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風

一個老宅、病夫及啃老本的......

《虛構的隨筆》№.35 誰管柏拉圖怎麼想

崔健沙啞不清的聲音千年之外穿越而來,有點很不現實的感覺:我沒穿著衣裳也沒穿著鞋。卻感覺不到西北風的強和烈。我不知道我是走著還是跑著。因為我的病就是沒有感覺。
炒冷飯就炒冷飯吧!反正又不是沒炒過,炒得熱不就行了嗎?
材料:柏拉圖一個。蘇格拉底一個。快讓我在雪地上撒兒野一首。
作法:去哲學化。烈酒兩杯。哀愁心緒一份。沉思十分鐘即可。
他媽的。開始。
YiYe            YiYe
因為我的病就是沒有感覺
柏拉圖出世,蘇格拉底四十有三。柏拉圖十二歲時,初見蘇格拉底,認識以後,柏拉圖就將年輕所作的悲劇詩作,一把火給燒掉。柏拉圖可能感覺到:因為我的病就是沒有感覺。
柏拉圖可能在唱著:給我點兒肉,給我點兒血。換掉我的志如鋼和志如鐵。快讓我哭,快讓我笑。快讓我的作品別讓蘇格拉底見笑。
YiYe            YiYe
因為我的病就是沒有感覺
柏拉圖一生的兩個目標,即詩人和政治家都未能如願。當蘇格拉底問吊時,對柏拉圖的政治理想更是打擊重重。千秋世代,幾許悲痛幾許憂傷。
崔健沙啞不清的聲音千年之外穿越而來,有點很不現實的感覺:我沒穿著衣裳也沒穿著鞋。卻感覺不到西北風的強和烈。我不知道我是走著還是跑著。因為我的病就是沒有感覺。
在歐幾里得教學的地方,柏拉圖重建他的思想基礎。有書載,柏拉圖是西方世界第二名有影響力的哲學家,第一為亞里斯多德;同時,柏拉圖也是西方最有名而排第二的哲學家,僅次於蘇格拉底。如此說來,柏拉圖的思想基礎就非常的重要了。重要在:因為我的病就是沒有感覺。
當然,後來的柏拉圖太有感覺了。我們也很有感覺,但我們不講哲學。我們烈酒兩杯下肚,只听崔健唱最後一段:給我點兒刺激,大夫老爺。給我點兒愛情,我的護士小姐。快讓我哭要麼快讓我笑。快讓我在這雪地上撒點兒野。
我們要的只是刺激與小姐。去他媽的,誰管柏拉圖怎麼想?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