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_
P_

夜探希茨海尔斯德军地堡群

几年前的一次圣诞节假期,我和好友K君从瑞典南部坐火车出发,途径丹麦转船去挪威的卑尔根。K君一手操办了本次旅途的行程计划,当时我们为了省钱就坐了夜车,于半夜3、4点在丹麦北部的航运枢纽希茨海尔斯镇(Hirtshals)下了车,而去卑尔根的船要九点钟才开,于是我们俩就在这个离最近的麦当劳至少有15公里的鸟不拉屎的小镇搁浅了这么几个小时。

不过,我们在镇子外不远处找到了一个满足猎奇心的好地方:希茨海尔斯镇西南的德军地堡群。

图上的坑坑洼洼就是希茨海尔斯地堡群,坐标 57°35'02.1"N 9°56'18.5"E。希茨海尔斯镇就在地堡群东北不远处

二战期间德军在其占领的丹麦国土上修建了几千个地堡,大部分都建在了沿海地区。希茨海尔斯镇所处地是从北海进入波罗的海的脖颈(对岸即是同被德军占领的挪威),所以此处的几十个地堡就成为了德军“大西洋壁垒”(Atlantikwall)防御计划的一部分。

可是由于地处偏远且地形不适合进攻德国本土,所以除了当地的抵抗运动,丹麦大部分领土所在的日德兰半岛在二战期间鲜有战事,这些建在丹麦的地堡也就基本上纯当了几年的摆设。战后丹麦人挪走了地堡里的武器弹药,在此处开设了一个“希茨海尔斯地堡博物馆”。

K君是个瘦高的青年,气质上有点像《星球大战:侠盗一号》里的机器人K-2SO,生性好动爱冒险。因为博物馆还没有开门,在K君的一阵怂恿下我们只好在黑灯瞎火的情况下进行了一次自助游。并且似乎好像进入了一些非常规的展览区域……

摸黑前进

当时我俩一人带了一根使用两节AA电池的手电,所以照明条件基本只能保持让我们不至于撞到东西,照片上东西是后来浏览在闪光灯下盲拍的照片才发现的。我和K都是学生物学的(读作:我们看惯了奇异而密集的东西),在相机屏幕上见到了下图的东西时虽然还不至于吓得尖叫,但是在发现原来曾被如此多嗜血生物的包围过之后胃部还是难免地颤抖了一下:

关于蚊子是否冬眠的讨论可以结束了

除了无数只迷你嗜血狂魔,地堡内还住着一些人畜无害的其它小动物,比如这只属于等足目(Isopoda)的“潮虫”:

还有这只大概不愁肚子吃不饱的小蜘蛛:

最好别把手伸进去

在穿过这些住满了各种小动物的狭窄通道后,我们终于又一次呼吸到了新鲜的海风:

放置海岸炮的开口,远处是漆黑一片的北海

海鸥把吃剩的鱼头抛在了地堡顶上:

Captain Haddock

在吸满了新鲜的海风后,我们又摸爬滚打地进入了地堡群下层。如果黑暗有一种味道,那大概就是铁锈味和霉味交织在一起的味道吧。在黑暗中前进的过程中,我努力让自己不去想玩过的《重返德军总部》之类的游戏。

地堡下层
地堡下层
地堡最底层,要爬着才能进去,底下已是沙滩

天刚刚亮的时候,我们一边看海,一边吃早餐。我幻想着刚煎好的鸡蛋灌饼,叹了一口气,打开了一听茄汁鲭鱼罐头,一边嚼着味道苍白的食物一边望着苍白的海和天……

出地堡时天刚刚亮,从漆黑变为苍白的北海

天大亮时,我们告别了这片地堡群,回到镇子去赶前往挪威的船,这时才发现地堡群最靠镇子的地堡差不多快要进城了:

刚才在漆一片中看到的灯塔
离镇子不远的地堡里有更多的涂鸦

这是我和K君一起探索过的几个地方之一,那个充满冒险的圣诞假期真的让我怀念。后来K君和女友去了加拿大读书,之后二人定居在了那里,我们也就再没见过面,更没有一起继续废墟探险了,只是偶尔在网上互发消息。也许以后还有机会共同冒险吧!

Poppel Yang

原作于2018-08-27,修改于2020-04-11

注:此文首发于VICE中国(现更名为“BIE别的”),商业与非商业转载事宜请联系“BIE别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