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仙

文字是乾燥的,思想是潮濕的,當一個局外人參雜著情緒串聯,那或許是小說吧!

靡獸國2-2鑰匙

「那…異域者真的沒有記憶了嗎?」「不能說全沒有吧!」「那…妳還記得家人嗎?朋友?靡獸國外面長什麼樣子?」「那妳記得什麼?」「很片段,例如喜歡的顏色、音樂曲調、喜歡吹風之類的。」

「我只是暈船了,想在車上待久一點恢復體力,給雇主一個好印象。我不挑工作的。」檸岫的聲音非常淡漠,無法聽出任何情緒。


「那好吧!等等是最後一站囉,畢竟前面的名額都被搶走了。妳工作的地方離市中心可遠了,妳的工作是做手工訂製燈,可是很辛苦的唷!像妳這麼瘦弱的女孩,肯定撐不過三天。」


檸岫點點頭趁司機不注意時撿起前面女孩掉落的髮圈,司機繼續向前開,檸岫發現離市中心越遠,越來越偏僻,也越沒有人戴面具,她慶幸自己的預感是對的。


她默默地下車,走向了司機指的燈飾店「晃」,走進去前紮起馬尾,露出了她的五官。她的眉毛不濃不淡恰如其分,寬眉頭細眉尾搭配上雙眼皮與大小適中的眼睛,更顯清新可人,她的鼻梁細而挺,嘴唇沒有任何塗抹卻自帶粉色,整個臉型是標準的鵝蛋臉,額頭的高度讓她整張臉看起來比例更完美了,整個五官完全對稱,沒有一般人的側臉大小不一或是大小眼。


晃的外觀看起來非常陳舊,整棟屋子從地面挑高了一點,原則上是木頭的材質,在更上方有搭一層鐵皮,稍微阻擋雨水的攻勢,在走進真正的店門口前,有一處跟地板連接的階梯,這個木頭階梯感覺都被老鼠啃過,店裡的燈飾滿是灰塵,整間店看起來一點都不吸引人走進去。


檸岫沒有皺眉,直接走了進去:「老闆您好,我是新來報到打工的異域者。」


檸岫等了一會兒,還是沒人出來,也沒有聲響,再出聲:「有人嗎?」


「欸!」裡面傳出了一聲回應,隨即聲音的主人走了出來,是一個感覺大檸岫沒幾歲的年輕男子,穿著白色無袖上衣,有著高挑的身材,臂膀上有著結實肌肉的線條,臉上是黑色的痕跡。


「小姐,妳一個人來這裡買燈啊?」


「不是,我是新來報到的異域者。」


「哇!老闆!老闆!」男子興奮地朝裡大喊:「老闆!今年竟然有異域者來我們這邊工作欸!」


「喔?是嗎?」一個頭髮灰白,表情嚴肅的高大中年男子手上拿著工具走了出來,身上有著超乎這個年紀的身材,儘管臉上和身上都是黑色的印子,卻可以看出他深邃的眼窩和鷹勾鼻,從臂膀到小腿和破爛衣衫中能看到的背部,都比方才那位年輕男子更加壯碩,身高也比他還高許多,手臂上有著不少的刺青,沒有刺青和黑印子的地方都是黝黑的膚色。


「老闆你好。」檸岫鞠躬。


「嗯…看來很瘦啊,我們的工作很辛苦,是手做客製化燈飾,可不是舒服的燈具機器工廠,妳撐不過三天的,現在就走吧!」老闆眼神犀利地看著檸岫的身材搖頭。


「我想試試。」瘦小的檸岫目光筆直地對上老闆。


老闆看著檸岫的眼神,嗅出了不尋常的氣味,沉默了幾秒後說:「好吧!」


「哇!有新夥伴了!妳好啊!我叫阿杞,枸杞的杞!妳的名字呢?」阿杞把手套拿掉想與檸岫握手,檸岫禮貌但疏離的簡單握了一下。


「我叫檸岫。檸檬的檸、雲岫的岫。」檸岫的表情相當陌生,畢竟她對這名字毫無感情。


「老闆!那我帶檸岫去裡面工作囉!」


老闆點點頭。


檸岫跟著阿杞走,走下樓梯時還能聽見木頭階梯搖晃的聲音,到了地下室能看到有好幾個大鍋爐不停的燒著,還擺了許多不同形狀的金屬、木頭、尚未劈開的竹子,阿杞一邊教導檸岫工作,一邊好奇的對她問東問西。


「妳怎麼會想來我們這工作啊?」


「燈…蠻有趣的。」


「那…異域者真的沒有記憶了嗎?」


「不能說全沒有吧!」


「那…妳還記得家人嗎?朋友?靡獸國外面長什麼樣子?」


「不知道,這個忘記了。」


「那妳記得什麼?」


「很片段,例如喜歡的顏色、音樂曲調、喜歡吹風之類的。」


「看來記得的不多呢!我跟妳說,不久後有一個燈籠節,雖然年輕人不太過這個節了,不過偏鄉的老一輩還是會訂製掛在門前求平安,來,我教妳怎麼去除竹子內骨,妳可不能動作太慢了,老闆會大聲罵人的,很可怕喔!」


整個地下室非常的高溫,檸岫的汗也不斷滲出,她用盡自己的力氣希望將竹篾削到等長等細。阿杞時不時轉過去看著擦汗檸岫,他看著汗從她的耳垂滴下掉進漂亮的鎖骨裡,她的身材隨著她的衣衫濕去也顯露無遺,窈窕又不失豐滿的身形,讓阿杞抑制著心情露出淺淺的笑意,少男心底的慾望逐漸升起。


不知是否太熱,檸岫彷彿看到地下室的老鼠在交頭接耳,還像人一樣站著說話,她捏了一下自己的臉,搖搖頭再看了一次,卻又什麼都沒看見,決定打起精神,繼續工作。


老闆在一旁快速地劈著竹子,沒幾下就把一大把竹子劈完拿到檸岫旁,不知怎地看老闆用刀的模樣相當有狠勁,雖然她也沒有看過靡獸國其他的燈飾老闆,但她覺得老闆絕非平庸之輩,就算這只是一種不可靠的直覺。檸岫趁著老闆專注時稍微觀察老闆劈開竹子的姿勢,過了幾個小時,檸岫主動詢問老闆是否能讓她劈看看,老闆只有點點頭。


檸岫前幾根都失敗了,於是跟老闆說:「老闆抱歉!我還是去除竹子內骨就好。」


「怕累?怕失敗?」老闆眼神嚴厲地問。


檸岫說:「怕浪費竹子跟時間。」


「妳再看一次,這是最後一次。」老闆這次刻意放慢速度,並且重新調整了檸岫劈竹子時的姿勢。檸岫感覺老闆的手非常的有力,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有老闆在她感到安心,她一點也不覺得老闆很可怕,她照著老闆的方法又重新調整了,果然漂亮的劈開了竹子,一旁的老闆臉色一樣嚴肅。


不知道過了多久,老闆喊叫兩人上來吃飯了。


「走吧!老闆可是厲害的廚師呢!」阿杞叫著檸岫,檸岫背對著他放下竹篾點點頭。


滿是灰塵的桌上放著一鍋黑漆漆的菜和飯,檸岫在老闆和阿杞都開動後也吃了一口,想不到這黑漆漆的鍋菜竟是如此美味,她心裡忍不住讚嘆,也思考以前在家鄉會不會有吃過類似的味道呢?


電視上一邊播報新聞,都是一些無聊的民間小事,百貨公司周年慶大家瘋搶,訪問一些看起來很有錢的寺廟對天氣的看法,詢問街的民眾一些防雨淋濕的撇步,檸岫發現寺廟裡也不會戴面具,其他的都會。三人邊看邊吃著。


「大家期待已久的貓頭鷹旋轉咖啡廳終於開幕囉!」電視上的主播,沒有戴面具,有著一頭金色的長捲髮和健康的膚色,鮮紅的唇色配上她立體的五官十分搭配。


「哇!是施伶娜欸!」阿杞說,他見檸岫沒有反應接著說:「她就是我們靡獸國的主播施伶娜,因為有異域血統長得好看,眼睛大、鼻子挺,她原本是一個小電視台的主播,後來有一次在車站幫一個女生抓了搶匪,就爆紅了,又所以後來就到隸屬政府的電視台去了,她真得很漂亮對吧!而且私底下人也很奔放可愛!網路上有很多她的影片。」


「外國血統?所以她不是這裡的人?」檸岫唯一感興趣的是她的記憶是否還在。


「妳是想問她是不是異域者吧?她的媽媽是外國人,她媽媽來這裡跟她爸生下她,所以她是在這座城市長大的。」


檸岫點點頭,默默地記下這名字,三人的目光又繼續回到電視。


「而且這個旋轉咖啡杯上全部都有無線充電跟提供自拍棒,是不是很棒呢?假日如果沒有活動,可愛的貓頭鷹咖啡杯也不失為一個好選擇喔!我們現在交還給棚內。」


「好,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燈籠節,這邊還是要呼籲民眾,點燈籠時務必要小心,也希望大家節制購買燈籠,畢竟燈籠點完燒掉之外,也沒有其他用處了,過節應該旨在氣氛,而非過度造成對環境的負擔。」梳著油頭的男主播說。


檸岫低著頭用餘光瞄著老闆,老闆沒有絲毫不悅,阿杞也是。


「我們進入下一則新聞,近來鼠疫猖狂,新的變種鼠越來越多,嚴重危害國人的衛生,對此政府提供相關政策來幫助國人,我們會派發每戶三台的電子除鼠器,該產品是經過官方研究多年的產品,可以針對變種鼠的腦波進行三種不同程度的傷害,致死率已高達73%,對於研發此產品的黃中捷博士表示…」


老闆大力的按下遙控器,並將遙控器摔在桌上,拿著飯碗站起身來徑直地走向後方。


檸岫心裡一驚,瞄了阿杞沒有任何反應,便佯裝無事繼續埋頭扒飯。


「欸妳是不是情緒跟記憶都被拔掉啦!妳不會嚇一跳嗎?老闆應該是…」阿杞把音量放小貼近檸岫耳朵:「反政府份子。」


阿杞的雙唇貼到檸岫的耳垂,檸岫忍不住聳了一下肩膀,隨後深吸一口氣,但她依然面無表情,阿杞則又回到與檸岫原本的距離,少男心裡的念想得到滿足。


「我剛來的時候都嚇一跳欸,他看政府新聞都看的很情緒化。」


檸岫點點頭,站起身來把飯碗拿去後面清洗,接著繼續下樓完成劈竹子、削竹篾的工作。而隨著她的速度越快,她看見老闆已經開始雕刻燈籠的竹提把了,與劈開竹子時的凶狠模樣不同,老闆在雕刻時非常地專注和小心翼翼,檸岫有種我果然沒來錯地方的感覺。


阿杞又不斷在她身邊聒噪,忙到晚上,老闆一樣喊兩人上來吃飯,這次老闆完全沒開電視,吃飯後老闆安排了一個獨立房間給檸岫,房間雖簡陋卻非常乾淨,檸岫深表感激卻總覺得難以理解,她想像的房間應該是充滿塵埃的,如同這家店一樣。


檸岫一人躺在床上,感覺阿杞聒噪的聲音還在,又想起耳垂被觸碰的感覺,她確信是之前沒有過的,即使是被剝奪了記憶。她默默地拿出鑰匙手鍊,想著那位馬尾女人說的梔子顛,她毫無頭緒。她是勇敢的靈魂嗎?她怎麼會想要離鄉背井到這兒來呢?是家鄉太貧窮了吧,一定是的。她無法睡去,一直到深夜她打算走向浴室洗把臉清醒一下思緒,卻聽到老闆的聲音,她躡腳往後退到幕簾內,原以為是和阿杞說話,想悄悄回房去,再定睛一看卻看到老闆趴在地上和老鼠說話,這詭異的行徑嚇得檸岫馬上躲回房間,這究竟是什麼狀況?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靡獸國2-1鑰匙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