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5 articlesIn total 18640 words

靡獸國 4-1 做燈的人

木仙

遠方出現一隻巨大的黑色的怪獸,有著毛茸茸的翅膀和尖牙不斷逼近,農田迅速的枯萎、水源也變得骯髒,接著黑色的怪獸帶著其他怪獸過來了,怪獸開始吃人,她害怕的舉起雙手想抱住頭...

靡獸國 3-2 銀面具師

木仙

安睦言一瞬間不太認得靄柔了。她剛好站在一盞燈下,強烈的光打臉上,不知為何靄柔的眼神中有著讓睦言顫慄的情緒,是自己的錯覺嗎?

靡獸國 3-1 銀面具師

木仙

高樓林立的市中心裡,難得有一處前庭後院的平房,外頭看來很像隱士者打造的居所,往內走有漂亮的假山水,走上小橋低頭看盡是各色魚兒在池水中暢遊,下橋後的石頭步道旁有兩隻可愛的石雕貓頭鷹,靡獸國的吉祥物真是無處不在,討一個保平安、事業順遂。而這個漂亮的庭院就是面具師協會,平日裡面具師在...

雪娘

木仙

「為什麼要搬到這麼冷的地方?」他問著,嘴裡吐出氣,四周空氣太寒。她似望著他,又像凝視遠方,眼神似若無睹中又含有幾絲無奈傷神,只不過那樣的情緒很淡, 化在空氣中。「你看,又到了這個時節,梅花…」她慢慢低下頭,美麗的瞳孔緩慢地闔眼,卻還沒完閉上又張開, 側著頭往窗邊看去。

末日狂歡和酒鬼

木仙

2013年的最後一天,不再被謠傳世界末日。如此張狂又不可思議的時間,襲捲著恰如其分的喧擾,將絢爛緩緩吞沒。所有的一切是個荒謬,而結束將歸於平靜。「她不知何去何從 將濃妝豔抹 混入人群中 多麼相同 使自己好過…」晚上八點十三分,紐奧良街道上,一名酒鬼唱著,反覆的吟詠著這首,逐漸被遺忘的─ ”末日紅花”。

靡獸國2-2鑰匙

木仙

「那…異域者真的沒有記憶了嗎?」「不能說全沒有吧!」「那…妳還記得家人嗎?朋友?靡獸國外面長什麼樣子?」「那妳記得什麼?」「很片段,例如喜歡的顏色、音樂曲調、喜歡吹風之類的。」

靡獸國2-1鑰匙

木仙

他們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記憶與情感,所以記不起自己的父母與摯愛,也沒有對家鄉的認同,當然了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的。殘存的記憶就像一襲薄紗,有時會略過腦海但轉瞬即逝。

靡獸國 1-2新面具

木仙

「我…」 「走走走!」伶娜直接把靄柔的包包一把搶過來,推她上車去。施伶娜瞥向一旁看著窗外、戴上檜木面具的方靄柔,即使隔著面具,數十年的親密好友仍能看到靄柔藏在面具下的落寞神情。與安睦言走過多年婚姻的靄柔,著實想不到自己和丈夫竟有一天會走到倆相冷淡的地步,出身醫生世家的靄柔,竟然...

靡獸國 壹、新面具

木仙

雨滴從灰色的天空中爬出,直直落下,抬頭望永遠都掛上陰暗的布幔。快速的腳步聲、超商裡熱咖啡機的蒸氣、大眾運輸和手機發出的提示音,每一個存在都是靡獸國庸碌而現代的證明。壅塞的世界,人與人之間也隨時會發生擦撞,這時候彼此都不願意停下來浪費一分一秒道歉,而且也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只顧著直直...

靡獸國之初

木仙

傳說,越過邊境後是巨大的黑暗。黑暗外的世界沒有人真的清楚,因此人們的腳步往往只敢停在港口內的市場,因為港口與邊境僅有一線之隔,太靠近邊境據說會丟失記憶。有人說黑暗的堆積是異域者的記憶,因為異域者要放棄大部分記憶才能進來,也有人說是地底的獸在甦醒,還有人說是惡夢形成的獸。

梨山印象01

木仙

前幾天和外子去了一趟梨山,出發的很是臨時,不過我倆倒也習慣了這樣說走就走的旅行。我天生的個性就是比較隨性、散漫的,不過後來因為工作和許多緣故,慢慢地把自己的個性琢磨為謹慎、急性子一些,後來身體也出了不少問題,可以說現在還在調養當中。外子和我不同,他這輩子都活得灑脫、自在,因為他的緣故,我也逐漸找回原本的自己。

大晴天、10坪、火柴

木仙

過了好久,終於迎來了晴天。前陣子的颱風很美,叫做烟花,我沒有去細探命名的原因,只覺得很詩意,而它帶來了接連幾天的雨,我也感到非常濕意。那潮濕一會帶來憂思,二也伴隨靈感,但時間拖的長了,憂思也只剩憂愁,靈感也終將發霉,我的許多想法窒礙難行,就像是被撒了鹽的蛞蝓,痛苦掙扎又不見其效。

流沙雨03

木仙

「這間診所很久了,從我小時候看到大。」男友的話彷彿在耳邊響起,不過這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那時我還沒住在台北,只是靠著客運往來台北與男友見面,以前覺得距離雖遠,但是到了這兒,想去的地方皆是唾手可得,現在天天住在這,卻感到一切都變遠了,每條路之間都看不清目的地,也不清楚現在與未來,這是偶發性迷路,還是永久的導航失靈?

流沙雨02

木仙

不敢睡去,不怕夢境太悲慘,只擔心夢境都是美好的回憶,醒來無法繼續面對下去。一個LINE的提示音打破了我的思緒,我想不可能是男友,或者我告訴自己不會是,我不想再對他有期待,一次次的失望讓人陷入流沙,所以我該不該看手機?LINE的提示音又響起,連續三通,難道是他又喝醉了他同事要我去接他?

流沙雨隨筆:01

木仙

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連雨滴也無限緩慢地攀爬在老舊的花窗上,滴落在地面時,卻會產生沉重的撞擊,如同我已經無力跳動的心臟,用溫度計的37.5°來做卑微的祈求,也仍盼不到虛假的慰問,就算是虛假的,也好。我看著LINE螢幕上回覆的字句:那妳自己先休息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