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湜
司湜

生長於澳門。五行缺木,命定與書紙為伍。土性,卻實際上是個水漾人。水是......

輕聞書香——《原來你非不快樂》

生活中的所謂大事,絕大多數都不如我們想像中的大,只在片刻,也終將過去不留痕跡。

近期有點心多,油畫、書法、聞香佔用了不少時間,加上工作上的糾結,於是寫作、閱讀的進度便放慢了,還好最後仍堅持看完了林夕心簡1《原來你非不快樂》一書。

這書買了有十年多了,是2009刊印的第八版。一直看看停停沒有讀畢,倒不是因為不好看,反之,是因為太耐人尋味值得深思。獨立成章的每一篇,雖然圍繞的都是書目主題,但每一篇又都有各自列出讓人反思的道理。十年,某些時事引子或許已叫人淡忘,但從中帶出的諭理,是亙古不變的。

如果寄情於許冠傑所唱:「快樂,是回家往住浴缸裏的一浸。」擦乾身後呢?那只是用肉身的享受減壓,那是一時的快感。
假若你把快樂寄託於每晚的節目,節目完畢後呢?那是一時高與,樂極不可能永遠忘形。

「快樂」這字眼確實可以畢日談論、終生思考,甚麼是快樂?如何能獲得快樂?怎樣才可以延長快樂的感覺?任何一個問題都足以把人給想瘋。很多人覺得自己不夠快樂,是因為得到的太少,常常埋怨這樣不夠滿足、那樣很敗興,其實快樂從心,每個人都有獲得快樂的條件,而每個人都可以很快樂,只是快樂它𣎴是從加法,卻是由減法而生。

在生活逼人及時行樂的大勢中,很容易令人忽略了快樂的母視,安樂,心境不能安樂,如何可保飄忽無常的快樂?
其實,快樂的天敵比近親更多,不用佛家的三毒五欲五蓋無明又長又深奥來嚇人了,這些人性带來的,就簡稱煩惱與痛苦。……不面對認識痛苦,找到滅苦的方法,就只能靠逃避來享樂,依然與快樂無關。

所以此書並沒有列出林林總總的快樂讓你揀選享用,而是將人心包袱挑開,叫人嘗試理解痛苦、煩惱的來源,並尋回去苦得樂的途徑。

我是誰?我只不過是人一個。誰不高興當然都可以罵我,被人罵又不是被人打,被人罵中保持心平氣和就可以不留傷痕。很多人不容易放開,大抵也只因爲常常記得自己是誰誰誰,忘記了自己如何如何也只是一個因緣和合而在世界上誕生的一種動物,先把自己看得輕一點,更重的傷害便得以卸力。

這段內容,我在公交車上常常念記起。尤其在擠車高峰期間,無論膚色人種白領藍領、領導層或是勞動層,大家身貼身、汗沾汗的時候,我都會默默告訴自己,不要把自己想得太矜貴,我和他人擁有的都是一副借來的皮殼,沒有區別,也只是人一個。心情便會平和起來,也能把周遭的推撞、咒罵與埋怨之聲,自然排除掉。

差利卓別林道:「用特寫鏡頭看生活,生活是一個悲劇,但用長鏡頭看生活,就是一部喜劇。」
如果特寫代表一刻,則生活處處難關,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只看朝夕,不是賺錢不夠就是被愛得不夠。
把生活放大看,絲毫筆現,遺憾自然無所遁形,把自己放得太大,得失心也自然重若泰山,把快樂放得太大,自然會擔心快樂會短暫,還怎麼能快樂起來。

我們經常願意把小事化成大事來談,把輕若羽毛的經歷,弄得重若泰山,美其名「從小處著眼是細心」,「小事不成難就大業」,殊不知這就是煩惱與痛苦的源頭。掉進難過深淵爬不起來時,我習慣問自己:「這事情,3年之後還會像現在一樣這麼重要嗎?重要得徹底影響到你的人生?」雖然這提問不能解決當下的問題,但卻能減輕一點點的難受。確實,生活中的所謂大事,絕大多數都不如我們想像中的大,只在片刻,也終將過去不留痕跡。

快樂不可能從外境追求,因為現實挫敗難免,只能往內在的心修練,才能無敵無懼於外在遭遇。
要滅苦先破執,不固執於追求,不以堅强为為手段,擁有為目標,心才能沒有牽掛,沒有負擔故無重,才能自由自在。

人大了,知不足然後知困,發覺快樂充實愈來愈難得,疑問也愈生愈多。每當被困,就會心癢翻書,尋求精神支援。喜歡林夕的作品,無庸置疑。因爲喜歡他能夠唱得出的行文節奏,喜歡他雅俗共存的遣詞用字,也喜歡他以現代思維倡導的佛法要旨。但我世俗,大道面前仍懵懂無知,理解與實踐都不足,遠遠未達到安樂自在的境界,唯有先讀一讀有趣文字,暫且找回一時的興奮與快感。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