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rika

@paprikaxu

溫柔的空氣

被愛是早晨陽光浸滿皮膚的觸感 這時從窗戶飛進房裡的蚊子搖曳又停止 此刻是應該為它而流血 還是它為此而結束生命 還是太多的理性 鐘聲響起 天空中的網全都空空蕩蕩 這是蜘蛛們自由的高高在上 還是一敗塗地 被愛是醒來後從屋內望向院子裡良辰美景的第一眼 蟲語鳥歌 青草綠地 一件輕薄的睡衣...

屏幕的慾望

兩種划痕 其間隔了兩件事情 一個是疼 一個是永恆 與其疑惑屏幕想要什麼 不如坦承自己放棄什麼 兩種被動 其間隔了三件事情 一個是眼神 一個是指紋 一個是解鎖上鎖都自欺欺人 03.25.2021

將要到一座島上去 我和你 說好重新學習相處 彼此連接卻害怕無訊號區 咖啡喝完的漫長早晨 房間太小又太大 對於兩個人來說 關係與關係的有所不同 在於每個人來看 語言和語言的有所不通 假期太長又太短 快樂的時候無法寫作 島的安全與危險 關乎完全被水圍繞著 不理解的語言是表達最大的幸運 03.24.2021

蘑菇的網

小時候都稀罕吝嗇的愛 吝嗇讓你低頭又不禁仰望 偶爾四目相接 你看我多麽特別 有誰記得迷路氣球的故事結局 你當然反駁 是誰忘了終有一日的垂頭喪氣 所以很多人大了還是稀罕吝嗇的愛 吝嗇也長成為一張埋藏的網 經脈養料一同入土下沉 一陣雨就滿園蘑菇 我不再以身試毒 又不是馬里奧 03.23.2021

壞天氣

什麼也寫不出來 像遇到一張白紙 論一年的乾與濕 走路八字 蘑菇青苔 誰也不管 統統燒成灰而城市發黃 一個人淋整個三月的雨 什麼也說不清 像遇到一場好天氣 03.22.2021

第十一種假設

室內燈光的冷暖取決於 你給的參照物像 手寫的文字 某時某刻的 一撇一捺像 是從未有過像 填色本這一頁的 色彩飽含著憤怒像 你仍舊沒有寄出的 信裏信外你為千夫所指 信裏信外鴉雀無聲 每一個字節的跳動都意味著 多一種 假設可以是一個溫柔的夜晚 手機一定是靜音聽著 歌兒一定能蓋過 海...

愛肯定理解愛

與其給我愛不如給我肯定 仍一根點著的火柴到樹林裡 愛說我願將你緊緊地籠罩 肯定帶來了一陣風 與其給我肯定不如給我理解 這裡夏季的雨水不是太少就是太多 肯定自然是美的美是自然的 理解陪坐在院裡聽雨聲 與其給我理解不如給我愛 初冬第一場雪我想養一隻狗一隻貓 理解溫柔地點頭 愛說我...

菌君讀毒

機場是乾淨的 嬰兒房是乾淨的 廚房應該是乾淨的 醫院必須是乾淨的 手得保持乾淨 嘴裡總得是乾淨的吧?不知腳和屁股算不算乾淨 我眼裡含了粒沙 現代挺乾淨的 未來一定是最乾淨的 過去還用提嗎?只有動物選擇洞穴和叢林 吃進去的儘量保證乾淨 吐出來的但願也很乾淨 朋友說討厭現代人喜...

爛桃

一個故事 講了又講 成了爛熟的桃 從睡眠丟失 到醒來驚恐 開始懷疑我的本質 桃的肉體 是否也有腐壞糜爛的過程 無所謂遺憾的變黑 結果卻是悔恨 我已無心睡眠 可你在夢裡又 對我甜甜地笑 03.12.2021

搬家

一粒替補的鈕扣 漂亮的空酒瓶坐了一地 整抽屜都是依稀的字跡 生日卡片角卷發黃 從一條街巷到另一條街巷 從一片大陸到另一片大陸 每一次都懂得放手是給予更是獲得 每一次都重活 每一次都小小地死亡 打包、裝箱 推開門 回頭望 03.16.2021

蜘蛛的夢

蜘蛛又搬了一次家 鳥屋仍是空著 這場突然而透徹的三月大雨 浸得睡眠也走失 屋外滿地垂直地落著 床邊我也平躺地流著 固執的鳥兒此刻會不會後悔 你沒有夢 故事裝進肚子裡再吐出來 雨後的大清早 滿盤晶瑩 背朝著光看去 夢的剔透和你都飄在空氣裡 03.15.2021 Photo credit: Dan Kennedy

有這樣一天

有這樣一天 我走在馬路上陽光散漫的一邊 沒什麼目的 看見什麼都停一停 有漂亮的店和車 也有漂亮的樹和狗 它們竟和路上人們一樣 自由自在 01.29.2017

走了好遠有點記不清

走了好遠有點記不清 怎麼就走到了這裡 起初回歸的念頭 消失在地平線 也好和自己 和平相處 即使也 不免 哭 01.11.2018

沒有影子的牆

我最恨的是蚊子 不傷大雅,卻是一場有關痛癢的慢性謀殺(暗殺) 吃進去的是言語 吐不出的是文字 於是我口中所謂天梯 化成你眼裡教堂 要在有光的地上蓋一座房子 我心向南 你耳朝北 錢從來不是問題 只是時間 唯有拿我們來換 說著這裡的深夜和清早都是寂靜的 那隻隔著一面沒有影子的牆的蚊子...

那 今天 就不如 投石问路 用我的石子 问两个人的路 石子溅起的水花 惊了鱼于是惊了我 突然记起这是趟旅途 01.11.2018

與其愛人不如養狗

10.07.2013 當你一個人的時候 冰箱滿了 餓到吃不下灰塵 你選擇用學習的方式自我磨損 洗衣機轉得飛快 而你磨損得更多 每當這個時候你都是飢餓的 可憐的 比門檻低的 比空氣濕的 比你訂閱了卻從來不讀的雜誌更焦急的 像一株盆栽植物 旁邊是你的水杯和電話 每當這個時候它們都變得...

[ 開 | 窗 ]

03.26.2020 這之前的日子 無疾無終 一場關於陽光和空氣的等待 是假想敵與假想敵間的博弈畢竟你要懂窗是鑰匙 明白鑰匙總打不開自己 以及對鎖的理解與尊重 我想就快了吧 夢與夢醒中間部分記憶 就要被垃圾車載走回收 我的黑洞總要消磨 我的白天也被捧在手裡 和你交換另一端的極星 ...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