自己沒辦法」!

書之隨筆

歐陽風

有人迷戀紙書的墨香,我則追求電子書的方便。再者,我又不是什麼專家,看書讀書就圖個樂趣,沒什麼書是神聖到丟不得的。

《虛構的隨筆》№.51 別難過了

歐陽風

心一直墜落,一直一直的往下墜落。而日子還是得過,誰在意誰的心誰的城被撕破。我對著鏡中的那個人說:別難過了,人總有看不見自己的時候。

《虛構的隨筆》№.50 時間這條河

歐陽風

雖然有時日子過得像中國上世紀六十年代的鐵幕時期,白衣藍褲,滿城嚴肅,笑的是一臉無辜;雖然有時心情又徬徨得像1949年飄落在台灣的靈魂,不知何去何從。

《虛構的隨筆》№.49 寫給YM

歐陽風

妳一走,我就恍如《白馬嘯西風》裡的李文秀迷失於暴風雪中。雖無大礙,畢竟元氣大傷。而魚雁自此只往不返。

《虛構的隨筆》№.48 母親

歐陽風

年年歲歲就這樣過去,母親在心中也不過是個人人都有的一個媽媽而已,沒什麼特別。

《虛構的隨筆》№.47 海盜書世界

歐陽風

書店特色是繁體書,趁在關門前,順便出售電子閱讀器,特色依舊走繁體電子書。海盜版!

《虛構的隨筆》№.46 維多利亞悲傷

歐陽風

維多利亞找不到不悲傷的理由。

《虛構的隨筆》№.44 瘋狂的下載

歐陽風

是有著一群瘋狂下載的人,好像網上若能拉下一頭牛,都會毫不猶豫將牠給拉下來。至於能不能養活這頭牛,誰也不理。

《虛構的隨筆》№.43 我想變成詹宏志一天

歐陽風

說到底,這傢伙就是不想離開書,不管是在那一天之前,那一天之後。詹宏志對書的態度,讓我覺得他的前世根本就是一本書,或一台未來跑回來的刨書機器人。

1

《虛構的隨筆》№.42 要得到請付費【詩】

歐陽風

你要提升我的認知 ‧ 把知識唬得我峰迴路轉

《虛構的隨筆》№.41 北緯22度人【詩】

歐陽風

不可種蘋果的北緯22度人 ‧ 從沒有國家到只剩下國籍

《虛構的隨筆》№.39 遇見恐龍的樂趣

歐陽風

對於科學家來說,他們通常只理會在技術行不行得通,卻從不想想,應不應該創造出來,像曼哈頓的原子彈計劃是一例。其他諸如複製人及轉基因工程等,人類面對的難題不是在開發高端技術,重點是在該不該做,才是人類最難以處理的難題。

《虛構的隨筆》№.38 1856這一年及其他

歐陽風

英法硬要大清玩「自由貿易」。這事情一開了頭,西方各國亦搶著來玩。還好中國夠大,這邊給一個,那邊分三個。若不夠大,早就分完了。

《虛構的隨筆》№.37 我能算是一個讀者嗎?

歐陽風

讀書這件事,說起來真是奇事一件,在讀懂與讀不懂之間,時而咫尺天涯,時而天涯咫尺。把艱澀的弄明白了,容易的就忽略掉;或拼命想要記住所有的枝節,想用時卻又一點也記不起來,並懷疑自己是否真的讀過那本書。

《虛構的隨筆》№.36 不敢失落的過去

歐陽風

玩太陽的都出來了,玩月亮的只好去睡太陽了。至於美夢誰為你來鋪,惡夢誰為你來補呢?靠自己囉!向前走,絕處亦有路,人生充滿著探討。管誰跌,任誰倒 ,地球一樣有明早。

《虛構的隨筆》№.35 誰管柏拉圖怎麼想

歐陽風

崔健沙啞不清的聲音千年之外穿越而來,有點很不現實的感覺:我沒穿著衣裳也沒穿著鞋。卻感覺不到西北風的強和烈。我不知道我是走著還是跑著。因為我的病就是沒有感覺。

《虛構的隨筆》№.34 亞里斯多德的學說

歐陽風

要說起那些貌似「不食人間煙火」的智者們的奇聞異事,也真是有意思,結果會發現,也許他們比你我還普通,不講理的不講理,小心眼兒的小心眼兒。

《虛構的隨筆》№.33 果然生不如死的梵谷

歐陽風

最令我不解的是梵谷為何拿著一把刀子,割掉自己的右耳,獻給一位風塵女子?這不是瘋子的行為嗎?還是天才的表現,咱凡夫俗子永遠不會懂!生前梵谷憂鬱,活得渾身不自在,一無是處,懷才不遇,臨死仍一無所有,還來不及抱著知足常樂四個大字過日子,還來不及堅持有大器晚成這種事,就謀殺了自己。

《虛構的隨筆》№.32 長短句第終號

歐陽風

所謂對富足的定義,在我這種螞蟻般的小人物看起來,與其花時間去思考它、談論它、概念它,還不如直接把日常生活過得紮實點。自然而然,什麼是真正的富足也就不是那麼重要,還能奢侈地擁有一些夢想。所以,不如收起「初四咁個樣」好嗎?

《虛構的隨筆》№.40 踩在巨人肩上的牛頓

歐陽風

一場大瘟疫造就了力學的牛頓,一場大火亦造就了一個站在巨人肩上掉下來的煉金術士牛頓。我們一般俗子絕不站在巨人肩上,因為我們太怕從巨人肩上一不小心掉落,就跌得粉身碎骨,也因為這樣,所以我們一事無成,就他媽的只能凡事看開點。一心一意做好俗子的本份。

《虛構的隨筆》№.30 名副其實的瘋子尼采

歐陽風

我們還是不要做哲學家之類偉大的人物吧!超人又有何用,還不如咱們過著抽煙喝酒不運動的普通日子。

《虛構的隨筆》№.29 不是千里馬,就別等伯樂了

歐陽風

並不是世上沒有伯樂,只是我們死也不想承認:自己不是千里馬。都是無奈的過著跑龍套的日子,跑龍套的唯有當自己是主角,學著主角的對白,再向另一個也是跑龍套的人誇誇其談,當自己是主角,讓自己好過一點。

《虛構的隨筆》№.28 生命之序

歐陽風

若祂是存在的,最多最多也徒增一個「大設計者」的位置,在生命史上,祂什麼都幫不上忙。看看歷史,祂時常還幫倒忙。

《虛構的隨筆》№.27 失業大軍壓境

歐陽風

在加拿大工作的朋友說那邊裁員得很厲害,問她怕嗎?她答:職位低薪資少,裁不到我身上,只怕公司倒閉。

《虛構的隨筆》№.26 寄香港詩二首

歐陽風

古老斑駁地圖裡的中原巨龍它終究須揚眉 與我的香港及你無關

《虛構的隨筆》№.25 不懂康德亦無妨

歐陽風

康德自稱回應了人類的三大問題:一、我能知道什麼?二、我可以做什麼?三、我能希望什麼?四、人類是什麼?這幾個問題,若然我們將它的哲學意義丟掉,拿來問問自己,未嘗不可將問題之答案作為個人生活指南。尤其是前三個。你能知道什麼?二、你可以做什麼?三、你能希望什麼?有了答案,生活就有方向了。

《虛構的隨筆》№.24 第歐根尼真幸福

歐陽風

第歐根尼怪誕不羈,而我不是;第歐根尼是蘇格拉底的徒孫,而我不是;第歐根尼不想工作、沒有家、一無所有,而我不是;第歐根尼覺得自己很富有,而我不覺得;第歐根尼覺得吃人肉沒有違反人性,而我不覺得;第歐根尼敢在市集街頭上手淫,而我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