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湜

生長於澳門。五行缺木,命定與書紙為伍。土性,卻實際上是個水漾人。水是......

疫下出門 -- 1. 口罩

這「不速之客」又來了。每一次都總是毫無預警,讓人瘁不及防。父親們想吃上每年難得一次的大餐都只能告吹了。如今已不敢再吹噓自己站著塊蓮花福地,只求天佑澳門,並趕快送客。

確診出現,政府公告2天內完成全民核檢,並呼籲市民儘量留在家中,食肆只許外賣、教育活動暫停、銀行及公共設施關閉。消息一出,市民紛紛出外採購。雖然信任貨源供應充足,但既要留家抗疫,這2天的吃喝用度還是需要的,我也叫家人備定些乾糧;此外,點算一下家中的防疫物品是否足夠。畢竟屋蓋下有老有嫩,是高風險的家團。

趁家中寶寶睡熟,我在午夜時分悄悄地去做了核酸。人是明顯比日間時候少,但也排了將近半個小時,而且我還是選擇「少數項目」鼻咽拭子。回到家撥一下手機,陽性個案又增加了,忽然攀升到31例。不禁打了個哆嗦。

網上一直討論「動態清零」與「共存」的優勝劣敗,其中有人打了一則戲言:

如果打死一隻老鼠可以獲得1000元獎金,你覺得需要多少時間才能消滅所有老鼠;答案是,老鼠只會愈來愈多,因為從中獲得金錢的人會捨不得利益的中斷。而抗疫的產業鏈何其龐大,某些用品,少了它你還出不了門。

我覺得疫下出門須至少有三寶:口罩、消毒酒精、連網手機。

1. 口罩

它是疫症的副產物,來由並不體面,無論是從當初的黑死病還是如今的Covid-19。從當初加芳香物質的紗布,到今天不同功能型號材質的紙口罩布口罩;從最初出現在醫療領域,到現在成了大眾生活必須品。百多年來它一直就在。太平盛世時站在最專業偉大的服務陣線上,以最卑下的姿態發出最高尚的光。如今大眾每天接觸它,又普遍唾棄它(無論使用前或使用後),它象徵著 「瘟神在附近」 ,戴著它也很不便(不戴它時更不便,哪裡都去不了);但我卻偏執地喜歡它,喜歡它的弧度、它的質感、它的新穎多變,是它讓我不畫皮上班也不尷尬、是它讓我面對愛與不愛的人可以維持一貫嘴臉而不被發現、是它讓街上眾多(偽?)俊男美女突然浮現冰涼了眼睛,當然,是它阻隔了空氣中有害物質保障了我們的健康。大家總習慣記住一個人偶爾的錯,而遺忘了她一直的好。口罩很好,寛容一些,它,畢竟是我們的第二塊面皮。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