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湜

生長於澳門。五行缺木,命定與書紙為伍。土性,卻實際上是個水漾人。水是......

透明篷頂下的伊甸園

算命先生說我土型人格,為人固守不懂變通,需要栽木來抓著水土;財來自有方,但要有才(材)方能把握得住,方能有向上發展的機會。首要是多讀點書、多修些學位,順便多換幾張「床頭紙」;工作方面,要選與木相關的行業,教書、管理圖書、編輯書、出版書都可以,或者直接當個木匠勤造書櫃。

前面的我都一一聽從了,幾年下來荷包萎縮,書掉了不少時間,卻沒見到自己有多大發展,果然 "睇相佬" 還是不可靠。於是便毅然放下教鞕,走進醫院工作去。想想,幾年間我沒有誤人子弟已是奇跡,與其巴望可以成就作育英才的偉大事業,不如直接去救死扶傷,更有莫大功德。這是我步入醫療行業的因由。

在連續多天的陰霾和風雨過後,今天終於瞥見一絲絲惠澤自天國的陽光。醫院大堂額外變得溫暖而可親,有著透明篷頂的平台花園就跟巴黎羅浮宮的一樣,透射出一圈巨大的光環,到這裏來的人們必能得到賜福與庇佑。我不是教徒,卻是如此這般地虔信。有光照,很美好。

夏天將快到了,隨那復甦的蟬一同褪下皮殼,破繭而出。高溫,燙貼著皮膚,也炙熱了想象。各色人種,有著各式面孔;不同軀體,有著不同負載。在這個仿如隔世的伊甸園裏,紛沓而過。

詢問處位置放了個糖果碟,這位置原本放著農曆年時討意頭用的全盒,後來頗受喜愛,就換了個精緻的小蝶一直放至今。我覺得這是又一個醫院的「友善設施」,除了在緊急時作為逗弄哭鬧小孩的恩物外,在這個哀傷總比歡笑多的場所,亦可以為偶然渡苦前來的眾生帶上一絲甜意。

人人都可以過來隨意拈一粒,在這間或佇留的片刻之中,偶爾會讓我聽到或見到一些有興味的事兒,可能是某某想留下的說話、緬懷的過去、分享的故事、釋放的感受;又或是眼神、面部表情及肢體的表述與交流。這可能是一個會延展出很多奇妙歷程的後花園。誰知道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