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广州

翩喜

刚从上海回到广州,哈哈如果早一点可以有overlap可以做你向导呢。但有一点非常同意,就是生活里愿意帮忙、怀有善意的普通人,只要一说话,十有八九都会输出被洗过的价值观。真的很恶臭,没有办法在这大环境待下去,已经在润的路上。

我这一代简中人的割席感

病毒、極權與無權者的權力

翩喜

两年多后再来看这篇文章,和上海封城的乱象如此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