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贝马斯

@panzp

酱缸里的性欲和攻击欲

离开故国三四个月了,每当大课一下,人群分散,总有离群索居,虽身处热闹街巷却心灵萧索的感觉。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了“人都是孤独的岛屿”这个比喻的准确性:这个世界像是广阔的大海,容纳了不同的爱好、生活习惯、教育背景。我们每个人只是填了其中很小一块土,在茫茫大海中有方寸立足之地。

他们为什么成为“圣战者”?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决战之后》观影有感

放下枪杆子的军人,也比抓笔杆子的文人好过

捍卫“冒犯”的自由

中国人想咧嘴笑一笑太难了

内宣里的美国

别再唱衰美国了---傅莹

折叠北京,还是折叠华盛顿?

别怕洋人看中国人的苦难了,行不行?

回乡有感

这座北方的小城,连同它阴暗的天空、破败的旧国企宿舍和簇新的政治标语,又一次回到我的眼前。这座城市的居民都是多么老呵,倒闭了的棉纺厂宿舍上空像白色蛛丝一样的水管子,地上摆摊的老人胸前血红的毛主席像章,公园里依然高居着毛选和步枪的赭红色工农兵残像,还有粗糙的城市工程遗留的水泥块、碎石板,构成了这个城市的萧瑟春景。

刨根问底问西哲

最近在读美国学者 Frank Thilly 的 A History of Philosophy , 这本书问世于1914年,没受过当下的“政治正确”风气的熏陶,在前言部分直接了当地认为中国、印度、巴比伦等亚洲国家的哲学发展水平不够,直接舍弃。

《心灵捕手》与保姆国家

今天看了《心灵猎人》,一个波士顿南区的穷小子阶层向上流动的故事。或者说,这是一个“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故事:一个“社会人”因为袭警进了监狱,却被大学数学教授和心理学教授赏识,又被读医学院的富家千金爱上的故事。这个故事爽则爽矣,却因为对我来说实在太过天方夜谭而不能打动我。

《人民的名义》的成败

这几天有点怀旧,看起了前几年出的反腐剧《人民的名义》。这部剧如同窦文涛曾经在节目里说的,尿点确实多,林华华和周正的恋爱线、大风厂工会主席儿子和女友的感情戏,实在是败笔。大家其实可以插这几条线的用意在哪里:林华华和周正这条线,是要反映反贪局内部的青春洋溢、活力四射;而工会主席儿子的...

由“振衣千仞冈”想到的

冬风呼号,卷起山路上的浮沉,路边还有附近工地带出来的碎玻璃渣和长水泥板,山下遥望,是黄瓦红墙的墓园。这条路就是前往戒台寺的路。戒台寺是前清恭亲王下野隐居之地,有辽塔金碑古松,但疫情之下,殿宇封闭,佛事停止,萧索之像还是免不了的。寺中有一个朱自清先生纪念园,乃是因为他老先生游览此地,还有文留世。

美国女议员的激进政治

今天忙里偷闲,看了一篇纽约时报的报道 the problem of Majorie Taylor Greene. Greene跟川普一样,是个华盛顿的新人,在从政之前是个继承父辈衣钵的商人。在2019年,她开始用自己的钱前往华盛顿,要求跟两党的国会成员当面议政。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