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仙

文字是乾燥的,思想是潮濕的,當一個局外人參雜著情緒串聯,那或許是小說吧!

靡獸國 壹、新面具

雨滴從灰色的天空中爬出,直直落下,抬頭望永遠都掛上陰暗的布幔。快速的腳步聲、超商裡熱咖啡機的蒸氣、大眾運輸和手機發出的提示音,每一個存在都是靡獸國庸碌而現代的證明。壅塞的世界,人與人之間也隨時會發生擦撞,這時候彼此都不願意停下來浪費一分一秒道歉,而且也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只顧著直直向前,去一個自己都不願去的地方,這是因為人們的臉上大多是面具,而非自己的面孔。


不知道多久以前,好像如今五六十歲的人,就算在首都,彼時都是赤裸臉部在街上的,但隨著科技不斷進步,人類的表情也逐漸多餘,重點只是錢、知識、權利,而非過度的交談與聚會,因此在繁榮的市中心路上戴著面具實屬常態,有的在公司裡也戴著,還說開會時戴面具能祈求好運。總之,沒戴面具的反而引人側目,而越荒涼的地帶,大多就是沒戴面具的人了。


之後,面具不但是減少無謂社交的工具,也成為身分地位的象徵,坐在名車裡、穿戴名錶的人大多是紫杉、檜木材質的面具,靠近一看上面還有鑲金、銀、銅;走入校園、穿著休閒襯衫的男性或樸素洋裝的女性則是松、柏材質的面具;不過最常見的還是榕樹或樟樹材質的面具族群,儘管他們穿著訂製西裝、皮鞋或是拿著高級名牌包,但面具上並沒有鑲著金、銀,搭乘的也只是大眾運輸。


許多人都需要面具,面具師也逐漸成為了眾人景仰的職業。面具師是個看似體面、高薪、安逸,實則需要投入大量心力、知識的行業。靡獸國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希望能成為面具師,但現在只有男性可以成為合格的面具師。女性在很久以前也打造過面具,但後來發生太多起女面具師在工作室遭到男客戶強暴的事件,政府說為了避免更多憾事,全面禁止女性擔任面具師。


在這樣一個充滿機械聲和秩序的早晨,一聲汽車的喇叭聲劃破了平靜,除非警車或救護車,一般人已經幾乎不用喇叭了,是以行人不由得停下一秒鐘看著那輛高級的黑色敞篷車,車上的人有著一頭金色長捲髮,看來是20幾歲的女子。與其他人不同的是,她臉上沒有面具而是帶著墨鏡,即使墨鏡的遮掩,仍能看出她艷麗而立體的五官,她的下臉和頸部可看出健康的膚色,她用鮮紅的雙唇漫不經心地咬著口香糖,紅色的皮衣和黑色的緊身上衣顯露出她豐滿的上圍,許多男人都忍不住透過面具的遮掩直直地盯著女子,女子毫無顧忌地踩著油門在堵塞的車陣裡亂鑽,許多開車的人紛紛咒罵著並讓道,不一會兒就讓她開出了一條空道。


女子從市中心一路開上山,抵達了一座別緻的別墅,她的停車技術十分糟糕,車子有一大半都在框線外,好在這山中別墅四周也是人煙稀少,怎麼停倒也無所謂了。


車門自動開啟,紅色的細高跟鞋下了車,她走去按別墅的門鈴。


「嘟!——嘟!——」她手指一聲又一聲急切地按著。


不一會兒,有一位女子的聲音從別墅裡傳了出來。


「來了!是伶娜吧?」


「當然了!不然還會有誰一大早從市中心飆車來接妳啊?快一點啦!寶貝!」伶娜一邊脫下皮衣外套,一邊往水溝蓋裡吐出了口香糖。


女子終於開門:「唉唷,我都幾歲了還什麼寶貝。」開門的女子臉上沒有面具看來30多歲、未施脂粉,膚色蠟黃,皺紋藏在眼角,身形臃腫,但依然不難看出她秀麗的五官。


「妳當然永遠是我的寶貝!方靄柔我永遠愛妳喔!」伶娜緊緊地抱著靄柔,靄柔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嘴角輕輕地上揚,手拍拍伶娜的背。


「知道了,知道了!」


「好了,我們別廢話了,快去鶯仙廟吧!」


靄柔露出一絲為難的神情,說:「真的嗎?我想我跟睦言也許還有機會,不一定要靠這些怪力亂神…」


「別傻了妳,妳自己說你們都多久沒做愛了…」


「小聲一點…」


「唉唷,這荒山野嶺的誰聽得見!當初因為他升上銅面具師,妳丟著妳爸那套市中心的大房子不住,跟他搬來這裡我就很反對了,是你說遠離人群,把孩子給妳爸,讓你們平日有獨處的時間,可能感情會更好,想不到你們夫妻感情反而更差!聽我的,去鶯仙廟訂製個新面具,我都安排好了!有了這面具,他就再也離不開妳了!」


「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靡獸國之初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