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仙

文字是乾燥的,思想是潮濕的,當一個局外人參雜著情緒串聯,那或許是小說吧!

靡獸國2-1鑰匙

他們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記憶與情感,所以記不起自己的父母與摯愛,也沒有對家鄉的認同,當然了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的。殘存的記憶就像一襲薄紗,有時會略過腦海但轉瞬即逝。

貳、鑰匙


黑壓壓的天,濃霧環繞著港口,雨水緊緊跟隨著即將進港的大船,失去記憶的理貨者一樣例行工作著,檢查貨物、分門別類、運送。


港口又新來了一批異域者,下船時他們的臉上都看起來茫然、恍惚,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記憶與情感,所以記不起自己的父母與摯愛,也沒有對家鄉的認同,當然了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的。殘存的記憶就像一襲薄紗,有時會略過腦海但轉瞬即逝。不一會兒,他們被高聳的商業大樓、百貨商場、各式高級車所吸引,所有異域者看著最高的大樓,有著靈動可愛的貓頭鷹,連眼睛都這樣有神,忍不住露出了來到這個國家的第一個笑容,也不知道是否會是最後一個。


走向這群異域者的,是一個綁著馬尾、戴著松樹面具的中年女性,她是在港口工作的公務人員。她開口說:「我等等會掃描你們的臉,你們的名字和編號會在掃描建檔完後出現,要記得這個名字和編號,這是你們在靡獸國隨時都需要用到的資料。每一個人保持一公尺距離,不可以前後推擠,直到我喊下一個才能前進。有聽到請點頭。」她的聲音聽上去非常嚴肅,穿著也非常保守。


全數人點頭。


她手裡拿著一台機器,對著每個人的臉開始掃描。


年輕的男男女女一個個經過機器面前,名字一一出現在機器上,等名字出現後,馬尾女子把名字告訴他們,並把有著編號和名字的手環套在他們手上。


一位穿著寬大灰色上衣看起來身材纖細、披頭散髮、眼神陰鬱的女孩經過機器時,機器並沒有出現名字,螢幕上只出現了一把鑰匙的圖案,馬尾女子快速地打量了一下她和周遭,嘴角右撇後,一樣把編號手環套在她手上,不過手環上多了一把極小的鑰匙,馬尾女子輕聲告訴瘦弱女孩:「妳叫檸岫。記得去梔子顛解鎖。」她用眼神示意檸岫她手環上有一把鑰匙。


檸岫眼神稍有遲疑,馬尾女子馬上用威嚴式的語氣道:「下一個。」其他人陸續前行,後面的異域者也往前走,檸岫也只能往前。


檸岫以及其他異域者陸陸續續上了巴士,異域者裡有人率先開口了,很快地有些人熱絡起來,其中穿著短褲、打扮時髦的女孩,很快有其他男異域者要交換聯絡方式。檸岫靜靜看著窗外將手伸進口袋,摸到她剛剛小心翼翼趁無人注意時放入的鑰匙,確認還在不在。


開著巴士的司機帶著榕樹面具,他一邊駕駛著公車一邊說:「等等我會介紹你們這些異域者可以選擇的工作,看你們覺得哪份工作適合自己,就在那一站下車。你們下船的地方,平時不要隨便過來,否則你們本已不多的記憶,可能會喪失的更多,如果要來,最多停在市場區域就好了。我們現在要抵達的第一站是市場的搬貨員,需要有力氣的男生,薪水多,時薪高,有興趣的等等按鈴吧!」


檸岫透過車窗向外看,這裡的人大概只有三成戴著面具。


兩三個高大的男生按了下車鈴,發出了一連串鳥叫聲,按鈕上也是可愛的貓頭鷹。幾個男生下車前,不忘對車上剛認識的異域者親熱地說保持聯繫,接著拿著輕巧的行李,下車了。


車子繼續往前開了一會兒,司機道:「這裡是車站,工作內容就是驗票員,薪水不上不下,不過輪班制準時上下班,也是優點。」


檸岫透過車窗向外看,這裡的人幾乎每一個人都戴著面具。


又有兩三個人下車。司機繼續向前開,工作分別是花店、酒吧、牙醫助理、銀行助理、超級市場,檸岫看著滿滿的面具人,下意識一陣反感,都沒有想下車,位坐前座方才和男孩熱絡聊著的幾位女孩下車了,其中一位女孩下車前從口袋中拿出髮圈,掉落了一個,檸岫緊緊地盯著。接著,公車已駛離市中心,開始有鐵工廠、菜市場、屠宰場、食物加工廠,面具人漸漸減少,大約剩一兩成,但檸岫心底始終有種說不出的排斥。


她心想:該直接開口問嗎?隨後馬上打消了這個念頭,是啊,這顯得太突出了,她現在可不能給任何人留下「深刻」印象才行。雖然她留到最後才下車,恐也已經給司機一個深刻的印象了,但沒辦法,她完全不想靠近戴著面具的人。


司機開口打斷了檸岫的思緒:「嘿!外地女孩,前面的妳都不感興趣嗎?還是妳知道最後是什麼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靡獸國 1-2新面具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