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4 篇作品累積創作 44466 

真實地生活

司湜

認真做好每一天你分內的事情。不索取目前與你無關的愛與遠景。不糾纏於多餘情緒和評斷。不妄想,不在其中自我沉醉。不傷害,不與自己和他人為敵。不表演,也不相信他人的表演。——安妮寶貝

1

【微】金麥穗

司湜

柏拉圖問蘇格拉底「什麽是愛情」。蘇格拉底說:請你穿越這片稻田,去摘一株最大最金黃的麥穗回來,但你不能走回頭路,而且只能摘一次。許久之後,柏拉圖空著雙手回來了。「當我走在田間的時候,曾看到過幾株特別大特別燦爛的麥穗,可是,我總想著前面也許會有更大更好的,於是就沒有摘;但是,我繼續走的時候,看到的麥穗,總覺得還不如先前看到的好,所以我最後什麽都沒有摘到。」

2

心有靈犀

司湜

不盲信虛無,但也不抗拒所有未知卻又有可能存在的東西,對於所有不認識不確定的事情,一直抱持開放的態度。

蝶 —— 雨季來了,淅瀝地下著碎感零相(四)

司湜

那是隻黑漆漆的談不上漂亮的蝴蝶,卻是用笨重長鏡沉墜大機拍攝下來的、至今為止我認為最美麗的蝴蝶。鏡頭把牠從樹頂拉下來,避過太陽陰影,再調好光圈、景深、焦準,經此周折,而牠,竟仍舊俯伏在原地等待著我的「捕捉」。這不是我們最美麗的相遇,還能是甚麼?

1

鱘魚與圖瓦盧

司湜

我們的世界、我們人類生存的環境究竟出現了甚麼問題。瘟疫橫行,物種相繼滅絕,島國行將消失……

喜感

司湜

亂世中,要活得自在、食得暢快真的很有難度,不過,我們可以選擇讓生活變得喜感。

1

超級月照下的超級月

司湜

氣象局告訴我們,14日半夜時分可以觀賞到本年最大最清晰的超級滿月,是月球運行橢圓軌道離地球最近的位置。若是以往,科學館外、南灣湖畔或在離島區沒有障礙物的地點,都會聚結不少天文發燒友或龍友,佔好位置拍攝出色照片並交流分享。如今受「相對靜止」防疫法所限,大家只能各自倚傍在陽台或窗邊,孤單地欣賞這「超級滿月」。

外食記(六)——醫觀食記

司湜

基本上是吃飽睡、睡醒吃,像動物園圈養的動物一樣。三餐食物雖不是很精緻的菜色,但品種多樣營養均衡,比我們在外面長期吃便當有益得多。

如果可以1秒到位,絕對不想玩七進七出的戲碼。

司湜

時刻叫自己「放輕鬆一點」、「生活得喜感一點」,成為疫下口頭禪。近日記錄的東西都太沉重,總是離不開疫情、網絡霸凌和分化類貼文,教觀者都陪著我嘆氣。想想,又何必介懷自己周邊有否「冷靜而理性思考」的,或許個別還真的不存在這種「成分」。連續兩週不間斷的全民核酸走到第八輪,偶現疲憊的醫護在...

1

你讀出來了嗎?!厲害,恭喜你!

司湜

很喜歡在非常時期仍能苦中作樂的他所帶來的溫暖與喜悅。前路崎嶇,並肩前行,苦也一路,樂也一路。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知道你是為了誰。

司湜

先把能顧及的處理好,理順毛球,做好家庭內遇上突變時的各種預案,這就是協助打退疫情所作的配合及貢獻的一分力量。

請容我在無從扳轉的世界裏騰空做起一個個酣暢淋漓的戲子夢

司湜

別人都怎麼度過各自在家抗疫的時間,我不確定,或許是打機上網、吃喝睡養,把自己供奉得秀色可餐?於我,每一個不用上班、只準宅家的日子都可能是最形銷骨立、目光呆滯、失魂落魄的日子。請不要相信我的美麗也不要相信我的愛情在塗滿了油彩的面容之下我有的是顆戲子的心所以 請千萬不要不要把我的悲哀...

1

透明蓬頂下的伊甸園--2. 花籠

司湜

終日打拼,勉力為自己多爭取一寸空間,爭取多一點優勢,讓自己更有活下去的信心。有時候錢花掉了,時間虛耗了,甚至弄得身心俱疲。滿心以為得到了很多,實際上,失卻的更多。

外食記(五)

司湜

你的名字、你的臉皮不能代表真正的你,但你的內在美可以。

疫下的驚慌不驚慌

司湜

在尚能放輕鬆一點的時候且放鬆,能解決的沒必要緊張,不能解決的緊張也沒有用。

疫下的善與惡

司湜

艱難時期,總能見到澳門市民互相打氣、守望相助的場景。有為外賣送貨員準備的免費飲品,有為檢查完成路過的市民贈送的向日葵,也有為醫護消防警員義工繪畫的感謝漫畫圖。

疫下出門 -- 3. 連網手機

司湜

有些人看你飛得高不高,有些人留意你走得遠不遠,而我只會關心你過得好不好。

疫下出門 -- 2. 消毒酒精

司湜

附帶功用和粉飾包裝之多樣,幾乎讓人遺忘了它本來的主要作用,並不是護膚、氛香或襯飾。

疫下出門 -- 1. 口罩

司湜

這「不速之客」又來了。每一次都總是毫無預警,讓人瘁不及防。父親們想吃上每年難得一次的大餐都只能告吹了。如今已不敢再吹噓自己站著塊蓮花福地,只求天佑澳門,並趕快送客。確診出現,政府公告2天內完成全民核檢,並呼籲市民儘量留在家中,食肆只許外賣、教育活動暫停、銀行及公共設施關閉。

高學歷化的實際反映

司湜

網評說,學校離成功研發納米芯片不遠了,但估計學生會納悶,自己奮鬥的終極原來就是當一名中學教師。

偶遇偶然 -- 記再一次遇見《偶遇》《偶然》

司湜

拐一個彎/拐進了陌生的街角/漫無目的向前走/走進那/隔世的想像/驚喜 憂患 快慰 悲戚/襲上心頭/不為別的/只為了期待/醉人的一個/偶然/

卸下新人的外裝,揹起上學的行囊--寫在來市一個月前後

司湜

你有多長時間沒有書寫文字了?我說的不是敲打鍵盤輸出文字,也不是在電子手寫版上點選文字,而是切切實實執筆在紙上寫字,除了簽名以外,用指尖運勁寫上百字,有沒有印象?離開校園那應對作業考試的環境,進入職場之中,碰觸電子產品的機會數不勝數,而拿筆書寫的機會卻變得很有限度。

貓兒

司湜

四百呎見方清雅的小房子裏,她與小旭生活在一起。說是小房子,其實也不算太小,一房廳的間隔還有個向陽的小露台,供一人一寵同室而居綽綽有餘,以港澳社會來說,配得起「安樂窩」這個稱謂。說到底,還是很讓人眼紅的。不少人終其役役之年也無法求得一個勉強的安身之處。

司湜

也許是星月的亮夜才黑得那麼地徹底最後我還是讀不懂你只了個光的意義

放飛自己

司湜

趁著「重五」假期,去沾了趟龍舟水。沒有刻意追隨其他驅瘟避疫或紀念詩人的傳統習俗,也沒有吃糭子,曾經有一年吃過一條朋友家自製的糭子,胃囊接連痛了三週,自此怕了,少吃為佳。這是別話。雖說是游水,實際上只是浮水、踢水,心滿意足地覺得即使無法消減體重,也算是參與了一項有益身心的體育活動。

1

《天使之吻》(《您和我的4321天》)

司湜

聽說這是一部好看的網絡小說和連續劇,已經很久很久了。皆因家庭工作兩忙,一直沒法子看。難得的碎片空檔,我終於碎碎地看起老片子來。倍速地看了一遍以後,就是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一次意外,一次唯美的失憶,女主角從29歲的失婚事業女性,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個只剩下18歲思想的高中生。

透明蓬頂下的伊甸園--1. 歌者

司湜

"當你開始喜歡緬懷從前,喜歡聽老歌,你就老了。"朋友總是這樣說。然而喜歡不喜歡也會受著個人情感,或外在很多因素影響,有人可能更喜歡懷舊的韻味,作不得準。我習慣借用類似半杯水的哲學,去解釋告老的特癥,你會想到"我的人生才剛開始一半,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抑或是 "啊,我的人生可能只剩下一半,未做的事情來不及完成了"?

外食記(四)

司湜

朋友推荐了一間新開業不久、由葡人經營的土生葡菜餐廳,今天午餐我抽空去試味了。我那位媽媽朋友育有三枚孩子,大女初生時她忍痛辭去了穩定又收費頗豐的銀行工作,自此過起忙到天昏地暗、不知時年的日子;今年終於把最小的三公主送進學校了,10年來首次找回了一點點自己的時間。

透明篷頂下的伊甸園

司湜

算命先生說我土型人格,為人固守不懂變通,需要栽木來抓著水土;財來自有方,但要有才(材)方能把握得住,方能有向上發展的機會。首要是多讀點書、多修些學位,順便多換幾張「床頭紙」;工作方面,要選與木相關的行業,教書、管理圖書、編輯書、出版書都可以,或者直接當個木匠勤造書櫃。

外食記(三)

司湜

俗語講得好:「冤豬頭,都有盟鼻菩薩」。這世上,就是有一些奇怪的食物,賣相不討好,聞著氣味也不易接受,但人卻對它念念不忘,覺得吃下去有種難以言喻的美味。比如說湖南的臭豆腐、日本的納豆、紐西蘭的罐頭芝士、瑞典的醃鯡魚等。今天品嚐了兩道美食,雖未算是公認的極致的「臭」,但也不是每個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