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湜
司湜

生長於澳門。五行缺木,命定與書紙為伍。土性,卻實際上是個水漾人。水是......

今生如此算,本來無一字

(edited)
一生拉勻計,此刻的際遇再不濟,雖說人生無常,但人總愛相信,沒那麼快要結帳。從會計角度計,此刻所有負面東西,可以分成幾個年度入帳,匆匆幾年後的正能量,可以抵稅扣帳,這盤數總可以做到不太難看。一生拉勻計,任何盈虧最後都會不賺不賠,任何明顯影響終歸無關痛癢,任何人都差不多。因為,只有確認離歸西不遠,才會算總帳,到那時候,還有什麼好計較?


你有沒有曾經丟失過珍貴的東西,有沒有丟失自己親筆書寫的文章?小時候寫過一篇名為《眼鏡》的雜感,連同另外幾則小文一同寄到報社去。眾篇之中,自己覺得這篇是比較滿意的,可最後反而是其他篇章被採納了。後來輾轉間手寫備份稿遺失了,由於沒有見於報刊,於是它就成了我回憶中永遠失落的文章。搜索枯腸,只隱約記得幾句,「對於配戴眼鏡,有人是因為看不見,有人是為著遮蓋缺陷、隱密傷痕……」


多年過去,最近在馬達市再次遭遇類似的失卻事情。文章自動儲存的功能本是為著便利作者隨時記錄文章,不受斷電或忘記按鍵影響,但偏偏是這個便利的功能,成了文章遺失的最大元凶。稍早前在草稿頁上打了一篇估摸約2000字的文章,就在準備貼上圖片發佈的那一刻,因爲一下錯誤的按鍵,把文章通篇刪除了。因為是看完其他筆者的作品有感,直接在草稿頁上鍵入的文字,所以並未有另存於其他編輯器上;同時因為過往未試過在操作上碰壁,因此也沒有意識到文章竟然會如此輕易地失去。那天是幾乎零停頓地、流暢地打完那2000字,彷彿命中早已安排,我沒有檢視、沒有回顧,也沒有好好地感謝和道別,指尖就觸鍵了。事情發生當下,我只有一臉錯愕,不知如何應對,過往學過的回車急救方法,當刻全數拋之腦後,至再次記起時,則早已錯過了可以力挽狂瀾的機會。才剛寫就的文章,就此灰飛於宇宙中。


須臾之間,我遺失了2000顆曾經花費心力思索並逐筆逐划鍵入的方塊字,面對空空的熒屏,我欲哭無淚。心裏只想著六祖慧能悟道的偈:「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平臺頁面也好,自己的腦袋也好,原本就是不帶一物、空白一片;是「本來無一字」,所有句子和文章不過是自己思想的轉換輸出,既是自己所思所想的表達呈現,只要沒失去思考的能力,就必定能夠再一次撰寫出來,甚至可能新成的文句更加完整而流暢。如果未能夠揮灑地寫就,那麼,就只能怪自己肚子裏的墨水不夠,要更努力學習進修了。


說到底,自己敲打出一篇文章,價值又能有多高啊?既不是大作家又不是大文豪,寫就一篇,失落一篇,於人有甚麼影響,於己又有甚麼分別?我們經常覺得身邊發生的事情很重要,總是揪心失落,總是悔恨難平。其實,只要攤分來看,以此生日子平均計算,再沉重的事情也可以是微不足道。之前看過林夕的一篇散文,名為心靈雞湯的最佳書名:《人生拉勻計》(拉勻計是「平均算」的意思),深受其觸動,覺得此篇獨立出來就是一碗值得一品再品、滋潤美味的心靈雞湯。 現節錄部分內容如下:


「是的,你此刻哭啊哭啊固然不是罪,一生拉勻計,從你淚腺流出來的排泄物,嬰孩時期最多,老大後會閉塞麻木,總計跟別人差不多。是的,你此刻被人甩得很不人道,但愛情市場不就是一個拋售一個入貨,你沽空別人,別人對你止蝕,一生拉勻計,感情買賣很少搞到要清盤。是的,此刻考試成績差,進不了大學,入職起薪點會低一點點,一生拉勻計,要置業的話,跟大學生一樣辛苦。一生拉勻計,此刻的際遇再不濟,雖說人生無常,但人總愛相信,沒那麼快要結帳。從會計角度計,此刻所有負面東西,可以分成幾個年度入帳,匆匆幾年後的正能量,可以抵稅扣帳,這盤數總可以做到不太難看。一生拉勻計,任何盈虧最後都會不賺不賠,任何明顯影響終歸無關痛癢,任何人都差不多。因為,只有確認離歸西不遠,才會算總帳,到那時候,還有什麼好計較?」


是的,人生中出現的大部分負面事情,都可以分成數十個年度來計算,負正相抵,每個人最後結算,數字上也差不了多少。要是我有能力繼續寫下去,可以動手動口表達自己思想感受,不失初心,那麼,今生如此算,本來無一字,我昨天遺忘的雜感、今天失落的2000字,又有甚麼關係。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偶遇偶然 -- 記再一次遇見《偶遇》《偶然》

交換

蕾絲姑娘

Loading...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